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衛蘭的愛情三部曲:從《我懷念的你》到《街燈晚餐》

2016/2/24 — 9:49

衛蘭(資料圖片)

衛蘭(資料圖片)

由《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及《羅生門》所組成的「麥浚龍三部曲」,其流行程度曾經一時無兩,相信大家定必耳熟能詳。個人認為,「衛蘭三部曲」絕對不會比「麥浚龍三部曲」差。

Janice跟Juno的三部曲,兩者分別出自同為金牌填詞人的「夕爺」林夕及「潮流教主」黃偉文的手筆,可說是「兩個偉文」之間的角力。衛蘭的愛情三部曲,由《我懷念的你》、《他不慣被愛》以及《街燈晚餐》三首單曲組成,收錄自衛蘭的粤語專輯《Imagine》。這三首情歌,分別代表了愛情中三個不同的階段──年輕時任性坦率的puppy love、對另一半死心塌地的痛愛以及愛情與麵包的抉擇。

廣告

第一部曲:《我懷念的你》

現在的你,會懷念小時候跟你一起「將爭吵當玩意」、「輕率講我願意」那個任性坦率、「口吻未成熟」的他嗎?

廣告

現在的你,會懷念年輕時那種無所顧慮、誓要雙雙對對直到永遠的愛嗎?說到這裡,不由得想起Gin Lee李幸倪《雙雙》中,填詞人林若寧所寫的那兩句歌詞──「我臉頰小小你亦個子小小發誓畢生永誌」以及「雙雙嚮往戀愛這大志」。

可惜的是,這些幼時對愛情的憧憬,都無法一一實現;當初彼此之間的再三承諾,也無法一一實踐。最遺憾的,是大家並沒有牽著彼此的手,一起走往後的路。這種失落之情,尤見於最後的兩句歌詞:

「當天的我在深愛中,不忍將這結局猜中。」

與其說當初熱戀時沒有猜想過會有如此的結局,倒不如說早已猜到,卻不願接受而已。或許,小時候那種純真的愛情,今後只能在記憶中再次找尋。

(衛蘭 - 我懷念的你)

第二部曲:《他不慣被愛》

個人認為,《他不慣被愛》的歌詞是三部曲之中填得最好的。

歌詞中的第一句「虔誠奉獻,學會退讓,凡事亦替他來設想」,以及最後的一句「錯在你,這麼死心塌地到像奴才,認真正是要害」,不但能夠首尾呼應著,更帶出了整首歌非常核心的核心思想──當你全心全意為對方付出自己的所有,,以為能夠打動到對方時,卻怎料「他不慣被愛」,甚至「誰願受你恩情去鼓掌」。

這個時候,你便開始感到迷茫,並對自己一直奉信的「盲目奉獻」、「凡事替他來設想」這個既可悲又可笑的愛情觀,作出一次又一次的反思。究竟,自己在愛情的方面上,是否過於認真?自己的過份主動,會否令情人過度負重,反而無法適應?男孩子是不是都「天生愛競賽」,喜歡玩「角力追逐」的遊戲,而且「越難越滿足」?

Chorus中最後的一句「認真正是要害」,有如畫龍點晴般點出了那種帶著苦笑的無奈;亦有如「師父明白了」般看透了世事。有些男孩天生崇尚自由,不習慣女方那種近乎甚麼都要管的的過份熱情。女方過於主動,卻令男方變得冷淡。這種情況,亦有點像許廷鏗《螞蟻》中的那句歌詞──「難得我竟這麼死心塌地,都可把感情摧毀」。

或許,這種世事的看透,是需要用無情的情傷換來的。

(衛蘭 - 他不慣被愛)

第三部曲:《街燈晚餐》

經歷情傷後,痛定思痛,要面對的便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愛情上的dilemma──麵包與愛情的抉擇。

究竟,你會選擇活在當下,忘記那些甚麼麵包的道理,跟所愛的人「挽你手,也只因想挽手」,「陪你到處吃街燈晚餐極歡喜」?仰或是為了將來的生活着想,跟一個只能提供「麵包」給你的人走在一起?

隨著女士們的年歲漸長,這種內心的糾結也隨之愈難擺脫。相信要迫使一眾患上了「選擇困難症」的人士二擇其一,定必十分痛苦。不過,「難道是為了安置未來才愛你,誰要計算過安享晚福便一起」這兩句《街燈晚餐》中的歌詞,已然道破了一切。

(衛蘭 - 街燈晚餐)

小結

三首單曲配以梦大師夕爺一針見血的填詞風格、衛蘭獨樹一幟的咬字方式,可謂十分有味道。聽完了「麥浚龍三部曲」,不妨也來細味一下由衛蘭深情演繹的三部曲,聽著衛蘭細說的愛情故事吧。


作者Facebook專頁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