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10/16 - 12:41

萬物生長

photo credit: Basti Voe, CC by SA 2.0, https://bit.ly/2nOnWwd

photo credit: Basti Voe, CC by SA 2.0, https://bit.ly/2nOnWwd

1. 萬物生長,沒有絲毫思考懷疑的空間,全然只是自然的直覺。

做和不做,全然是個人的選擇。既然選擇做,那就要理解這種選擇是自己的決定,之後別人選擇做或不做,都不可以以自己的決定來綁架對方。

有個故事這樣說,丈夫本來可以獲得外地升遷的機會,但是太太希望多花點時間和丈夫相處。丈夫為了太太的意願放棄了外地升遷的機會。後來有了小朋友,丈夫希望太太留家照顧孩子,而太太卻並不願意的時候,他們大吵了一架。丈夫覺得自己為了這個家庭犧牲了,但太太卻不願意做出同樣的犧牲。但是丈夫說到底自己同意做出這個決定,所以也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太太為了丈夫的要求勉強答應,而丈夫也一直在意自己錯失了升遷的機會;雙方都覺得不開心,但是又覺得對方為自己犧牲才是愛的表現。這樣的愛扭作一團,其實非常痛苦。

廣告

沒有注意過自己的聲音,經常想利用一些物質,為對方提供服務或者物質來吸引對方。為對方付出了期待一定要有收穫。如果有可以學習的地方,那就只有兩點:別要強出頭做一些自己不會做,也沒有錢做的事,一些刻意為了迎合和取悅對方而做的事。既傷害自己的性格和尊嚴,又傷害自己的錢包;二是付出是你自己的選擇而和別人無關,你可以付出和對別人好,但不能因為這樣而要求別人回報。正正常常的以交朋友的目的,做只為朋友做的事,付只為朋友付的錢,別多做,自然就好。

除交友外,教學似乎也有著類似的需要,調整自己的理念。

2. 萬物生長,複雜而有序地構成一個網絡。

教學上模式不變,一路都想拍攝短片以求突破,做幾段一分鐘介紹國際象棋的影片和講解,讓所有人尤其小朋友可以參考。初頭的構思,是可以找到一兩個年紀5-7歲的學生,坐在我的旁邊拍攝一些1-2分鐘的教學短片。兩個小女生比較害羞不太願意拍攝,一次試器材之後,家長短訊說再也不要做了,這樣子很傷害學生、家長、老師關係。淵思寂慮,還是沒有回覆,原因是因為背後的原因比較複雜,要解釋也不知太知道從何說起,只能努力盡量由枝節開始:

一是她們其實並不理解我只邀請了她們一家,而並不是所有學生我也有問及,畢竟不是每個家長和學生到對於國際象棋有興趣和熱情。而就算是她們一家對於學習和興趣比一般家庭高,也不代表她們對於在課堂而外的時間,覺得做一些週邊的活動有任何好處。和鄰居談起才發覺(或者說重新意識到這件事),其實現在的小孩子功課多而課外活動也多,所以除了一般的日常功課和課外活動,其他的時間都只剛剛好夠休息和家庭聚會。對她們而言,攝影對她們的得著其實很低,以她們的角度而言最多只算是捱義氣幫幫忙,所以他們覺得其實這件事並不是為她們好,而只是為我自己好。

所以,二是她們覺得我這樣做,問到底拍攝短片是為了學生的好,還是我自己的事業。我從來也沒有想過這方面的利益衝突,但如果真的要說,再自大或驕傲點去說,我一直都把自己的事業和將來與國際象棋在香港的前途掛上鉤,將自己的事業和任務視作為能為香港在這些日子所能貢獻的最後一分力。就算是拍影片其實對我自己的得益也不確定,而別人的角度看過去:只是要不是學生有得著,那麼就一定是老師有得著。

但其實我也沒多想最後能不能得益,只覺得需要而已。

這樣「公私不分」的想法其實非常危險,但是要不然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個地步,唯有這種想法能進動自己走到今時今日,要不然早就走了到澳洲。我對於自己的教學和界線和其他的老師不一,不會把東西劃得很細很分明。如果我認為那件事情很值得做,那就做,只要出發點是為了學生好。例如我會要求學生除下棋好以外,本身也應該有教學的能力,甚至有一點手腕可以在學校自己組織棋隊或小組。試過推了華仁的學生去陳校長做義工,也試過在星期六在學校加開公開訓練並找了自己的學生去參加。後來學生覺得自己就是下棋,不喜歡做義工;星期六也因為越來越忙自己學校學生出席率長期過低而不了了之。

不分明還有另一個原因:有很多家長都說只要孩子學學下棋,不一定孩子學到任何冠軍比賽得獎,只要學到邏輯就好。這當然很理想,但是沒有考慮到孩子對事物不可能單靠邏輯,還有熱情和可以融入自己的生活。如果一開始是想好好學習和外出比賽,那最後比賽算點運氣贏不了倒還能有點扎實的思維和比賽態度;但是如果一開始只當成一種閒時的興趣或者普通愛好,到最後就很可能連學會到說不上。以得到一百分做目標,只能考到八十;如果以八十分做目標,出來的很可能就只有六十。

這件事,這當中的差別實在太難向家長解釋,而家長能投入多少時間和心機,明白100/80,80/60的比喻。而的確前半年也的確有過於不近人理,過份強調知識和電腦軟件的時候,這讓事情變得更難辯解。盡可能希望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將最多最好的都給學生,儘管我們有時對於什麼才是最多最好有不同的理解。

到最後,底線是課程設計有三個環節:一對一上課、家長和學生每月聚會、外面的比賽,三者缺一的話經驗是學生就會放棄。也有家長的心態是Outsourcing,沒有花多少時間督促好功課,也沒有參加過家長聚會和外面的比賽,雖然說學會邏輯和性格培養就好,但是到底根本做不到。

當然,我們也只有一次當老師,一次當家長的機會,既然他們有他們的生活、習慣、代價,也談不上要教他們如何教,他們高興,我自己看開一點就好。有些事情你有說過了,他們自己會衡量。之前還是有放不下的地方,但是現在開始覺得有太多因素和觀感你控制不到。每一段關係都有時限,每一個學生都有時限,在雙方相處的日子之中盡心盡力教過,就不枉。

3. 萬物生長,取決於環境條件而非個人意志。

一直都以為只要認真對待關係就好,沒想過原來認真也會有不恰當的時候。

聽過一個個案,女生的條件接近完美,她今年二十二歲,和男友一起三年了,男友一直對她很好,在她眼中有的細心、責任感、和家人相處融洽都有辦到。可是當男生提出了他有結婚計劃的時候,女生卻和他分手。

聽上去,其實覺得很奇怪,還以為當那男生有了女生所有的理想條件時,他們就會自然而然的在一起。後來她說,是因為自己一路以來還有很多進步空間,覺得自己不夠完美,她覺得自己在關係之中對方有太多的包容和諒解,想要的一些正面批評和支持卻得不到。如果自己一路以來都沒有結婚的打算,而對方卻已經對於這件事思前想後,她就覺得不應該再浪費對方時間,畢竟自己現在還沒有這樣的打算,這樣讓她覺得壓力很大(儘管對方覺得可以),於是就向對方提出分手。

我也遇上了一個女生,見面兩個月就開口說要我送她iPhone 11 Pro,我覺得不適合於是拒絕了,她便說她覺得我們不適合,因為一是我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二是如果我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但是不買給她,那就是我不夠愛她。當然,她生活慣了在那個圈子之中,可能買手機而言對她就像買香口膠一樣,要選擇一個圈子和價值觀差不多的男生也不為過。這件事所以觸動到我,是她說我的經濟能力比她的前男友們顯然要差很多,我教了棋的時間也不長,但是和同業比起來已經算一般,也看不見有什麼辦法可以再升上去。

而且,我也不想喜歡的人吃苦,想起自己和同屆同學討論,同屆同學有很多都已經50-70K一個月,而我自己的收入極不穩定,有時候一個假期到來,那個月會只有幾千的收入。自以為有點小聰明,有點沒多少用處的小技能,以為還可以靠國際象棋貢獻香港,但是香港已經搞得如斯田地,家人又開始說應該想一想其他地方,我也在想其實會不會跟著家人離開。之所以可以一直教了一年多的棋,最大的原因是家人可以支持我,我才可以一直繼續做下去,沒有了家人提供的地方居住,年中數月幾千的收入又如何能找到地方居住。

學生也是,有著太多我看不見的環境條件,也許正正是這樣才應該對於每個人的水平和選擇更加寬容。現在已經沒有要和別人較勁的心態,只要盡力多讀點書,多教點學生,希望讓他們對於身邊喜歡的事物抱有不斷的熱情就好。

時間不多,循大方向走,放鬆一點,小的枝節會照顧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