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血腥的貿易──象牙與犀牛角

2016/2/24 — 9:00

被擊殺、搶去犀牛角的犀牛被棄屍荒野,死狀淒涼。

被擊殺、搶去犀牛角的犀牛被棄屍荒野,死狀淒涼。

【文:岑悅君;圖:香港電台】

走私野生動物產品備受詬病,但作為國際大都會的香港仍可進行象牙貿易,不時遭受批評。有錢人的消費喜好,有時一般人都無法理解。殺害動物取走屍身上某些部分,打磨雕刻,收在陳列櫃中作炫富的「藝術品」,其實是一室看不見的鮮血和亡魂。

大大小小的象牙雕塑品,可以在香港的象牙店自由買賣。

大大小小的象牙雕塑品,可以在香港的象牙店自由買賣。

廣告

象牙雕塑成為中國富豪收藏投資的新貴。

象牙雕塑成為中國富豪收藏投資的新貴。

廣告

因為對象牙的需求,非洲大象的數目由1900年約一千萬隻,銳降至2015年的四十七萬隻。 南非犀牛因為頭上的角,也遭遇相同的命運。因為富人的欲望,走私象牙和犀牛角禁之不絕,這些地下生意更成為犯罪組織,甚至恐怖分子活動的資金來源,結果指向動物的槍頭輾轉指向世人的額角。

一頭犀牛被偷獵獵人槍殺,為的是要割下其面上的犀牛角,以作販賣。

一頭犀牛被偷獵獵人槍殺,為的是要割下其面上的犀牛角,以作販賣。

過去數十年中國䠇起,象牙成為不少中國富豪炫耀財富的工具。一位專為富豪管理藝術收藏品的安先生坦言,人類要炫耀自己的身份地位,獵殺野生動物是展示能力的一種方式。他甚至認為「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人類理所當然地有權對動物做任何事情。若人類對動物生命毫無憐憫和尊重,又怎會為自己滿手鮮血的暴行作出反省。

現代象牙雕刻改用牙醫電鑽進行,令象牙雕刻變得工業化,將大象趕入絕路。

現代象牙雕刻改用牙醫電鑽進行,令象牙雕刻變得工業化,將大象趕入絕路。

除了炫富,知識不足也是害死動物的原因。隨著經濟發展,越南人對犀牛角的需求在千禧年代急劇上升,全因越南人相信犀牛角具藥用價值。越南犀牛角用家杜淮指出五十克的犀牛角,價值高達三、四千美元,折合二萬多至三萬多港元。用家們相信食用犀牛角有排毒的功效,對任何病痛都有幫助,又指越南民間流傳一些高級政要等人,也是靠犀牛角治好癌症,即使研究早已經證實犀牛角並無任何療效,成份只是角蛋白,和指甲一樣。無知和貪欲,令無辜的野生動物死於獵人槍下。

越南人相信進食犀牛角有助身體排毒,醫治重病,因此犀牛角價格暴升。走私份子用盡方法偷運犀牛角入境。

越南人相信進食犀牛角有助身體排毒,醫治重病,因此犀牛角價格暴升。走私份子用盡方法偷運犀牛角入境。

然而為這些人而死的豈止動物。因為利潤豐厚,跨國走私動物生意已經成為部分恐怖分子的活動資金來源。此等生意更成為繼毒品和軍火之後,最賺錢的黑市生意。非洲一些叛軍組織,例如烏干達聖主抵抗軍、索馬里青年黨民兵也有涉及象牙走私,據稱後者更有達四成活動資金是來自象牙。大象的犧牲被轉化成恐襲用的武器,導致更多平民慘死。

走私野生動物狩獵品利潤豐厚,犀牛亦成為被獵殺的目標。

走私野生動物狩獵品利潤豐厚,犀牛亦成為被獵殺的目標。

面對黑市走私動物狩獵品禁之不絕,要保護大象、犀牛和其他野生動物,專家想出其他出路。透過經濟支援政策改善居住在動物棲息地附近村民的生活來保護動物,成效立竿見影。在肯亞北部成立的「北部草原信託基金」是個令人鼓舞的例子。基金在瀕危動物保護區附近的村落,僱用村民成為反偷獵小組人員,又以各種生活津貼鼓勵村民舉報懷疑偷獵活動,令當地偷獵動物的活動大減三分之一。除了野生動物被殺害的情況有所改善,保護動物更令當地的形象提升,對發展生態旅遊也大有幫助。

因為人類獵殺大象,南非大象的數目由1900年約一千萬隻急劇下降,至2015年剩下不足五十萬隻。

因為人類獵殺大象,南非大象的數目由1900年約一千萬隻急劇下降,至2015年剩下不足五十萬隻。

跨國動物走私活動被恐怖組織操控,當中暴利成為恐襲活動資金來源。

跨國動物走私活動被恐怖組織操控,當中暴利成為恐襲活動資金來源。

事實證明犧牲動物的性命只能為不法份子、商人帶來暴利,少些血腥和殘暴,與動物和平共處其實一樣能積聚財富。回望香港,最近港府的施政報告提出禁止象牙進出口、淘太本地象牙貿易和加強打擊非法象牙走私活動,若政策落實通過,不單有助拯救瀕臨絕種的大象,更可除去香港被評為象牙貿易中轉站的惡名。

經過多年努力,有十個國家銷毀象牙存貨。2015年,美國、中國和香港亦加入打擊非法象牙貿易的行列。

經過多年努力,有十個國家銷毀象牙存貨。2015年,美國、中國和香港亦加入打擊非法象牙貿易的行列。

 

--

香港電台外購電視節目《綠上行3》第三集「大象與犀牛的未路」,將於2月24日,星期三晚上9時,港台電視31播映;部份集數於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