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蘇格蘭:一路向北(一)

2017/7/25 — 15:30

四月中下旬的愛丁堡,忽然下了一場小雪,對於生活於亞熱帶的我來說,實在是新奇事。

(四月的歐洲仍下雪?)我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這一場雪只下了一分鐘,霎時想起陳慧嫻的舊歌:(又見雪飄過,飄於傷心記憶中。。。。)

廣告

這天中午由愛丁堡出發,坐火車上蘇格蘭北部,目的地是一個小鎮 - Tain。

廣告

中途經Perth轉車上Inverness,然後再轉車到Tain,在愛丁堡到Perth,一直相安無事。去到中轉站,就出事。

原定的火車遲了二十分鐘到達,原因是有樹倒塌在鐵路上,心想:(呢次駁唔到車喇。)

在Inverness轉駁到Tain的火車,中間只有數分鐘,延遲了二十分鐘,除非該火車肯延遲開車,否則要呆等三小時,才有下一班車。

一路向北,越北就越見雪,遙望著雪山,沉睡的大地,好像仍未到時間醒來。

終於到了Inverness,當然駁不到車,但是Scotrail亦作出安排,為受影響的乘客安排的士,到原定的目的地。

全車一共有十多名苦主,相比之下我算幸運,因為當日還有火車到Tain,其他乘客大多是往更北的小鎮,當日最後一班已經開出。如果是港鐵的話,一於你死你事,Scotrail肯補鑊,安排免費的士,非常重本。如果由Inverness到Tain,車費大約六十鎊啦,是我本來的火車票價錢三倍。



我與兩位乘客同車,其中一位是華人,完全不懂英文,只能說普通話,他見我是東方面孔,便視我為扶手棍,勞煩我為他翻譯。他的目的地是更北的小鎮 - Wick,車程大約一個多小時,至於他往該地的原因我沒有去追問,大約是有親友在此開餐館吧。

經高速公路前進,日不落的晚上七點多,動人黃昏令此地多一點生氣,全程三十分鐘,終於到達Tain。較原定坐火車到達的時間,稍慢了十分鐘左右。

所以說:淡定,有錢剩。



到達下塌的民宿,安動好行李之後,冒著寒冷的天氣,到附近唯一一間營業中的餐廳晚飯,這間位於Royal Hotel的餐廳,溫暖的氣氛,有如是寒冷天氣之下的苦海慈航。

我一向不怕冷,但入夜後的蘇格蘭北部,只得兩,三度,兼下著雨,更冷。所以一件Kway厚身外套還不夠,裡面要加多一件冷衫才能應付。

只有小貓三四隻的餐廳,聽其他食客的對話,全部是英格蘭口音,到底他們來這裡的目的是甚麼?莫非與我一樣傻,為了喝威士忌,老遠來到這個小鎮?



餐牌上的選擇,都是傳統英國菜,海鮮是我目標,首先來一碗Soup of the day,濃厚得像糊仔的雜豆湯,喝罷的確添上一點暖意,如果是羊肉湯的話,肯定變火車頭。

主菜是海蝦配天使麵,臨海就有靚海鮮吃,是不變的金科玉律,爽甜的海蝦,可是天使麵有點淋身,未盡人意。

望著窗外,天色已漸沉,落日如霧燈,加上似雨還雪的惡劣天氣,若要我在此地待上一年半載,恐怕會悶死?

也不盡然,人到每個階段,追求的東西也不同,年青的時候喜愛熱鬧,喜愛夜蒲,走到去人生的中游,慢慢追求高品質的生活,交友寧決莫濫,喝靚酒聽天碟玩名錶。。。。

退休之後,賣掉手上的物業家當,套現一筆錢來到這裡,買一層五房單位,只須廿萬鎊,還可以騰一兩間房出來,經營Airbnb,賺取一點收入,閒來無事南下睇場波,到其他威士忌酒廠觀光,這是美好的退休生活。

我在廿多歲的時候,只會往倫敦的購物熱點,去跳蚤市場尋找二手皮褸,501,去Brixton看演唱會,到Fabric夜蒲,怎會想到會來像這裡人煙罕至的地方?去到三字頭尾段,開始與威士忌談戀愛,旋即打得火熱,這三年內,已到訪過十間威士忌酒廠,這也是我在廿多歲時從沒想過的事情。



吃罷晚餐,冒著冷雨回到民宿,沖個涼,喝一口從荷蘭買來的威士忌,好好睡一覺,明天早上,開展我的威士忌之旅。
待續。。。。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