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蘇格蘭:一路向北(三)

2017/8/3 — 14:01

一個小鎮,分別住在兩個不同地方,在民宿住了兩晚,退房前的早上,先吃過蘇格蘭煙燻三文魚muffin,然後回房間拿行李,把鎖匙交回屋主,臨行前說一句:(Come on you BLUES)

(前文提及過,屋主是愛華頓球迷,CYOB一詞,是愛迷用來互相鼓勵。)

廣告

踏正早上十一點,有部私家車駛到民宿門口停下,司機下車,表明來意之後,便拿著我的行李到車尾廂。

Glenmorangie House,我來也!

廣告

這次入住酒廠附屬的大宅,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

Glenmorangie House本身是建於十七世紀末的大宅,司機對我說大約在1680年建成。那時候中國的皇帝為康熙,英國的國王為查理二世。三百多年的歲月,對整個宇宙根本是微不足道,但對人類來說,已經是上幾代的歷史了。



由民宿駕車到大宅,需時大約二十分鐘,來到門口,四周的黃花在初春的寒意下隨風飄揚,陰暗的天氣凸顯出它們的頑強生命力。



甫下車,大宅的服務員隨即走出門口迎接,說我的房間還未準備好,不如先在客廳休息一下,兼飲兩杯?

闊落的客廳,自然光折射進來倍添柔和感覺,酒櫃上的Glenmorangie,井然有序地排列著,你想喝那一瓶?自己來吧。唯獨是沒有Signet,始終是酒廠的皇牌,豈能輕易出鞘?

喝過今年的限量版Bacalta,步出門外花園,深呼吸空氣,大地正在慢慢地甦醒,但是天空依然灰暗蒼茫。

吃點小食之後,又要準備上路,往Glenmorangie酒廠,說起上來有點奇怪,之前住上兩晚的民宿,與酒廠的距離只是大約兩公里,但是大宅與酒廠之間,駕車差不多要半小時。

香港開埠於1841,Glenmorangie成立於1843,數十年後改建成今天的樣子,長頸鹿是其標誌。



先在精品店打個轉,美女朋友IC,曾叮囑我幫她買條領呔,我問:(有咩咁特別?)

IC:(Thomas Pink出㗎。)

我自己有兩件Thomas Pink恤衫,質料不錯,穿上多年也沒有走樣,不過未擁有過這個牌子的其他產品。

臨出發前,IC說她已訂,不用麻煩我了。

拿上實物,橙色是代表Glenmorangie,難怪上次見到酒廠的大使Dr Bill Lumsden,條呔是橙色。精品店還有Thomas Pink的Polo shirt,噢。。。。。還是算罷,不是我的style,除非我捧荷蘭國家隊。



不久,酒廠女導遊過來打個招呼,首先介紹一下酒廠的背景,再帶我遊覽酒廠,基本每間酒廠釀製威士忌的過程大同小異,最初的發芽、糖化、發酵、蒸餾、熟成五個部驟。

Glenmorangie為何叫長頸鹿?全因它們的蒸餾器,有如長頸鹿的外表,釀出來的威士忌特別純滑。



去到最重要的一環,在Warehouse品酒,是威士忌之友人生之中,起碼體驗一次,我已經體驗過幾次了。

酒廠經理Andy拿起兩個杯,一杯是first filled American Oak,一杯是second filled American Oak,首先是試飲frist filled,問我覺得怎樣?

我:(雲呢拿啦,蜜糖啦,椰子啦,水果啦。。。。。。)

再試第二杯,又問我。

(檸檬味都幾突出。。。)我不太肯定,但又不想失威地回答。

Andy將兩杯酒倒進同一個杯,說這是Original。

最後,我與另外來自香港的團友,坐在品飲室,試三款威士忌,全部我一早喝過,不贅。

酒廠之旅完結回大宅的途中,與司機閒談,慶幸他的蘇格蘭口音不太重,我還聽得懂,由威士忌到旅遊,甚至足球。。



在大宅工作的服務員,真的百足多爪,一兼數職也游刃有餘,回到大宅,房間已準備好了。

沒有時下的現代化精品式設計,除了BOSE喇叭之外(其實也不很現代啦,插頭是iphone 4/ipod,我的iphone 7 plus,變成無用武之地,幸好我自己有帶藍芽喇叭),處處都是古典味,或許有些人覺得設計有點過時,但是住在數百年歷史的大宅,正正想要這種老派呀。

晚飯前,先參加大宅的Signet品飲會,由年輕的女服務員主持,拿著耳機以聲音導飲,有如身歷其境,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地上趟著,喝著咖啡朱古力風味濃郁的威士忌。



喝過雞尾酒,步進飯廳,期待晚飯的來臨,看過是晚餐單,非常吸引。

加入了Lasanta威士忌的鵝肝醬,有平衡其肥膩之妙,我對同桌的住客說:(香港有飯店用呢隻威士忌嚟焗生蠔!)連同我一行九人,不是來自亞美尼亞就是俄羅斯,總之就前蘇聯啦。

烤焗蘇格蘭Halibut,鮮味簡單直接。



鴨巴甸牛肉是絕對地高品質,人在蘇格蘭吃蘇格蘭牛,理所當然,全賴上天給予他們得天獨厚的資源。



吃過甜品,一眾人移師客廳,坐在火爐前,細心欣賞服務員以風琴演奏出蘇格蘭之音,人生幾何?

與其他住客說聲晚安,返回房間,帶著微醺狀態入睡,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小寶依靠在我身旁。

第二朝醒過來,驚覺南柯一夢,眼睛張開身邊,是空無一人。



刷過牙便到客廳吃早餐,自助形式頭盤琳瑯滿目,穀物、風乾肉、芝士、胃口小一點的話,只吃這些已足夠。

當然我豈能滿足於此?主菜是全天候蘇格蘭早餐,有我最愛的黑布甸與Haggis,每次來到蘇格蘭,不吃不心息,像香港茶餐廳早餐吃個沙嗲牛麵一樣理所當然。



好了,吃到捧著肚子返回房間,梳洗後準備離開大宅,出發前有關方面問我,會否有興趣參與其他活動?

結果,在坐火車南下格拉斯哥之前,先到尼斯湖遊船河。



但是,水怪在那裡?

一小時的船河後踏上歸途,在Inverness的火車站與司機道別,先把行李寄存在火車站,偷些時間在這個全英國最北的城市遊覽一下。

在TK MAXX買了些內衣褲(沒錯,我每次去英國,都會嚟呢間大型outlet買襪買底褲,真係平L到喊呀!),在精釀啤酒吧喝了三杯啤酒,(詳情請按這裡)帶著強烈的煙燻啤酒氣味,回到格拉斯哥去。



數小時的車程裡面,想起下星期出街的報紙專欄文章還未寫,於是打開電腦,借火車的WIFI,用一小時寫好了一篇專欄文章,鬼叫我在大宅完全放鬆,連稿件也忘記了寫。。。

拍檔E先生見狀,提醒我下星期三,是公眾假期。。。(都市日報每逢公眾假期休息)

Fxxk。

(完)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