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國升學補習天王

2018/6/8 — 16:18

英國著名男校 Radley College 副校長 Harry Hammond,Ascent Prep Simon Whitaker 及 招生主任 Vanessa Hammond。(作者提供圖片)

英國著名男校 Radley College 副校長 Harry Hammond,Ascent Prep Simon Whitaker 及 招生主任 Vanessa Hammond。(作者提供圖片)

著名教育家 Ken Robinsons 說過,完成了一件工作,並不代表履行了一件工作。一個老師在某個課室內正在教書,但如果那個課室內的學生,根本沒有一個學到任何東西,這位老師也只是「完成」了教育的工作,而並沒有「履行」到這項職責。這便是 finish 和 fulfill 的分別。

我在一年前遇到一位學生和老師。

創業初期。有位家長過來公司找我,劈頭第一句便是想她的兒子 Nathan 考入一家叫 Oundle 的寄宿學校。Oundle 的國際學生比例只有 13%,香港人佔的部份更少,亦因如此想考 Oundle 的香港人更為多,成功率當然不高。Nathan 中等成績,英文科六十幾分,仲要喺一間校方必然未聽過嘅屯門中學讀書,性格顯然內向。你真心覺得 Oundle 會收阿仔?我想咁問,「你覺得 Nathan 真的適合嗎?」我最後說。家長一鼓作氣 hard sell 囝仔,但當然我心知,報得 Oundle 嘅香港學生通常都係嚟自喇沙或漢基等傳統名校,而且成績有返咁上下,我心只想幫你慳返報名費。

廣告

我唔想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最後我們當然是嘗試了,結果亦一如預期無功而還。第二、第三年我們屢戰屢敗。踏入第四個學年,這位家長用殷切的眼神問:「可以再幫幫手嗎?」。於是我跟 Oundle 的招生主任 Caitriona Redding 打了一通電話,一如所料她說這位同學的校內成績實太普通,英國人最怕 say no,她建議 Nathan 可試考當時名校新引用的入學試 UKiset。這個叫做 UKiset 的英國統一入學試,由劍橋大學及杜倫大學編寫,Oundle 看似比 Nathan 多一次機會,但預料結果應該差不遠,我向家長轉達 Caitriona 的提議。

這位家長得知這新希望,當然為之興奮,還特意花數萬元去給兒子補習。可惜結果又在強如人意,不說不說還需說:「不如考慮吓……其他學校。」家長聽見後面有難色,但仍然勉強地聽取我的意見。臨別之前,太太細細聲說:「其實 Nathan 爸爸離開咗,佢以前讀 Oundle……」雖然我好想幫手又自稱英國通,但 UKiset 為近年新興考試,怎樣打聽亦找不到所謂名師授教。

廣告

最後多得 Facebook 大神,好友搭上搭介紹一位叫 Simon Whitaker 的英國人,劍橋大學英文系一級榮譽畢業,於是我半信半疑便把這消息及聯絡方法發了給那位家長。半年後,學生重考,成績出來後,我看了很多次這到底是否真的是他的成績單。短短日子,竟可化腐朽為神奇,我除了想親口說道謝外亦好奇想詢問這位英國人到底用了什麼方法。

「UKiset 測試的是學生的潛質,不是考試技巧。」他說。英國人說話就是這樣迂迴,咁即係點教?他沉思了一陣子,再說:「這個測試就是要分辨出 well-trained 和 well-brained,如果他本身不聰明,根本考不出好成績。 」既然他可以行一個這樣的奇蹟,亦幫了我一大忙,讀者應該不介意賣一小廣告吧。

很多老師都做到 pass on knowledge,但再高一個層次的教育就是要 facilitate learning;套一句武俠片對白,facilitate learning 就是幫你打通任督二脈。如此一位老師,確是買少見少。很久沒有跟這位神奇教師聯絡,近日卻再聽見他的名字。UKiset 的官方代表跟我說,最近有位老師設計了一個 UKiset 課程,是全球第一和唯一一個獲得 UKiset 官方認可的課程。我問 UKiset 的代表,是誰設計的課程這麼厲害,可以獲得他們的認可?官方代表揮一揮手說:「講咗你都唔會識啦,佢叫 Simon Whitaker。」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