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九自治樂園的一件小事

2015/10/12 — 16:31

深水埗後山,居民自治區,老人、小童的天堂,老人使用街坊自製的健身器材,強身健體。頑童在山上奔跑,無憂無慮。想起小時候,沒有電腦的日子。不少是新移民小孩,或許家境一般,有的住在劏房,公園是唯一玩具。幸運的小孩有父母同行,也有的小孩父母為口奔馳,一行四、五人七至四歲朋友,自行聯群結隊上山遊玩。山上的免費娛樂應有盡有 ,單車、羽毛球、 鞦韆...

頑童挑戰難度,玩着「凌空繩索」,繩索的兩邊懸着把手,搭在樹上,一邊的人拉着,另一邊的小孩則凌空在大空淜翔,好不刺激快樂。可惜,四歲的妹妹年紀太小,力度不足,不小心從繩上約二十厘米的空中跌下來,倒地大哭,滿面泥沙與鮮血,連呼︰「痛死我!」小孩和街坊都不知所措,身旁的朋友二話不說拿起紙巾,幫小妹妹止血,按着流血的口唇,妹妹叫聲未停,哭聲振天。朋友逐一細問痛處,「頭有否痛呢?手腳如何呢?」妹妹邊哭邊搖頭,只說「口很痛」。接着她熟練地拿着清水,濕着紙巾,「水有點冷,正好可止血和清洗傷口,我有急救牌照,放心」一手抱起她弱小的身軀,安置在長椅上,妹妹哭聲漸平。朋友弄清楚傷勢,知道只是口唇的皮外痛,沒有大礙,改為安慰妹妺。問她哪裏讀書,妹妹只說自己四歲,答不上學校。問同行小孩,受傷妹妹在哪裏讀書,無一知道,原來他們只是第四次來此玩耍,也不太熟絡。

妹妹止痛後,年長街坊才發現此事,催前看過究竟,讚揚急救的朋友,跟受傷小妹妹說︰「妳遇到靚女姐姐真是好彩,我們都不知點幫到妳」連續說了三遍。

廣告

最後,朋友買新的凍豆漿送給妹妹,飲點冰品,有振痛之用,希望她早點康復。

後山,不知何時,從我們的生活消失。天生天養的童年記憶,也快忘掉。山頭、街道,或許碰上危險,幸好活在舊區,總遇上美麗的人和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