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2/28 - 12:18

英雄總是帶着傷痕勝利

伊利沙伯一世畫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伊利沙伯一世畫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英國讀寄宿學校時,上歷史課,老師說到英國怎樣取代西班牙,成為海上的新興帝國。

不錯,西班牙出了一個伊莎貝拉女王,出錢給一個叫做哥倫布的男人,橫渡大西洋,發現了新大陸。隨即西班牙勢力蔓延南美洲,發現了銀礦,並佔領了墨西哥、哥倫比亞、智利和阿根廷,版圖盛大,一時無兩。

不過後來,英國也出了一個伊利沙伯一世,由於繼承父親亨利八世的宗教事業,與羅馬教廷決裂,為了防範西班牙為首的羅馬天主教勢力顛覆,只有另行發展海軍。

廣告

剛剛好羅馬天主教壓制思想自由,知識分子一旦質疑地球是不是太陽系的中心,與哥白尼和伽利略,馬上遭到審判,判處火刑或監禁。

亨利八世和伊利沙伯一世與羅馬天主教作對,決定凡在西班牙和整個歐洲禁止研究的,只要來到英國這個小島,都可以自由。

於是英國產生了牛頓,牛頓發明了數學,用數學計算航海的經緯度,英國的造船業,領先西班牙。加上一點點運氣,英國的海軍,不但在大西洋北部出擊,截劫西班牙有拉丁美洲開發了白銀回國的商船,而且殲滅了西班牙的無敵艦隊。

這一課令我們印象深刻。老師說:在海上經營帝國,雖然西班牙先行,雖然西班牙在整個拉丁美洲建立的殖民地版圖,最初比英國大,但英國後來居上,靠的是新思維、新作風,而且年輕活力,最終取代了先行者。

當西班牙知道自己快將落後於年輕的英國,不是自己發憤進取思變,而是進一步向羅馬教廷告狀,向歐洲其他國家與法國意大利等說英國的壞話,希望歐洲繼續顛覆破壞英國。

這樣反而令伊利沙伯一世激起奮鬥之心,加上她有一批年輕又有才幹的俊男航海家幫助,包括 Sir Walter Raleigh 和 Francis Drake,於是一往直前,最後殲滅了西班牙海上帝國,在北美洲擴大版圖,導致加拿大和美國的誕生。

我想起這段求學的往事,因為在商場起步,當做出一點成績,同一個行業一定會眼紅而造謠。

遇到這種事情,我沒有憤怒,只會想起當年老師上歷史課:西班牙不會覺得葡萄牙是威脅,也不會覺得荷蘭是威脅,西班牙這個最早上岸的殖民地老帝國,其實頗有眼光,一早就看出自己的風光不會太長久,會被新興的英國取代,所以西班牙急了。

成功的企業除了面對市場正常的挑戰,遇到同行不正當的攻擊,是必然經歷的階段,尤其伊利沙伯一世竟然另創一種信仰,走了與主流不太一樣的一條路。

「學無前後,達者為先」,有的小朋友不錯起跑線就已經彈出,先露頭角;但另一些小朋友也可以大器晚成。當領先的那個發現被其他同學仔追上,也會在手機網絡傳播謠言,打擊對手的自信。我不會說這是欺凌,只是一種磨練。當你成績大有進步,突然發現網上多了許多粗言穢語針對你?不必懼怕,識英雄,重英雄,英雄是帶着傷痕勝利的,我的公司才叫做英識。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