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時代選中的 Band 仔

2015/4/20 — 10:09

Spandau Ballet 名字本身來歷已經夠嚇人。樂隊起初的名字是 "The Makers", "Genty",完全沒有個性可言。樂隊一位記者及唱片騎師朋友 Robert Elms 在柏林夜店的洗手間看到這個名字。 Spandau 是重型機關槍,在一次大戰時候,軍人將犯人綁在鐵絲網上,以機關槍掃射,犯人或屍體像在跳芭蕾舞,這個名字非常適合五個在造型上反叛的男孩,結果一時大熱。

電影搜集了許多舊錄像剪輯而成,五個 16 歲少年夾 Band , 19 歲成名出唱碟、巡迴演出中的刺激狂喜、瘋狂以酒麻醉,到有成員作其他嘗試、散 Band 、打官司、重組⋯⋯

Eagles, Wham, Simon and Garfunkle 很多組合的的經驗都相似,片中說組合分開的原因不外金錢、女人、毒品或唯我獨尊,深感認同。每一隊樂隊組成都由音樂開始,一群人同樣喜愛一種音樂,生活願意以樂隊為先,渡過美好時光。

廣告

過一段時間,成員進入不同的人生階段,生活迫人或愛情至上,總有籍口。唯有將樂隊變成職業,才有動力繼續。 樂隊成員除非特別靚仔有型,否則主音總會較耀目,歌迷總集中捧主音,其餘成員能完全放開的總是少數。一隊樂隊中,每一個成員都是重要的,但音樂人總對自己的音樂有信心,被忽略的感覺要有人主動團結才可以繼續,放諸人生、工作、家庭也一樣。

很喜歡片中穿插樂隊與時代的關係,來自工人階級的孩子對戴卓爾夫人上台、強硬對付工人大罷工、 福克蘭島戰爭、在柏林圍牆倒下唱 "Through the Barricades” 、一個人頂住坦克前進的畫面、進入電子音樂時代的困惑,面對不同年代的喜悅或憂慮,寫歌的人是否就可以代表了全個樂隊的看法?分岐在一點一滴積聚。

廣告

樂隊在分裂二十年後仍能冰釋前嫌,重新回歸到音樂路上,實在是對人生永遠能選擇的例證,面對真愛的人和事,只要有人願意踏出第一步,總有重組的希望。

Spandau Ballet 的大熱歌曲 “True”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