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蠢得起

2015/6/1 — 6:30

有些人被批評後,會感到無地自容,於是用錢築起最後的防線,試圖捍衛自己的尊嚴。這些所謂有錢人,有時候真的窮得只剩下錢,沒有什麼品味或知識可言。呢個世界,唔係有錢就大晒。有錢還有錢,知識還知識,品味還品味。

認識一位朋友,他有句口頭禪:「你知唔知要幾多錢呀?」純看文字,很難領會到他的語氣。「你知唔知要幾多錢呀?」不是詢問,而是反問、設問、質問。這個朋友很喜歡買東西,差不多每個月都有一兩件非買不可的心頭好。但他的品味實在讓人不敢恭維,所以每次他花了一萬幾千,甚至乎十萬八萬,買下一件衫、一個袋、一隻錶、甚至乎一部車之後,我們幾個朋友就會忍不住跟他說:隻顏色咁核突嘅?個款咁「娘」嘅?啲花紋成個阿叔咁嘅?

從我們的批評,你大概可以想像到這個朋友跟我們是很熟的,不然我們也不會膽敢做個如此口沒遮攔的好事之徒。除了這個朋友的品味真的奇差之外,我們經常毫無保留地對他進諫的另一個原因,是他每次受到猛烈評擊之後,那個反應都是很 cutie 的。脹紅的臉露出青筋,眼角肌肉不自覺地猛烈跳動,兩片嘴唇微微地開開合合,最後在五秒之內,他就會忍無可忍說:「呢件衫個 pattern 似阿叔?你知唔知要幾錢呀?」

廣告

為什麼提起這個朋友?因為最近在公司,也遇到一個跟這位朋友差不多的同事。性格很像,語氣也很像,讓人吃不消。為方便敘述,就叫這位朋友做 Richard。通常呢啲角色,除咗 Richard 之外,都唔會有第二個更適合嘅英文名。

話說,有兩位倫敦同事將會來香港協助某些事宜,計劃待好幾天,工事上的行程早已安排妥當。下星期三,我、Richard、還有兩位香港同事約好跟這兩個倫敦訪客一起晚飯。既然有朋自遠方來,當然要選個靚地方好好招待一番。於是,有份吃飯的其中一位女同事就發了電郵給我們三個,也 cc 了兩位秘書,主要是為這次飯局提議地點。電郵內容全部英文,我嘗試用最貼近的語氣翻譯。

廣告

「我 assume 中國菜好過日本菜啦 right?金葉庭,七點半六位, ok?」女同事一號問。過了十五分鐘,女同事二號快人快語:七點有 call,you guys go ahead first,預我八點三到。正當我想回覆和議之際,Richard 早我一步說:「Why not 福臨門?」坦白說,我也覺得福臨門是一個不錯的提議,於是我說「金葉庭和福臨門都一樣好」,兩個選擇也沒問題。

怎料,他之後竟然這樣回答:「金葉庭同福臨門一樣咁好?You must be joking,嚟香港食中國嘢,仲有邊度好得過福臨門?」嘩,呢吓真係火都嚟埋,I must be joking,咩態度?一路都知呢個 Richard 出名寸,但勢估唔到係寸成咁。仲有邊度好得過福臨門?言下之意,是福臨門全港第一?香港吃中菜的地方何其多,福臨門憑什麼是第一?於是我說:「與其要吃福臨門,為何不帶他們去家全七福?」福臨門的故事,很多人都應該聽過。因為家族成員出現意見分歧,福臨門的其中一位股東、負責管理廚房的「七哥」,另起爐灶,開了家全七福。

Richard 一聽家全七福四個字,很大反應:「福臨門已經咁多十年,家全七福開咗幾耐?呢間邊會夠福臨門正宗呀?」人哋七哥,毛都未出齊就跟住老豆學廚,家全七福又豈有「不正宗」之理?再者,福臨門以前喺日本、大陸嘅分店,而家都改晒名做「家全七福」,話家全七福唔夠正宗嗰個就真係唔夠正宗。本來好哋哋約食飯,而家搞到翻來覆去二十幾個 email 都未有定案。女同事和女秘書見到兩個傻佬你一言我一語,肯定喺度陰陰嘴笑食花生。

最後一個 email,Richard 出皇牌:「如果福臨門唔正宗,大劉就唔會而家都仲日日去食啦。」大劉去食又如何?大劉腦筋快、賣樓叻、投資準、個人出晒名有情有義、生出嚟個仔仲識得教人唔去日本旅行就買到樓,但那又如何?有錢人就代表識食嗎?你有錢過我,就代表你比我更懂得何謂美食?

我最後的回覆:「假如一個人的身家與其飲食品味成正比的話,那家全七福就肯定比福臨門更值得試。你不可能不知道吧?自從家全七福開檔後,郭鶴年先生已經不去福臨門,改為幫襯七哥了。郭生有錢啲,定劉生有錢啲?你唔會唔知掛,Richard。」

付得起錢,並不等於你識享受,有時只代表你蠢得起。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