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8/4/12 - 17:25

藏漢一家?

山南夏竹林寺的宣傳標語。

山南夏竹林寺的宣傳標語。

一名女孩在西藏某地區出生,自小在上海長大,身份證上的民族標明是藏,但打扮衣著找不到半點西藏痕跡,交流全用漢語,連藏族人也看不出她是藏族人。她算是最漢化的藏族人,甚至她心裡可能也相信自己是漢族人,是中央最理想的「民族大和諧」產物。

她跟上海的朋友一同坐火車來西藏旅遊,在車站出示身份證,漢族人一檢就過。而她,因為身份證寫的是藏族人,她被隔離了。她像小學生犯錯一樣,罰站一旁,其他旅客難免投以異樣目光。她很氣憤,大吵大鬧,質疑安檢權力,擺出國家政策。

工作人員只說:「你就等一會吧!」等的原因雖然沒有說明清楚,但實在明白不過,就因為妳身份證上民族一欄,標示著一個「藏」字。

廣告

過了二十分鐘,女孩終於順利進入聖城。她本來以為是帶著幾名上海朋友來她的老家西藏遊玩,現在反過來是上海朋友在旁邊安慰她,著她不要生氣。她覺得很丟臉,這道氣很難消化。

此事是我一位西藏朋友告訴我的,那時他就站在同一個火車站,剛從其他藏區來到拉薩,也是因為身份證上的「藏」字而被要求檢查。我的藏人朋友沒有抗議,對他來說,這種被「隨機抽查」卻又偏偏抽中自己檢查的情況,早已見怪不怪,最好的應對,就是不作任何應對。

我的朋友提到那名漢化厲害的藏人女孩,忍不住道:「中央在她身上花了 20 年時間,把她栽培成漢人;在火車站,安檢人員只用了 20 分鐘,就讓她知道,她確實是個藏人。」

或者到了此時此刻,女孩才知道,這是國家民族的最真切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