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10/14 - 14:00

英文在莊園綠蕪中

《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劇照

《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劇照

《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電影版推出,一部華麗的群戲。片中角色眾多,由貴婦、淑女、紳士到侍僕腳伕,人人有英國性格。看《唐頓莊園》,不論電視劇集還是電影版,消化對白,欣賞對白,學會講戲中的那種對白,等同上了十節精彩的英語課。

因為上等的英語,永遠含蓄委婉,不把真的意思說破。譬如說這個人很肥胖,不可以說「He is fat.」,說「He is rather massive.」,或者「He was born a bit big-boned.」

說起一個朋友失業,因為失業是不幸的狀態,失業的原因,可以是經濟不景,無辜被裁員;也可以是工作懶散,被老闆很正當地炒魷魚。為了立論公正,疑點利益歸於受害人,地道的英語人會說:「He is between jobs.」— 他正處於兩份工作之間的狀態。客觀理性,將事實講出來,為受害人留一點面子,不要有一字判斷。

廣告

在英國工作,若被炒魷魚,你的老闆不會像美國總統特朗普那樣,一開口就說「you are fired」。你的老闆會一念委屈地告訴你:「I am afraid I am left with no choice but to have to let you go.」— 我害怕我已經沒有選擇,我唯一的出路就是讓你離開。

英國人不喜歡面對非常殘酷的現實。生活環境越是慘烈,越要舉重若輕,用比較得體的字眼去修飾。其中一個敏感名詞就是戰爭 — War。英國就福克蘭群島對阿根廷宣戰,比較喜歡講:英國對阿根廷進行了一點武裝干預(Armed intervention),一切是那麼事不得已,苦衷無限,猶如出門忽然遇到一場雨,僅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之一。

在寄宿學校,你的老師叫你提高某一科的成績:「It left quite a lot to be desired.」,意思是你這科十分差劣。大學一年級考試滿江紅,教授叫你退學,只會說:「Perhaps it’s time for you to consider another option in your life other than staying in this university.」

認識一位朋友 W,在英國浸淫多年,回到香港,對家庭父母和親友都這樣講話。明明肚子很餓,他告訴父親:「我現在出現了某種進食的每日規律性的本能衝動,如果你可以考慮與我去四季酒店的意大利餐廳,給我一餐美食,我會覺得很欣賞。」他做律師的父親聽了一頭霧水,幸虧腦筋轉得快,在大腦之中開動自己的「Google Translate」,才知道他兒子想說的是:「I am suffering from a daily regular physical urgency for food. It would be appreciated if you may treat me a meal at that Italian restaurant in Four Seasons.」

所謂「待遇」,英文叫做 treat,是你付鈔請客的意思。他的父親已經是香港大學畢業,發現面對這個英國寄宿學校讀書讀壞了腦的兒子,有非常令他擔憂的代溝。但一想到兒子讀的是英國寄宿學校,比自己殖民地教育出身高一個頭,學到這樣的高等英文,每年三十、五十萬港幣,總算沒有白費。

人生總時時要保持謙卑,而且想得開。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