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萬有獎(三)

2017/6/14 — 10:28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三)

接到電話時 Rex 正在家中客廳來回踱步,思考他的課堂講稿。Rex 與老婆住在一個六百呎單位。單位是 Rex 父母留下的,兩房一廳。兩個人用,一間房睡覺,另一間闢做書房。Rex 工作時遇上要思考的事,常會踱步,但書房除一張不大的工作桌以外就是書,沒有活動空間,因此他會在客廳轉圈,直至想到甚麼,才匆匆回書房,對電腦敲兩下,再出去。

有樓讓他不須要為房租煩惱,令他即使收入微薄也能生存。Rex 是個兼職大學講師,只教兩科,每周教課四小時。時薪八百元,一個月賺萬三左右,只是學校假期除外。就算不用交租也是捉襟見肘,何況每月還得花近千元買音樂會門票。不過 Rex 也鮮有怨言便是。

廣告

Rex 的課絕不欺場。他每堂課前必會備課,搜索新近熱門話題作為案例。學生也喜歡他,但與其說是因為他的課講得好,不如說是因為他會罵人。香港的藝術界,上至老前輩下至年輕新進,絕大多數都曾被 Rex 罵過。Rex 說他們既被前人的幻象荼毒,又去弄幻象荼毒後人。他苦勸學生要拒絕迷惑,看清本相。有些學生聽懂,有些不懂,但大家都愛食花生,因此大家都愛 Rex。這也是為何 Rex 的學生評分總是都比其他老師高。也是他們的評分救了 Rex,令他這六年得以保住教席,而不會被那些他罵過的系主任、校長、管理層,除之而後快。

不過不是人人都只愛食花生,每年總有兩三個學生會這樣告訴他:「謝謝老師,因為你,我得以看穿幻象。」這話往往令 Rex 熱淚盈眶。儘管很快他又會問自己,到底算是害了這些學生還是幫了他們。

廣告

這就是 Rex 本來的生活,直至那通電話。

「請問是 Rex Chan 嗎?」電話裡頭一把雞仔聲問。

「誰?」

「這裡是香港藝術研究中心,我叫 Candy。」

Rex 知道香港藝術研究中心,他罵過很多次,罵這機構每年收取政府超過三千萬資助,卻幹不出甚麼大事。「打來幹甚麼?」

「我們想通知你,藝術研究中心今年決定將『萬有獎』頒發給你。」

「頒給我?」

「是。」

「頒給我幹甚麼?」

雞仔聲在電話裡頭笑。

「我不記得自己有申請這個獎項。」Rex 說。

「不用你申請的。提名是由提名委員會負責,遴選是由遴選委員會進行。」雞仔聲說。「我們今年決定將這個獎項頒發給你,表揚你在文化評論方面的貢獻。」

「這是玩電話?」

「當然不是。我們很希望能跟你約個時間見面,到時會告訴你詳情。此外還有一些文件要簽......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接受這個獎項的話。不知陳生能否告訴我,何時能來?喂喂?」

Rex 在思考。

萬有獎。Prize of Everything。那是十二年前海運地產設立的獎項,由香港藝術研究中心統籌。每年選出一名文化藝術工作者,無條件給予一千萬港元資助及各項行政支援,讓他實現任何想做的事。真正的「任何事」。無審查、無篩選。去年得獎的記者創立了一本藝術雜誌,前年得獎的電影人拍了一部只有他看得懂的電影,再前一年,得獎的畫家在歐洲豪華旅行至清袋為止。最經典是五年前的得獎者,一個詩人,他拿錢去炒股票,半年內輸光破產。若是公帑,這樣亂花當然要被炮轟,但既然是地產商私人出資,公眾也就不好說甚麼。

「我在。」Rex 答。

「陳生,恭喜你。」雞仔聲說。「你最近會不會有空來見個面?」

「得看日程。再回覆妳可以?」

「當然。」雞仔聲說出她的直線電話,請 Rex 確認日子時間後打給她。

「另外......」臨掛線前她突然說。

「甚麼?」

「還是沒甚麼了。」

「好。」

「還有,不好意思......」

「又怎樣?」

「我叫做 Candy。香港文化研究中心的 Candy。」

「我記得。」

「你記得?」

「妳剛才說過。會覆妳電話的。」

「抱歉,不好意思,明白了。」

掛線後 Rex 心跳急得快要蹦出來。他閉上兩眼,嘴唇微張,想到第一件事是通知老婆。但是,通知甚麼?「老婆,我得咗啦!」這樣?還是:「今次打跛腳都唔使休啦!」Rex 瞠目結舌。也許應該這樣才對:「老婆,剛才有個一千萬的幻象放在我面前但我看破了它。」Rex 叫自己冷靜,畢竟萬有獎不會因為他覆得太慢而跑掉。他去廚房倒一杯冰水,一口喝乾,再倒一杯,慢慢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