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苦瓜

2015/2/13 — 9:56

Jérôme Decq / flickr

Jérôme Decq / flickr

有些食物自小到大都不會是盤中物,反而略嘗過人生一些辛酸與挫折後,才會明白其箇中滋味,例如苦瓜。

苦瓜的外表與味道一樣低調,青綠的色調在蔬菜堆中並不顯眼,凹凸不平的表皮不見光鮮。人舌頭上對苦最敏感的位置於舌根,年少時受不住苦,也沒有耐性,總偏愛讓舌尖先嚐為快的甜酸辣鹹。如說甜是窩心、酸是刺激、鹹是張揚、辣是刺熱,苦,則是艱澀、低沉而持久。

味蕾上的苦逃得過,人生中的苦卻避不了。讀書時代的會考高考,在當時看來已似是天跌下來,豈料一天遭逢病患,獨自一人躺臥醫院病床上,凝望窗外遠處的大樹,身體承受痛楚,心靈悲痛欲絕,方知道深刻的苦澀並不是呼天搶地的叫喊,而是欲哭無淚的無言與寂靜,猶如低調的一只苦瓜。

廣告

苦,為人生凝聚一點睿智,也為味蕾帶來一點回甘。現在吃苦瓜,仍嚐到那低迴的苦澀,但已不像少年時般抗拒,反而樂意讓舌頭感受那慢慢滲透出來的苦,彷彿在飽嚐過輕狂歲月的甜酸辣鹹,飛滋唇瘡通通長過後,是時候好好細嚐那清幽的一絲甘苦,也像是對人生苦難的一種超越與悼念。

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今天吃得出那睿智越來越記掛.....

到大悟大徹將虎嚥的昇華,等消化學沏茶,至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 <苦瓜‧陳奕迅>

廣告

原刊於《定‧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