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贏先學輸

2015/9/10 — 10:16

Andreas Kontokanis / flickr

Andreas Kontokanis / flickr

有同事告訴我,現在讀中學的孩子記得他們五年級測驗時,我總會在白板上寫的一句 "It is more honorable to fail than to cheat (失敗遠比作弊來得光榮) "。我每次都會不厭其煩地解釋一次這句來自「林肯寫給兒子老師的信」中的說話。我欣慰有孩子緊記至今,因為能學會如何坦誠面對自己的失敗無疑十分重要。環顧身邊很多「輸不起」的成年人,我便更肯定這一課越早上越好。

可是面對著五、六歲的豆丁,總不能就這樣將道理寫在白板上。最好還是用老生常談的方法:從遊戲中學習。今天就分享一個我跟學生都喜歡的小遊戲。

每天上課前,我都必定會提醒自己要為孩子製造一些混亂的狀況。雖然此舉是有點自找麻煩,但當孩子身處於預設的混亂時,他們需要應付的突發事件明顯比乖乖坐在桌子旁多,能夠學的自然更多。所以我每一堂課都會跟他們玩不同的遊戲與律動。首要目的,就是要他們離開那供應無限安全感的椅子和桌子。

廣告

活動完畢,如何命令剛剛玩得興高采烈喘著氣的孩子返回坐位,其實都有其學問。經驗老師會知道,如果當下直接孩子說:「現在請返回自己坐位。」就等於自挖墳墓,因為恆常在「鬥快」狀態的小學生一定會立刻拔足狂跑。要知道當三十個六歲小孩在空間有限的課室裡奔跑,情況其實跟動物大遷徙相似,甚至更震撼;當他們來自四面八方橫衝直撞,意外發生率也極高。所以較有經驗的老師一定會在叫他們返回坐位前先加提醒,實行預防勝於治療。

我則會首先叫孩子先停下來,宣佈我要跟全班玩一個能把他們帶回原位的遊戲。遊戲規則只有一個,就是每人只能用八步返回坐位;我拍一下手,他們才能踏一步。要贏,就要在我拍手第八下之時坐下,太早太遲也算是輸。此時必定有孩子會焦急地問:「 Ms Yu ,我離坐位太遠了,怎麼可能做到?」和「 Ms Yu ,但我就站在自己的椅子旁,如何走?」我邊示範邊提醒他們:「大步和小步都是一步,原地踏步也算是一步。」這樣他們便明白了。遊戲開始前,我會叫他們看看自己椅子的位置,計劃好路線;只得八步,不容有失。

廣告

遊戲看似容易,但因為他們每踏出一步,課室內各人的位置便會隨機改變,此時孩子便需要立即應變,改變計劃好的路線。所以,最後有人成功在第八步之時坐下,也總有人失敗,差幾步才能抵達坐位。

大家都安頓好後,我會問誰成功了?誰失敗了?大部份孩子都好勝,即使他們其實走了十一、二步才能返回原座,也會訛稱自己贏了。這時我會問:「 Are you being honest? (你們都誠實嗎?)」我續說,這個遊戲其實存在很多突發的狀況,所以輸贏並不在我們掌握之中——就像人生裡很多競賽,即使盡了力也會輸一樣——贏可能是因為幸運,輸了也不代表自己比人差。再看闊點,遊戲本身根本不重要,重要是我們如何看待成敗,因為即使同一個遊戲,我們都會有贏有輸的時候。

我再嚐試將道理簡化:

"The best players are not those who win but those who are honest about their failure. (最好的競賽者並非贏家,而是那些願意承認失敗的輸家。) "

孩子聰明,不消幾次遊戲練習便領悟到我的意思。數堂之後,當不能在八步之內完成時,越來越多人會願意舉手承認自己輸了。有時他們臉上仍會顯得不是味兒,但當我問:「還可以嗎?」最倔強的孩子也會聳聳肩說句:「沒關係。」

老師也覺得其實你還未懂也沒關係,只要你們肯一步一步領會競技遊戲中的道理、明白到愛贏與服輸其實是同等重要的情操,長大後便能紮實地靠自己走很遠的路。最後也許更會發現,管你們有否在起跑線上贏過,要成為人生終極的贏家,原來要先學會輸得起。

相關文章:

為孩子留白已變成罪過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