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瑕疵談戀愛

2017/3/7 — 17:4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好像不少幼童都很不喜歡他們的小手沾染了污穢,就像我的年幼學生,在頭一次上課時,若在小指頭上沾上些許顏料,就急不及待的想要清洗。孩子年紀小小,都懂得介意骯髒。我們很容易將他們小指上的骯髒除掉,於是,他們那種「介意的心情」,也除之消失。

人漸漸長大,開始在指頭上的骯髒以外,介意更多的東西。我們或許會介意自己太矮小,介意自己成績不好,或是介意自己賺錢不夠朋友所賺的多。年紀再大一點,我們介意仍然單身,介意升不了職……。然而,這種種的「生活中的瑕疵」,越來越難以除掉,於是,那一份「介意的心情」,便像縈繞的幽靈,驅也驅不走。有時候,這沒形體的幽靈會好像把我們壓垮,叫我們的心一直沈甸甸的。

我不知道學生是如何改變的,只知道,多上幾次課之後,學生不再介意手上的顏色了。學生甚至不再穿圍裙上課,不再將那些悄悄地爬到手上、衣袖上的顏料,看成髒物。我曾經在跟一位學生上課的期間,忽然想起她沒穿圍裙,我說這樣也許顏色會染到衣服上,但學生立刻堅定地說: “I don’t care!”

廣告

是的,其實我自己也don’t care,我畫畫時同樣沒有穿圍裙,而且不管是自己畫畫,還是教學生畫畫,都會使我的衣服一次又一次染色,洗也洗不掉。這一種don’t care的心態,根本沒有把手上和衣服上那許許多多的色彩看為骯髒,那反而是孩子的玩意,也是我眼中的身份的象徵。

因為我是畫畫的人,所以身上有顏料。當你歡喜自己是一個畫畫的人,你就不會介意身上的顏料。當你愛你的孩子,你就不介意為孩子而在自己的肚子上留有疤痕;當你發現你過份沈靜的性格,為你帶來更多的思考空間和靈感,你就不再介意你不懂得好好交際……。不是因為「瑕疵」消失,所以「介意」便消失。而是因為有一種「喜歡」存在,所以瑕疵不再是瑕疵。

廣告

瞎子畫家John Bramblitt因為發現他在漆黑的世界,比從前看見更多的色彩(他用手的觸感、用心靈的眼睛去繪畫),所以不再介意自己變瞎了,他的瑕疵(再看不見東西)讓他進入更廣闊的領域,叫他的作品流露出別具一格的氣質。

所謂的瑕疵,其實是否真的等如不完美呢?換一個角度、換一種心靈,瑕疵也許不再是縈繞的幽靈,而是微笑的天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