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識著鞋

2016/6/6 — 14:17

圖片來源:John Lobb Facebook

圖片來源:John Lobb Facebook

比起一啲真係貪靚嘅男人,我完全唔算貪靚,更加唔捨得貪一啲太高級嘅靚。

對我嚟講,Paul Smith 已經係名牌中嘅名牌,間唔中有瘋狂貴尾大減價先捨得買一條 Paul Smith 皮帶。

從未奢望可以好似一眾中環烈士般穿著 Lanvin 配 PYE 恤衫,求其唔太失禮嘅 smart casual 已經覺得好夠。

廣告

不過講到著鞋,我會精挑細選,重質不重量,價錢反而不是首先考慮的因素。

這也算是在英國讀書時被影響得最深的 style sense。

廣告

因為英國有種 snobbishness,叫做 men are defined by their shoes。

英國人講緊嘅 shoes,當然唔係四千蚊買對 Adidas NMD。四千蚊買對波鞋,保守嘅英國人點會識欣賞。波鞋嘛,我識條蛋卷;可是講到皮鞋,我有少少想扮專家。

買皮鞋,貪平是大忌。

一千蚊一對皮鞋,可以著到幾耐?

二千蚊一對,好少少。

三千四千,其實可能同二千嗰對冇乜分別。

五千六千,就係值得你考慮嘅範圍。

買鞋前要記住嘅六個大字,一分錢,一「分」貨,呢度所講嘅分,係分鐘個分。連卡佛減價嘅時候,可能二千蚊都買到對好似好靚嘅皮鞋,但記住,只係「好似」好靚。路遙知鞋力,著到耐,你會知道嗰啲鞋完全經唔起風浪。

要買一對可以著一世嘅皮鞋,五千至六千,幾難走得甩。且慢且慢且慢!千祈唔好就咁走入 Prada 或者 Gucci,然後揀對五千六千就以為可以著一世。講到造鞋,呢兩個所謂殿堂級嘅牌子都唔入流。喺歐洲嚟講,造鞋功夫真係算到家嘅,可能只有 Berluti 同 Ferragamo。

當然,每個界別都有龍頭位置,任 Berluti 和 Ferragamo 再掂,跟龍頭兩個字還有很遠距離。

Ladies and gentlemen,Church's 一出,誰與爭峰。

真正的巧奪天工,還看耐人尋味的細節,包括色調、縫紉、鞋帶、穿孔,種種加起來,就是一件一代傳承一代的藝術品。Andy Warhol 有句名言,放諸四海未必皆準,但用來形容一對矜貴的 Church's,貼切不過:Do stuff average people don't understand,because these are always the good things。

講到呢度,有啲對著鞋比我更講究嘅朋友肯定已經準備留言,話我鄉下仔唔識嘢。「Church's 一出,誰與爭峰?咁你當 John Lobb 係乜嘢?」事實係,John Lobb 所達到嘅境界,是去到我連談論的資格也沒有。

某位自稱葉神的 IFC private banker,腳踏的就是一雙 John Lobb。度身訂造一對 John Lobb 要七萬,買對現成的也要萬五,究竟穿上 John Lobb 是什麼感覺?

「你自己試吓咪知囉。」他一邊吃著朱古力,一邊踩著那雙 John Lobb 說。

係喎,一言驚醒夢中人,試吓咪知囉,又唔使畀錢。

走入海港城的 John Lobb,站在鏡子前,發現這雙鞋有股力量,似是在抗行地心吸力,整個人好像慢慢飄起來。

離地,原來就是這個意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