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葛蘭與葉楓:五十年後的月亮太陽

2015/9/17 — 12:34

911 那晚在演藝學院演出的《葛蘭呈獻:京韻薈萃之夜》我準時入場,雖然我對中國戲曲沒有興趣,但因為是葛蘭──我的偶像出心出力籌辦,兼且親身上台獻唱兩首京劇選段,作為忠誠擁躉當然支持到底,而她亦不負眾望,即使我對京劇一竅不通,仍能感受到她生動和富戲劇性中氣十足的唱功,相信在座不少非京劇迷的葛蘭迷都和我一樣盡興而歸。

但我要申報,其他票友登台時,我是心不在焉,魂遊四方的;放眼看前我多行觀眾席上,忽然留意到一個高挑女士的背影,一時間失控衝口而出:是不是葉楓?我旁邊一位我略算認識的觀眾低聲回應說是。

剛剛《明報周刊》一連三期登了葛蘭的專訪,憶述了她當年的威水史,在五、六十年代葛蘭隸屬的電懋影業公司絕對稱得上星光熠熠,它全盛時期的四大花旦──尤敏、林翠、葛蘭、葉楓(在我心目中永遠是排名不分先後),或稍次半線的李湄、丁皓、王萊……都是永恆的 icons,像尤敏、葛蘭、葉楓主演《星星月亮太陽》這樣的組合只能說是後無來者了,可惜尤敏和林翠早逝(李湄、丁皓也是),只剩下葛蘭、葉楓,她們的風采令人更懷念電懋當年的 good old days。

廣告

所以葛蘭登台那晚見到葉楓赫然在座是特別具意義,上半場我雙眼差不多全程沒離開過她的背影。節目表上列出葛蘭分別唱上半場最後一首《西施》及下半場的壓軸《瓊林宴‧鬧府》,令我心情緊張是上半場近完場已差不多輪到葛蘭時,見到葉楓突然站立,由身邊一位男士(好像是她的兒子)及一位女士(張艾嘉的媽媽)陪同步出劇院,她是不是在葛蘭出場前先去洗手間?一輪熱烈掌聲葛蘭上台了,她先致謝是次演出的台前幕後功臣,而在此關鍵時刻葉楓仍是芳蹤杳然,我也不明白為甚麼當時我會急成這樣,已記不得是葛蘭仍在致辭時抑或已開始唱戲,葉楓一干人等才姍姍返回劇院,當時觀眾席的燈光已很昏暗,她們小心翼翼地穿過其他觀眾返回座位,我怕她遲些忽然又再離場,當下立定主意到中場休息時一定要第一時間和她打招呼問好,過去一年我建立了一個當年電懋公司的官方刊物《國際電影》的網站,每月上傳兩期的內容,剛傳到 1960 年 8 月第五十八期,封面正好是葉楓,準備等會兒見到她時接駁手機上《國際電影》網站的 apps,讓她看看她以前的靚相。

中場休息時她沒有離開座位,但不少影迷都發現了在「月亮」的主場還有「太陽」,紛紛擁住她拍照簽名,我想不如留待完場入後台時再打招呼吧,跟住我就離開劇院去找些吃的,到我再返來時,下半場已在演孫悟空,竟發覺葉楓她們幾個座位竟空了出來,死火!難道她走了?過了一回才見到她們再一次回來,但坐定後不久葉楓又和張媽媽離座進入另一個好像是通往後台的出口,再遲些忽然又發現她們坐了去劇院另一邊最側的「包廂」位置,然後再過一陣子她們真的消失了,今次for good。我的眼睛好像不斷和她們捉迷藏,而手又不停與在座一位資深影迷用 WhatsApp 互相交換情報,以下是我們 WhatsApp 一部分的截圖,我刪了對方回覆部份,內文提到的「她」是葉楓:

廣告

重讀這些文字也覺得可笑,真的好像展開一幕偵探追蹤戲,想不到自己幾廿歲又變回個小影迷。

跟住的幾天在 Facebook 看到多個影迷貼了今次演出盛況的照片,有葛蘭的也有葉楓的,最珍貴是她們兩人的世紀合照,應該是葉楓在下半場突擊後台時攝的,有網友寫上:「星星雖殞落,還有月亮太陽,好感動。」確是如此。最巧合是照片中二人都穿上紫色,連深淺度都差不多一樣,怎會如此襯到絕!不過這張照片顯然對葛蘭有點不公平;她是一個完美主義者,甚麼都要親力親為盡善盡美,相信先前一段日子她一直承受無比的壓力和心理負擔,簡直可以用心力交瘁去形容,這一切從照片中的她的倦容己充分反映出來,加上當時表演仍在進行中,她不免有牽掛放心不下,所以看得出她心神恍惚,沒心情拍照,而葉楓則是優哉悠哉扮得靚靚前來捧場,一張照片,一疲倦,一精神,這樣對比對葛蘭確是不利。

但人生豈能盡如意,超過半世紀後月亮太陽再次在公眾場合相聚,怎都是值得欣慰和慶幸的。

台上的葛蘭(左),台下的葉楓(右)

台上的葛蘭(左),台下的葉楓(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