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蘇博文再遇彭盛華

2015/11/20 — 19:35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 吳肇軒演蘇博文、游學修演年青版	彭盛華 )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 吳肇軒演蘇博文、游學修演年青版 彭盛華 )

第一回:遇上蘇博文

蘇博文走了進來,我腦海第一時間想起他在戲中,「盅」了彭盛華一拳,之後加料送上狠狠的眼神,「神眼」是他今次俘虜觀眾的必殺技,「蘇博文,你好...」我沒有說出口,因為他的真正身分是吳肇軒,「點解今次冇帶眼鏡嚟?」筆者問。

「我想將我同蘇博文分開,角色係角色,我係我。」

廣告

吳肇軒頗肯定回應,我心裡打了個突,當CCTVB演員捱生捱死就想得到這個機會,走在街上,直呼你戲中名字,這就是成功入屋。吳肇軒竟然有相反想法。「今日有沒有戴眼鏡嚟? 想你影相戴著它」我繼續不死心,要復活那個戲裡的蘇博文,「我有帶眼鏡過嚟,但係我影相想唔戴。」他堅持著。

似乎我也不需偏執,其實眼前的就是蘇博文......

廣告

吳肇軒

吳肇軒

第二回   彭盛華輸係邊度?

彭盛華比蘇博文來得遲。

「唔好意思,遲咗...... 頭先要去銀行搞啲嘢。」

說實在的,彼此眼神接觸不了,這或許因為他的眼睛、樣貌跟林狗(編按:林海峰的花名)頗像,他是游學修。

但他沒有刻意要跟角色分界線,反而要為角色「抱不平」。「我真係好意外,彭盛華比人嘅感覺,相對負面咗啲......」游學修讀編劇出身,憑著專業準則,看彭盛華性格無甚不妥,卻有點點輸「口碑」。

如果說蘇博文贏,贏的原因也是「抱不平」。

彭盛華有手藝和才華,還有口才,蘇博文摺埋的「輸蝕位」反而惹觀眾憐愛。聽了我的解釋,他不作聲,仍然不明白,一臉茫然。看著,我忽然覺得他反而有點像蘇博文,沒有戲中口多多,要攞彩得分的蠻勁。

「阿修,會否是觀眾把『林狗』的行為......」,吳肇軒加入了解說行列,嘗試將前輩林海峰和這位新演員的演技作點對比。體貼拍檔的感受,戲裡戲外,他們都係老友。

游學修

游學修

第三回:遇上廿年後的蘇博文

游學修在網上早有名聲,對社交媒體呃like神技自有造詣。

「我拍那段片應否明天先放?」吳肇軒問游學修,因訪問那天適逢中港足球大戰,任何post 都明顯會死無葬身之地。

自從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公映,他倆和蘇麗珊都爆紅了,吸引更多網民關注自己。吳肇軒埋首在演藝學院念演出,對忽然來的人氣多少也有點不知所措,碰上他不懂的東西,會毫不猶豫請教友人 — 游學修。原來,蘇博文也有東西不懂、要問問朋友的呢!

吳肇軒已兩天沒睡過,因為要製作那段短片。要大費週章製作,因為游學修放了另一段片上fb,內容是要拍給廿年後的彭盛華(這些短片原本是黃修平導演給他的功課),放上去就是要延續《哪一天我們會飛》的討論。

這些軟素材在網絡介面作用很大。既豐富了電影文本,提供資源,便王網民二次創作。其次,電影故事、人物的影響,在虛擬與現實繼續蔓延發酵。那一刻,我很期待看蘇博文跟廿年後的他說甚麼話,或者我會跟自己的未來說甚麼。

第四回:我們都是屯門友

謝票之風,無分中港,幾位年輕演員跟著導演四處去。

一次,他們在Facebook裡見到自己熟悉戲院相片。這家叫心生親切的戲院,就是巴倫紐(巴黎倫敦紐約),「住屯門嘅,一定識得巴倫紐。我第一齣戲都係巴倫紐睇。」游學修跟吳肇軒都是屯門友,我也是!接著大家竟轉了話題,說說戲院的內外變化,集體回憶一番。

眼前這兩位年輕人,感覺都比實際年齡大,入行的方法不一樣,演繹不一樣,卻能讓我看到香港未來還有一點光彩。中港博奕,也不限於球場內。我們能否踢到一場好波?香港人自己對腳走去邊呢?我撐具誠意、質素的本地電影。

一齊起飛!

 

後記:

我:「我覺得齣片唔係單純講你哋爭女(余鳳芝)。」

游學修:「係呀,可惜唔係個個都睇到。」

蘇博文:「我同彭盛華、余鳳芝係一種三個人的獨特關係,冇咗其中一個,都唔得。」

我:「我覺得係超越左坊間愛情、友情的,彼此關係其實很純粹。」

「純粹」,我覺得就是他們三個角色吸引之處,因為在成人世界,已經找不到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