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8/11/26 - 19:41

英國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資料圖片,來源:William Krause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William Krause @Unsplash

香港學生投考牛津劍橋,大家都知道最難是面見口試那一關。

但世界越來越艱難,君不知近年連英國的寄宿名校,與投考的中港生太多,也要設面試這一關隔一隔濾了。

寄宿中學的面試,當然沒有牛津劍橋那麼刁鑽,但寄宿學校的校長,近年也知道中港學生的弱項,在於獨立思考,雖然他們是很好的讀書機器。

廣告

寄宿學校面試副校長或主任問的問題,說深不深,說淺也不淺。我聽過一位副校長問:「數學是一種語言,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這個說法?」

這樣的問題真會將一個中國香港學生問啞。首先,在小孩子還沒有發育成熟的腦海之中,「語言」指的是只中英德法日文。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音樂是超越國籍的一種語言,巴哈和莫札特的音樂語言都不一樣:一個比較機械,很着重文法,我認為幾乎有點像一句手提電話附設的說明書;另一個
天馬行空,感性而奔放,比較像詩。

數學作為一種語言,比較像音樂裏的巴哈。如果小孩子有這樣的通識,面對校長這條問題,簡直如魚得水,一張嘴巴一打開,不知收斂,直到面試的那個英國人求饒:好了,我答應取錄你,你是一位天才,請你停止回答吧。

第二個部份,就是「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How much do you agree)。這是一條很英式的論術句子,即是不必答 Yes 或 No,在中間的灰色地帶,可以任你遊走。很可惜這樣的問題,也為學生造成困難,因為香港和中國的教育,從來沒有「思考空間」這種概念。

我不明白近年為何寄宿學校會增設面試題。幾十年前香港的家長,替子女找英國寄宿學校,是反過來由家長面試校長。

學生的成績不太好,家長可以約見校長在休息室裏叫一杯紅茶。家長反問:我的孩子有點過度活躍症,他能在一場麻將牌之中未經電腦計算,搶先計算我那鋪牌輸了七番,我應該賠出多少錢。不過近三年他在學校裏的數學成績從來沒有合格過。現在我把孩子交給你,請問你有何辦法克服這個挑戰,將我的兒子教導成材?

然後這位香港家長向英國校長解釋麻將牌的玩法,以及如何計番。只要他的英文流利,能用上等的英語將打麻雀這個高深的中國文化,在英國寄宿學校的校長面前說得頭頭是道,令他聽出耳油,取錄他的孩子,根本沒有問題。

這是我聽來的 30 年前真實的個案。那位學生家長是香港著名大律師行的一位師爺。他那位數學不及格的兒子,順利進了那間名校,進入劍橋,修讀歷史,並早已畢業,留在英國,今日這位 Uncle 也已經事業有成。

為什麼今日英國寄宿學校反過來要面試孩子?只能夠說,除了 those good old days 的英國寄宿學校,仍然維持維多利亞時代的傳統特色,今日太多中港家長要將孩子送往寄宿學校,令留學變成一個市場,而且太多學生缺乏性格,提交的成績表全部一樣好,個個鋼琴八級,但語言生硬,唯唯諾諾,令校長無法辨識。

加上太多家長太恐懼自己的孩子走不出去。在以前的日子,香港的家長有見識、有尊嚴,而那位師爺家長身處的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他膽敢對寄宿學校的校長,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

你說這個世界出了什麼問題?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