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蘇格蘭:一路向北(二)

2017/7/26 — 20:50

在蘇格蘭北部小鎮Tain渡過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被窗外的自然光照醒,看看手機顯示的時間,清晨六點三十分。

倒頭再睡一會,八點才起床,梳洗後到民宿地下的客廳,等待一日元氣之始 - 早餐。

廣告

民宿主人見我身穿愛華頓球衣,便搭起訕來:(愛華頓,我都係來自利物浦!)

他指著牆上的Albert Dock油畫,道出自己的背景。

廣告

難怪他的口音一點也不Scottish,而是不算很重的Scouse腔。

我問他:(咁你係捧利物浦定係愛華頓?)

屋主:(愛華頓,不過唔算好迷。)

至於他為何由老遠的利物浦,搬到上來蘇格蘭北部的小鎮?我沒有追問下去,深信每個人離開自己的地方,總有不同的理由,只要追求自己理想的生活,沒有甚麼對不對。

我提及自己退休之後,有意在蘇格蘭北部買一間房子,兼營民宿,渡過餘生。香港的生活實在太過緊張,加上越來越大陸化,當初鄧小平說過的五十年不變,由1997開始,2047是大限,那時我已經年過七十。。。

我產生這個念頭,全因這位利物浦人。



吃過美味的蘇格蘭早餐,便要動身出門,這天的主要行程,就是到訪小鎮內兩間威士忌酒廠,其中之一間。

Balblair,是全個蘇格蘭,歷史最悠久的威士忌酒廠之一,建於1790年,後來到十九世紀末重建,成為今天的樣子。

我沒有車牌,當然沒可能自駕遊,唯一一個途徑由Tain到酒廠,就是乘坐巴士,路程很短,大約十多分鐘。

不過巴士班次極之疏落,差不多三小時才有一班車,所以出門前要留意巴士的班次,否則要徒步前往,如果以我的跑步速度,最快要四十五分鐘,慢步的話。。。。你自己計啦。



下車後還需步行大約十分鐘,見到酒廠,冒著三,四度的寒風,終於來到堅盧治的電影 - 智取威士忌,其中一個外景地點。

有看過該電影的朋友,應該對男主角潛入酒廠,在價值連城,準備拿去拍賣的酒桶,抽掉了一小部份,企圖以高價轉售圖利的一幕,留下極深印象,這是電影最重要的場面之一。

出發前先經酒廠的網站,預訂酒廠的advanced Tour,以PayPal過數,方便快捷。



當日為數十多位團友,好不熱鬧,之前有兩次酒廠遊歷經驗,只得我一個人。

上年在Bruichladdich,酒廠的導遊對我說:(你係今日的VIP,因為只得你一個人。)

結果由講酒,最後變成講波,妙哉妙哉。

有人問過我:(其實威士忌的做法大同小異,使唔使每年都特登花咁多時間金錢,到唔同酒廠參觀?畢竟大家都只是威士忌。)

我:(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當你喜歡一件事物,你就會喜歡得義無反顧,威士忌已成為我的生命之水,既然飲水就要思源,這個簡單不過的道理,小朋友也明白。

單是每一個產區/每一間酒廠釀製出來的酒,風格總有大大小小的不同。最明顯的例子,艾雷島威士忌的特性是泥煤風味。

蒸餾器的形狀,亦是主宰了威士忌的酒質,長身如格蘭傑,蒸餾出來的酒會較順滑,頸短身闊的蒸餾器,得出來是比較厚身,強橫的身段。

這趟酒廠旅程,先由一段短片開始,介紹酒廠的背景,由十八世紀末營運至今,二百多年的流金歲月,長流不息,絕對稱得上經典。



酒廠的一角掛上電影智取威士忌的海報,不知道有多人,因為看過部電影後慕名而來?



威士忌生產主要是五個程序:Malting、Mashing、Fermentation、Distill、最後是注入橡木桶熟成。沿用Inverness出產的大麥,經過發芽,糖化再發酵,未蒸餾前的汁液,基本上與喝啤酒感覺差不多。



年產一百八十萬公升的蒸餾器,頸短身闊,與鄰居的格蘭傑,是兩種不同的風格。長頸鹿與大肥佬,各有捧場客,無須為誰比誰的出品更好而爭辯下去。



每次參觀酒廠,最令人引頸以待的一刻,莫過於走進warehouse。欣賞著正在沉睡的酒桶,不斷想著裡面的琥珀色之液,正在處於甚麼狀態?



每一個酒廠的最年輕出品不一,蘇格蘭人規定最少熟三年才能推出市面。Balblair以威士忌蒸餾的年份作標記,暫時最年輕是2005年。



只能遠觀不能褻玩,這個tour並不包括from cask to glass的試飲,處處鄉村處處例,或者參加一些更進階級別的tour,方可一親酒桶香澤。



來到最後環節:品飲。若只是參加最基本的distillery tour,只包一杯入門酒,我的是進階版,所以有三杯不同年份的威士忌品嚐。



首先由最年輕的05開始,經過波本桶熟成的年青人,先給予大家清新的雲呢拿、點點煙燻,但不太明顯的印象。酒身帶辣是年青波本的氣盛表現,水果與蘋果批的香甜的確令人心花怒放。

酒廠的女導遊說:(呢杯對我嚟講,係一杯morning dram!)

她說得沒錯,但只欠一碟英式早餐,否則便完美。

接著是99年,先在波本桶浸淫,後過雪莉桶,首先的糖果、蛋糕、焦糖的香氣,正在道出其身世。濃甜的焦糖、蜜棗、dark fruit、雲呢拿的味道,一直延伸下去,餘韻頗長的波本雪莉混血兒。

最老的90年,品飲之前,先想想身邊有幾多位朋友,是在這一年出生?

聰明伶俐的酒店公關H?擁有模特兒身型,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前女主播L?很甜的CBC(Canadian born Chinese)V小姐?

同樣先在波本桶成長,最後的歲月在Oloroso桶渡過。一開頭的咖啡、朱古力、拖肥等等味道一同進擊,複雜但不混亂。味道與香氣連成一線,還有水果的香甜作點綴,不慍不火表現老練,像一位充滿人生經歷的中年漢,如果還是單身的話,那一定是鑽石王老五。

從來都覺得喝著本命年的酒,特別有感覺,當然我不是1990,但很有興趣知道,當她們喝著我手上的Balblair 90,可會與我同一想法?



去到酒廠之旅尾聲,在商店看看有甚麼紀念品,最理想的當然是自己裝瓶,原桶直出的威士忌!

2002蒸餾的佳品,急不及待自己動手,看著由入樽到封口,在酒標上簽名,是絕佳的紀念品。



文中前段提及過,因巴士班次疏落關係,我在酒廠的接待處小睡了一會。到差不多時間,便步往巴士站,沿路沒有人,只有牛與羊,那就是村上春樹的著作 -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封面的景象。



回到Tain,天色放晴,與昨天的雨雪夾集的惡劣環境,成強烈對比。



隨便在鎮內亂闖,最後在民宿附近的TESCO,買了一點飲品與食物才回去。(每次去蘇格蘭,是我一年之內,喝得最多Irn Bru的日子)整晚沒有出外,留在民宿聽著歌寫文,吃的只是TESCO的特價沙律,與Walkers薯片。,作為部落客/專欄作家,人在旅途也不能完全鬆懈。
可能我真的討厭喜歡寫文吧?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