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西里島第一天:意大利之夜

2016/6/29 — 14:17

訂好機票之後,一直都未有搵資料及計劃行程,只知道自己訂了在馬耳他作第一站,然後會沿地中海意大利南面跟Ionian 海周邊上米蘭回香港。一心想,到出發前三幾天再作打算吧。誰知出發前兩三個禮拜忙得不亦樂乎,到了上飛機才可以靜下來想想應該怎樣走。

在馬耳他住了三晚,第四日清晨六點半坐渡輪,經兩個多小時來到西西里東南角的港口Pozzallo,一個很像小鎮的地方,然後再坐巴士上到島東邊的Catania。這是西西里第二大城市。到埗時只是早上十點半,在Old Town廣場旁邊找到一間平價酒店訂了一晚房。原來適逢其會,當晚六點是意大利對西班牙的歐洲國家杯第二階段淘汰戰,當地電視台在旁邊放了一個很大的電視,讓市內居民觀賞比賽。咁好玩的意外收獲當然唔會錯過。十一點開始,又行又坐巴士,在市中心及周邊走了超過六個小時,腳都軟。然後趕回廣場。

廣告

這個城市跟歐洲很多城市一樣都是歷史古城,公元前二千年已經有人在這裏生活,後來曾經被古希臘人及羅馬人管治過,所以市內保留了很多希臘風格及羅馬風格的建築物及雕塑。不過很多已經破爛不堪,保養得不太好。市外圍有一個古希臘形式的歌劇院,不巧正在保養維修,入唔到去。外面睇規模都唔細。

回到廣場,場面認真墟撼。人群中不少人搖著國旗,又有穿上意大利球衣,又有畫到塊面花晒,真係好似現場一樣。問我支持邊隊,我梗係話意大利啦,唔係仲有命?西西里喎,有黑手黨㗎。來這裏的外國人雖然不少,但亞洲人比較少見,一聽到我咁講,即刻當我係上賓,重簇擁我坐在最前面。

廣告

唱國歌嗰陣,同香港真係好大分別。香港人噓又有,唱另外一些又有,搵D怪聲蓋過佢又有。我發覺意大利人唱歌嗰陣,全部都好投入,一齊大聲唱,絕對不嚴肅,重好興奮添。但你又不能說他們不尊重國歌。音樂一起,前邊果幾排原本坐係地上的便即時一齊跳起身,唔使有人指揮,唔使吩咐。我唔識啲歌詞,但唱到後段有好幾句,佢哋就以誇大的動作與聲音,好似玩咁。唱完之後,仲一齊舉臂歡呼。總之就係好高興。

諗返強國唱國歌,歌詞與現實已經完全脫節。唱的時候仲要提高嗓門扮激昂。唱完之後,就要即刻收聲,不能多做任何不必要的動作。搞到咁儀式化,對激勵人心或增加國民身分認同,究竟有冇用?我一直都懷疑。今次現場睇完意大利人點㨾唱國歌,我更加覺得唔應該係咁。老實講,你唱埋我個份,我從來都唔會一齊唱。中國人幾時先至可以唱國歌唱得歡歡樂樂開開心心輕輕鬆鬆?

講到場波,除咗最尾個十幾分鐘,前邊都係意大利比較有威脅。我見到現場有好多十零歲嘅少年人,好多都一路食住煙,一路飲住啤酒睇波。每一次意大利進攻或者西班牙的進攻被破壞,佢哋都會大叫。坐在我旁邊一個看來不足20歲的少年,抓住樽啤酒,每次大家叫嘅時候,佢不單止會叫,重會激動都把個啤酒樽往地下鋤。我幾驚如果爆樽嘅話,碎片會傷到我。

這晚是屬於意大利的,入第二球的時候,全場陷入瘋狂狀態。我即刻企起身,我估有人會以為我同佢哋一樣咁激動。其實我驚佢哋如果跳下跳下是但那個跌倒,到時會俾佢哋壓扁。到完場哨子響起,反為沒有入第二球時咁激動。本來廣場繼續轉播尾場英格蘭對冰島,但係啲人開心到即刻走晒去旁邊的酒吧餐廳飲嘢慶祝,有啲後生仔就搖住國旗,喺廣場週邊幾條街走來走去,又唱歌又狂叫,好似食咗藥咁。

以前睇書話,西西里人同意大利本土人有好多地方好唔同,係唔係仲要觀察落去。但球賽結束,人散之後,但見廣場滿地都是垃圾。紙張,食物殘餘,啤酒樽,其中有唔少係爆咗嘅。從這一點睇,意大利本土人與西西里人似乎冇乜分別。意大利人的散漫、凌亂、粗鄙、熱情、誇張、放任,由北面的威尼斯都南面的西西里都是一樣。

令到這個市出名嘅重有火山,市旁邊有一個全歐洲最大最惡嘅活火山。有歷史紀錄的火山爆發及噴火山灰起碼就有17次,其中幾次將整個城市淹沒。最近一次係2008年,火山灰噴到6000尺。歷史上最長一次爆發係1669年,爆發噴灰足足十年。據當地人講,直到現在,有時在深夜也會見到火山頂部呈紅色。都咪話唔驚!啲人點解仲要返嚟住?唔明!

可能這就是鄉土觀念及鄉土之情了。每一個地方大部份人成長過程中,種種記憶與經歷來都會有一個場景,有一個平台,寄托著很多美好或珍貴的想像與回憶。因此,對成長之地的種種,有一種戀惜與珍愛,其實好正常,而且會代代相傳。愛一片土地,愛一個城市,與愛一個國家,愛一個民族,應該可以不是互相排斥的,甚至可以是互相促進的。但如果硬要破壞一個城市原來的價值與特色,目的只是要成就對更大的國家及民族之愛,咁就無異於迫人入牆角,逼人作取捨,效果可能只會適得其反。

西西里島自從16世紀自願併入意大利之後,四百年來未曾出現過嚴重的分離主義運動。據說意大利政府也一直給予西西里頗大的自主空間。有一段時間西西里島上的地方政權貪污腐敗造成各種各樣問題,令西西里的島民很不滿意。有一種論點認為,正因為當時地方政權的不濟,黑手黨因而可以在島上建立強可敵國的勢力,原因是因為黑手黨作為一個幫會組織,其行事標準比政府更透明、更有準繩、也更能長期貫徹。 如果這是真的,就再一次證明一點,只要政府管治得宜,民心所向,社會太平,那些邪魔外道根本就沒有壯大的空間。當權者施政不公,不足以為民所表率,自然就會有反對勢力及一些激進思潮,令人民離心離德,甚至有人會尋求另建新的秩序。如果當權者不能返躬自省,動輒指責這只是別有用心或受外國勢力操控的極少數人,有時真的需要向當權者指出,為什麼有那麼多個極少數,而不是一個或兩個。

我本來沒有打算在這個城市久留,在飛機時是想沿這路線上到島的東北角,然後坐那一程乘渡輪過海的火車入意大利本土的。但睇完足球比賽之後回想,西西里這麼大,為什麼不多走一些地方看看?起碼應該到島的首府Perlamo看看吧。據說那裏跟 Catania 很不同,有很強的阿拉伯文明跟古羅馬文明融爐的色彩。好,改變計劃,話改就改。一個人旅遊才算是自由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