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衣道

2015/3/23 — 6:30

方卓如日前在信報撰文說:「後生仔未夠錢供樓,會儲錢買架車。車都未有錢買,會儲錢買隻錶。錶,係男孩變男人的一個成人禮標記。」方生的理據不無道理,但我會話係 yes and no。那些年,葉朗程的成人禮標記,不是一隻錶,而是一套西裝。

我也喜歡錶,但對於中環人來說,一隻錶的重要性,實在遠遠不及一套西裝。好簡單,錶唔帶,冇人覺,但係西裝唔著,根本冇可能。別人看你,第一樣看到的必定是你穿的西裝,而不是你戴的手錶。如果要將返工搵錢比作打仗嘅話,我們的戰術就是口才、舉止、應變和知識的結合。戰術好複雜,武器卻只得一樣,就是西裝,以及腳上的皮鞋。既然是唯一的武器,當然有講究的必要。

「西裝嘅嘢,啱身就得啦,使唔使講到武器咁嚴重呀?」如果你不是前線的「銷售人士」,也許真的沒有講究的必要。但如果你是負責搵生意的話,尤其是要做超級有錢人生意的話,let me tell you straight up,無論你賣嘅嘢有幾驚天地泣鬼神都好,at the end of the day,你要 sell 的其實就是你自己。

廣告

無論邊行都係咁,你嘅 product 越難 sell (即係你嘅 product 越廢),你之後分到嘅 commission 就自然會越高,這是所有佣金制度的必然玩法。即係話,呢個世界上有好多產品,唔係話擺上架就會有人攞落嚟買,而係需要有人喺旁邊將呢個產品嘅價值煲出嚟。所以,賣唔賣到嘅關鍵,根本唔關個 product 事,you are the key。

同一句對白,對住同一個客講,但係由兩個唔同嘅銷售員講出嚟,結果可以係天淵之別。當中的變數,當然有很多,外表只是其中一樣,但外表的重要性到底去到邊度,冇人可以量化。講得好聽啲,我是一個對自己有要求的人;講得白啲,我好 chok,食完飯抹個嘴都要講究姿勢。既然抹個嘴都有要求,更遑論是著西裝。

廣告

對西裝有要求,全中環豈只葉朗程一個。西裝點樣著,不只是一個 personal image,更是一個 corporate issue,所以其實好多公司都好緊張男同事識唔識著西裝。上個星期五的下午,來自一家巨型歐資銀行的二十幾個 bankers,浩浩蕩蕩走入 Ralph Lauren,就是為了要跟那裡的男士服裝專家學著西裝。如果你去過中環這家 Ralph Lauren,你會知道它共分兩層,二樓那層就是專賣西裝的,喺呢層裏面仲有個 mini bar,任飲任食。下次喺中環行街行到想唞吓,可以上去扮買西裝,食個 brownie 飲杯橙汁嘆世界。上星期五,呢層就係畀呢間 bank「包起咗」,由西裝達人 Ethan 教呢班 bankers 穿西裝之道。

一套西裝要啱身,太大太細都唔得體,呢啲廢話,唔使我講你都知。況且,套西裝應該做成點,唔係你需要知嘅嘢,因為呢啲係個裁縫嘅責任。一個好的裁縫是如何煉成的?幾十年前,澳門的慈幼會 (Salesians) 辦學校,專門培育好像木工和裁縫的專業人士。聽聞,那班裁縫學師,未學做衫之前,就是要先學食芝士飲紅酒。點解?因為佢哋首先要知道什麼是生活品味,才可以為一套西裝注入靈魂。嘩,聽到都覺得 high。慈幼會有幾巴閉?世界知名的時裝設計師 Alexander McQueen,就是在意大利慈幼會學師的。

一套西裝靚唔靚,唔止要睇佢夠唔夠「挺」,因為「挺」其實唔難做到,車多幾塊布喺裏面,一定夠挺。但問題是,布多了,就不夠輕。一套靚西裝,一定要夠輕,然後輕得嚟又要夠挺,這就是學問。呢種學問,就解釋咗點解用同一隻布料,舉個例,Loro Piana 嘅 150 針布,有啲裁縫會收萬五蚊,有啲收萬八,有啲收兩萬二都覺得計平咗畀你,分別就是在於他們的手工。

Ralph Lauren 的 Ethan 說,手工好唔好,除咗係技術之外,亦都講求嗰份心機,即係付出嘅時間。佢話一套全人手做嘅西裝,要用大概 45 個鐘頭,所以如果有啲裁縫同你講三日裏面起到貨,質素肯定好到嚇死你。嗰份「心機」值幾多錢?就舉 Ralph Lauren 嘅西裝為例。

Ralph Lauren 嘅西裝有兩條 line,一條叫做 Black Label,一條係 Purple Label。兩條 line 有乜嘢分別?Black Label 萬幾蚊有交易,Purple Label 嘅最低消費係四萬。除咗兩條 line 用嘅布料唔同之外,呢兩條 line 嘅西裝,係出自兩班完全唔同裁縫嘅手筆。簡單嚟講,Black Label 接嘅單會多啲,所以做每套西裝嘅時間會少啲,而 Purple Label 嘅裁縫就會用好多時間做一套西裝,淨係兩個鈕門都可以做兩日。

葉朗程幫 Ralph Lauren 賣緊廣告?黐線,我會唔會呀?可以同你講,就算我有五十億身家都唔會四萬蚊買套西裝。香港有好多出色嘅裁縫,搵佢哋做,淨係一半價錢已經買到 Purple Label 嘅質素。不過,品牌嘅嘢,有 mark-up 好正常啫,Ralph Lauren 做得啱喎。起碼 Ralph Lauren 唔會好似某女裝品牌咁,減價兩成,整 cheap 哂自己。最搞笑係,竟然仲會有咁多人一窩蜂去排隊,人哋整 cheap 自己個 brand,你就走去排隊搶,整 cheap 埋自己。即係點呀?話畀人聽,正價我買唔起㗎,減價就抵喎。如果買名牌買到咁 cheap,不如學王菲孭個 Jansport 算啦,大方兼老實,nice enough 啦。

雖然唔會買 Ralph Lauren,但係我好鍾意 Ethan 教人點樣保存西裝。一套西裝,切忌連續著兩日,因為著完一日西裝,套衫會變得「濕濕暖暖」。所以,著完一套西裝之後,最好就係掛好佢,等啲布料可以「返去」佢原來嘅狀態。由此推論,如果你日日都要著西裝,最好有五至六套喺衣櫃。Ethan 仲話,一套西裝最大嘅敵人就係乾洗,所以就算係迫不得已要乾洗,最多都應該係一季一次。

一套靚西裝,就跟一隻靚錶一樣,是可以一代又一代傳承下去的。鞋也是同一個道理,一對普通嘅鞋,喺好耐之後,鞋面同鞋底遲早會分開,到時對鞋就要報銷。但係一對靚鞋,鞋面同鞋底係永遠唔會分開,只要你給予適當保養,可能可以著一世。Ethan 話,Prince Charles 嘅皮鞋,最老嗰對,著咗四十年。

你同強國人講一對鞋可以著四十年,佢哋肯定話你黐線。「幹嗎要穿四十年?我一天買一對新的也行。」的而且確,你求其執個強國人出嚟,都可能有錢過 Prince Charles。但係強國人同 Prince Charles 嘅最大分別,唔係在於錢,而係在於 Prince Charles 會當一對 John Lobb 是藝術品般欣賞,而強國人係會連 John Lobb 都未識讀嘅時候,就已經買咗五十對返屋企,當波鞋著。

買得起,唔使識咁多;買唔起,就算你識得多又如何?強國人的心態,就是這樣的。香港人好蠢,永遠學不懂這份智慧,但願我們能一世 stay foolish。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