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四歲的兒子去揼木

2015/2/4 — 10:40

周末,與閃閃去 MaD Free Market。由於我們太早到達,很多攤位還未開,我們隨意走到一個 Time To Grow Urban Farming 的攤位。當時一位義工哥哥解釋如何以木工揼木自製木花盆,然後再繪畫在木花盆上,與他人交換分享。

我一見到要用鎚仔與釘揼來揼去,好快就下判斷認為四歲的閃閃做不來,便輕聲在閃閃耳邊說:「不如我造花盆,你畫畫?」但義工哥哥實在太醒目,見到我這種保護主義的怪獸家長,即時說:「我上次工作坊好多小朋友都可以自己揼木㗎,不如小朋友都試吓?」既然哥哥你這樣鼓勵,我便放手由他一試。

廣告

閃閃最近看了 Bob the Builder 的卡通片,一見鎚仔就以為工程師上身,甚為興奮。義工哥哥見閃閃不夠高,主動搬紙箱讓閃閃站在紙箱上,以助閃閃夠高在桌上揼木。嗯,這活動原本也不是設計給幼童或親子的,義工哥哥的講解也以成人為主的,閃閃聽過了義工哥哥的解講,當然一頭霧水,不太明白如何開始。閃媽我便把每個工序了解清楚後,逐個步驟按步就班與他一起動手造:如何選大小木版、如何貼膠紙定位、如何放釘、如何拿搥仔揼木。義工哥哥講的只是一兩句,我要把每個動作、指示再拆分成五六個小動作、小指示,與閃閃一步一步來。

原本我又打算,我先把釘揼進木版裡,再由他「做樣」式揼兩下便算。但我又沒想到,閃閃果真沒有嫌煩而放棄,認真學習每個工序。在我輕微的協助下,很快他又掌握得到如何握緊鎚仔用力揼。他更主動學習如何放釘,摸仿我的動作,左手用兩隻小手指拿住一口幼釘,固定在木版上;右手九十度握實鎚仔,一下一下揼下去。為免他揼傷自己,他左手拿住釘的時候,我扶實他的右手,指導他如何用力,不要太大力揼傷自己或揼歪那口釘,又不要太細力以致無法把釘揼到木版裡。

廣告

突然身後有個阿叔走過,在我耳邊大叫:「小朋友揸鎚仔好危險㗎,唔好俾佢自己揼,揼親手啊!」我回頭禮貌回應:「嗯!嗯!」但其實我觀察到閃閃有心學習,也揼得有模有樣,開始掌握起來,我當然沒有阻止。

不過,我的確擔心閃閃會揼傷手指,於是我說我負責固定釘的位置,閃閃負責拿鎚仔揼。但是,當我負責固定釘的位置,我發現閃閃便不懂得控制揼木的力,他出盡力、很大力地揼,不但揼到我的手指,更把釘揼歪了。反而,之前他自己左手手指拿住釘的時候,他的右手就自然會輕力一點──只要他兩手共同參與揼木的過程,左手拿釘,右手揼木,本能上他便會懂得控制力度。換言之,如果家長取代了小孩左手負責的部分(所謂危險的陪分),小孩不單失去機會學習左手負責的部分,連右手負責的部份也無法學習得來。

原來,在學習揼木的過程,除了學會完成一個「把釘揼入木版」的工序之外,更重要是學習如何在有機會揼傷手指的危機感下完成任務。平時,家長總被勸戒要拿走對小孩有機會造成傷害的物品,例如要小心用剪刀、不要入廚房。但小孩的世界裡乾乾淨淨,沒有危機感的世界,又是否一件好事?

明白了這點之後,我便放手由他試。我再次教他左手拿住釘,他的右手又即時輕力一點,他開始學習控制力度。當然,他只是四歲,我不能期望一放手他便學會。我總是說明了,便握住他的手一起試一起做,當他掌握了一小個步驟,我又讓放手讓他自己再試再練習;與他一步一步來,讓他看到自己的進度,直至最後成功完成。

關於危機感的學習,當然真的會帶來了「危險」。閃閃最後果然揼傷了手指,大叫起來。但是,他有流血嗎?沒有。他有斷骨嗎?沒有。他有發惡夢、有後遺症嗎?沒有。我們哄了兩句,三分鐘後他又忘了受傷的事。那種所謂的「危險」,其實都是學習的一部分,就像學踩單車必定會經過炒車與跌倒一樣。

對於危險、錯誤與失敗,讓我們都 take it easy 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