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萬有獎(八)

2017/6/19 — 10:28

Gustav Mahler(資料圖片)

Gustav Mahler(資料圖片)

(八)

音樂在懲罰他,音樂要他坐牢。

這一次喝維他牛奶也沒有用。接下來一周,Rex 除拉屎撒尿外,完全不下床。他托病向大學請假,也推卻藝術研究中心安排的所有會議。他確實是病了。胃痛,也沒精神,臉容透出青光。太過擔心的 Jenny 周二決定向公司請長假,留家照顧丈夫。她勸 Rex 看醫生,然而 Rex 堅決不從。「沒有用。」他說。因為他清楚自己為何生病。

廣告

音樂在懲罰他。

因為他無法背叛音樂,所以他背叛了音樂,所以音樂懲罰他。回顧歷史,音樂無時無刻總是要求人類背叛它。曾經雅各布·佩里背叛了協和和弦,格魯克背叛了炫技風格,貝多芬背叛了調性音樂,馬勒背叛了傳統四樂章結構......Rex 應該要背叛佩里和格魯克和貝多芬和馬勒。時代給他萬有獎,萬有獎要他這樣做,然而他做不到。

廣告

他多麼希望自己能做到。他想要發電郵給嘉嘉。「嘉嘉,其實我沒想要這個獎,我從來都不想要。」如此一來,他就可以背叛音樂。他執起電話,卻打不出電郵。他怪自己太軟弱。他變得更加佩服馬勒了,不是因為他創作出蠱惑人心的音樂,而是因為,他背叛了蠱惑他心靈的音樂,這必須要有強勁韌力才能做到。

「我必須學馬勒。」Rex 想。

他嘗試在腦海編出可能:他可以叫 Jenny 代打電話,說他生病了,將會很長時間無法工作,因此恕他無法接受獎項。雖然這樣做比當初一口拒絕要差,但他畢竟是拒絕了,可說是成功背叛音樂,最少一半。

現在就開口。立即就可辦到。一切就這樣簡單。

「Jenny,幫我一個忙。」他想。只是想。他的腦袋另一邊,正強制他想像自己在台上指揮的模樣。浩瀚。偉大。溫婉。優美。盪氣迴腸。這就是他的馬勒。Rex 想像他的「破格」演繹是如何得到全球聽眾的掌聲。全場起立。他成為世界史上最佳的馬勒演繹者。樂評人說,音樂簡直與這位新進指揮家融為一體!他邀請了老大進場。老大即使不懂音樂,也感動掉淚。他也邀請了老爸。老爸仍死口不稱讚 Rex,但 Rex 瞥見他在觀眾席上,暗自點頭。頭部移動幅度小得看不見,但 Rex 感覺得到。

然而 Rex 心知那只能是想像。現在的他已經連音樂都聽不下去。音樂對他搖頭說:「枉我教你這麼多,竟然這樣對我。」在音樂面前,Rex 是一個失敗的弟子。音樂要把他逐出師門,音樂要他在世界上消失,音樂已經將一碗砒霜放在他面前。「你若仍執米不悟,請自行了斷。」

「Jenny。」他在床上無力地喊。

Jenny 正在煲粥,聽不到 Rex 的呼喚。

Rex 暴怒。「Jenny!」

Jenny 連忙奔進睡房。

「怎麼了?」她用衣袖去擦 Rex 的淚。

「沒事。」Rex 說。

「等我,熄火再回來陪你。」

「不。妳去弄吧,我沒事。」

「真的沒事?」

「沒事。」

「那就好,你再睡睡,乖。」Jenny 說。

「Jenny。」

「怎麼了?」

「謝謝妳。」

Jenny 輕輕幫他蓋好被,離開房間。Rex 恨 Jenny,恨她沒有攔止他接受萬有獎。他恨 Fred 把他帶入藝術世界。他也恨他的老大只懂叫他讀書,不要賣翻版碟。他恨自己,也恨音樂。「我不過是個凡人,不能承受如此責任。」Rex 想。現在他憤恨一切。憤怒如山火,以每秒三十米的速度燃燒大地。「如果我是金正恩,我要按鍵。」倏的,他突然意識到,這樣就是對音樂的最大背叛。因為這樣便真真正正不會再有音樂。

只是一念之差。胃不再痛了。他坐起身,覺得自己像個太空人,剛在星際飛行的長眠中甦醒。他伸出手,屈曲手指,感覺關節運動。

「恭喜你,你已經抵達新地球。未知的世界!」電腦說。

任務只有一個,Rex 想。

他站起身,步出睡房,走進客廳,將一張馬勒唱片放進 hi-fi。樂聲響起。他坐在沙發上聽,沒有嘔吐感。Jenny 自廚房出來。她甚麼都沒說,只是用力給 Rex 一個擁抱。她不知道那是馬勒的第十交響曲。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