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對生活充滿質疑和敬畏

2015/6/15 — 11:28

學經濟學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對市場充滿敬畏,因為市場有時候是非常冷血和殘忍的。

人活著最重要一點就是對生活充滿敬畏,因為生活是苦的,有多苦,深如巨海,大如須彌。

有的人一生順風順水,幾無波瀾,有的人艱難坎坷,步履蹣跚。

廣告

看著自己最親的人被肺癌折磨的形容枯蒿,在漫長的痛苦磨折中掙紮死去。

看著自己最親的人一生辛苦,幾無幸福,突然嚴重腦溢血,只50多歲就突然去了。

廣告

看著自己最親的人一生都在嗔恨中爭鬥,一生抑鬱,一生不平,百病纏身,30幾歲就突然停止了呼吸。

看著別人春風得意馬蹄疾,自己艱苦執著卻懷才不遇。

四顧茫茫,苦海無邊。

我想找解脫,我的解脫就是宗教。最先找到的是基督教。我也曾每天早上起來讀聖經,讀猶太人在埃及的苦難,讀約伯的天災人禍。

聖經可以說是一部反映人類苦難的史詩,人性從黑暗到救贖的神曲。面對苦難和人性的黑暗,誰都會絕望,聖經給出的終結救贖就是“信主得救”和“死後進天國”。不用糾結,放下自己,把自己完全交給主和死後的天國。

身邊的信徒也多用信主命運就得好轉,疾病就得康復等等諸如此類的神跡為“信主得救”打下堅實的注腳。而關於“信主也沒得救,不信主反而得救”等等這樣的問題,我有好多好多,每每可以問到神父理屈詞窮,這樣子神父和周圍的信徒都會非常氣憤,為什麼一個人可以如此冥頑不靈?可以如此質疑至高無上的主?主是不能夠質疑的,想想約伯質疑主的下場吧。

對主的質疑是絕對不鼓勵的,你常常會為此受到圍攻。神就是對一切疑問的終極解答,你疑惑不代表你可以質疑主,在最疑惑的時候把自己無條件的交給主並信主才是最忠貞的品質,因為你要對神負責,而不是神對你負責。有些時候神父也答不上來,他會說人生有些問題,我們找不到答案,那是因為我們是人,人無法看見神所能看見的世界,我們要承認自己的局限,不要刨根問底,更不要動搖對神的信仰,相信全知全能的神,這就可以了。

人生有痛苦,才有問題,才有質疑,而在基督教裏很多問題我找不到答案,因為人是渺小的,是主的羔羊,有“信主得救”和“死後進天國”的承諾就足以勝過一千個一萬個鑽牛角尖的答案。

坐在船上,在海上航行,海上風暴大作,這些風暴就是人生的痛苦,就是伴苦而生的疑問,而這個時候你只要“信主得救”和“死後進天國”就可以了,別的都可以放下,於是疑問就像火山能量一樣,越聚越多,多到最後可以衝垮你對全知全能的神的忠貞的信仰,如果沒有衝垮,那麼好了,你作為一個基督徒已經到了很高的境界。基督徒如果有修行的話,那麼他最高的一個境界就是當人生伴苦而生的疑問,像火山能量一樣,越聚越多,聚到最後火山爆發,也沖不跨他對全知全能的神的忠貞的信仰。那就是歷盡天災人禍,妻離子散的約伯最後達到的境界。

所以基督教是主修信仰的堅不可摧,不主修智慧的。學問,學問,智慧都是從質疑中來的。於是無法不質疑的我找到了佛教。當我讀到“眾人皆有佛性”,我才明白,每一個人都有佛性,佛就是覺悟的人,如果你覺悟了,你就是佛。信過基督教的人該明白這是多麼富有衝擊性的感受,因為作為基督徒,如果你說我就是神,那麼你就是被惡魔附體了,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但在佛教裏,你是可以成為佛的,這是多麼的不可思議。究其根本,這衝擊力來自於佛並非高高在上的神,他根本就不是神,他和你我一樣,他是人,他是一個覺悟的人。於是解脫苦難,解惑得慧的主動權從神的手裏完全回到了人的手裏,順然間你感覺到了發自自己內心的無窮能量。於是我醍醐灌頂,佛教成了我畢生的信仰。

佛教其實不是宗教,因為所有的宗教都在宣揚人的渺小和神的偉大,而佛教的本質卻在宣揚人的偉大,這世上沒有神屬的救世主,你的救世主就是你自己,這是多麼的了不起。如果按這一層意思來說,真正的佛教徒應該算是無神論者。

既然佛教沒有基督教裏那樣全知全能的神,那麼你在質疑的時候就不用擔心遭到約伯那樣妻離子散,天災人禍的悲劇,儘管質疑開去。佛教甚至是鼓勵你質疑的,很多佛經都是從佛教徒對釋迦牟尼的質疑開始講起的。

佛教修行的一個核心內容就是般若波羅蜜,也就是白話講的智慧。放不下質疑,追求智慧的人到了佛教裏都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除了有神無神,佛教與基督教大不同的地方還有一個,那就是佛教有一套完整的修行體系,這套修行體系涵蓋身口意各方面。身,佛教有自己獨有旳瑜伽術,比如那若六法;口,有陀羅尼念誦,還有調息發聲之法;意,有觀想禪悟之儀軌。除此之外,當然還可以通過大量閱讀佛經來開智慧。

看到這裏,頭疼了吧,佛教的修行猶如大海一般,深不見底,所以窮極一生,恐怕也無法保證自己能達到滿意的境界。然而現在的都市人都特別忙碌,拿不出那麼多時間來嚴格的修行。於是許多人為了修行,拋棄工作,拋家棄子,脫離紅塵,這也給佛教帶來了不好的名聲,那就是佛教破壞了許多美滿的家庭。我也曾為此糾結痛苦。

後來我發現,修行最重要的是轉心,心轉則境轉。心下見性,哪怕是身處父母妻兒柴米油鹽之間,也是東方琉璃世界;心若不見性,哪怕是身處西方極樂世界,轉瞬之間便與刀山火海無異。

我在讀金剛經的時候發現,修心即要修金剛心,忍辱心,慈悲心,持戒心,般若波羅蜜多心。若以此五心為依止,即便每天幹著朝九晚五的枯燥工作,每天為養家糊口的生計奔波,也可以修到明心見性的那一天。紅塵的責任瑣碎枯燥,費心費力,但那是供養與你有緣的眾生,如果因此而苦惱逃避,會很容易誤入歧途。修行不在於你身在何處,所作為紅塵瑣事,還是禪院清修,而在於你依止何心。如果你依止金剛心,忍辱心,慈悲心,持戒心,般若菠蘿蜜多心,則不管你身在何處,所作為紅塵瑣事,還是禪院清修,你都身處禪那境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