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天塌下來才懂得活在當下嗎?

2015/5/13 — 23:53

425地震震央Gorkha的房屋嚴重損毁。

425地震震央Gorkha的房屋嚴重損毁。

5月12日中午左右,我在尼泊爾博克拉一所餐廳,剛坐下來正在看菜單要吃甚麼時,突然感到從腳底傳上來的震動。經歷425的大地震以及之後多次的餘震,我清楚地知道這是地震。我本能地跟朋友說一聲:「地震呀!」就二話不說跑出了餐廳的花園。

正當我滿放心的以為只是小餘震一宗時,突然地動山搖,於425當日經歷過,如在大海上遇上猛烈風浪的眩暈感覺又再重現。我心知不妙,低嘆數聲:「Oh my god!」我立即環看四周環境,看到旁邊餐廳的簷蓬在猛烈左右搖晃,懸吊其下的白色球狀燈罩亦不停在上下彈跳。我再看看我身處的花園是否安全,有沒有高聳的建築物。霎眼間,我只見數棵高樹,在猶豫應否立即走到更空曠的湖邊時,大地的晃動已停下來了。

由餐廳中跑到花園的客人和待應均你眼望我眼,為剛才的強烈震動咋舌。感覺上,這一次震動與425當日相約,只是維時較短,相信只有十秒左右,之後收到的消息說這是一次尼克特制7.3級的地震。

廣告

朋友有點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由於我肚子咕嚕叫,故仍如常點菜。我留意到自己,即使是上一次425地震後,我也是抱着這副「生死有命,富貴由天」的態度,甚少被大事情影響我享受人生的興致。是我沒見過人世間很差的事情嗎?可不是,但我總是那麼樂觀,因為我相信,如果我「時辰到」的話,即使走在街上也很容易會有意外,不用等到地震。

我們在震央小村Uttamtari分發物資時,圍繞我們的災民。

我們在震央小村Uttamtari分發物資時,圍繞我們的災民。

廣告

朋友開始冥想人生,他發現,我們真的隨時隨地便會栽在死神手裡,他說:「但世界上那麼多人在不斷推遲他們的快樂啊!比方說,我很多朋友在畢業後,要做一年很纏身和辛苦的實習,他們在想:『好,一年過後,我就可以自由開心了。』可是一年後,他們又想到,要緊握這實習後的黃金機會去找一份好工,他們又想:『好,當我工作一段日子,賺取到足夠的金錢後,就可以開心快樂了!』他認為,這些人都在自欺欺人,他們幻想的快樂可能永遠也不會出現,因為死神將隨時降臨。

我問他:「那如果你很快要死了,你有沒有甚麼後悔和想做的事情?」他說:「後悔倒沒有,但如果我真的明天要死了,我希望打電話給一些特別的人,跟他們聊幾句。」我說:「那我認為你現在就應打這些電話了。」

我人生其中一個左右銘是:「把每一天當做最後一天來活。」因此,我也感到如果現在我要死了,我絕對死而無憾。

村民清澈的眼神和真摯的笑臉完全沒有受地震影響。

村民清澈的眼神和真摯的笑臉完全沒有受地震影響。

可能一生人中,我們有很多事情想做,想去改變世界、改變身邊的人和事、改變歷史、改變一切我們不喜歡的事情。但想想,若果我們真的只有一天的生命剩下來,我們想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只與自己有關係……跟我們愛的人表達自己有多愛錫他們、去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去吃一頓自己最喜歡的菜、以自己最喜歡的方式去渡過這最後一天……

所以其實所有改變都是來自於自己,只有當我們接受自己,不再限制自己去做甚麼、說甚麼、怎麼表達自己時,我們才會看到世界以我們喜歡的方向有所轉變,我們才會開始愛上身邊的人和事,不再埋怨,這樣相信我們都能死而無憾,這樣無論我們身處哪裡,是地震區還是非地震區,我們都無所畏懼。

隨着年月遞增,我們儲下了越來越多恐懼,甚少能活在當下。看到我身處的兒童之家的小天使們天天笑臉盈盈,毫不受地震影響,我希望通過他們的笑臉,也能啟發大家活在當下。

感謝一位前香港義工特別為小天使們訂製了印上他們名字的球衣,單看他們的笑臉已能解千愁。

感謝一位前香港義工特別為小天使們訂製了印上他們名字的球衣,單看他們的笑臉已能解千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