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親情和倫理

2016/1/3 — 11:45

古往今來的家庭觀念,有各種文化差異,亦有漫長的歷史演變,要深入淺出地清楚說明其中種種差異和演變,恐怕非這方面的專家學者不能。然而,關於家庭觀念,有一點現在已相當明顯,不必做學術研究也很容易留意到:西方的家庭觀念日趨薄弱,除了離婚率高,父母子女、兄弟姊妹間的關係也有嚴重的疏離問題。這個現象蔓延到一些已經西化的地方,例如香港,即使本來的華人傳統非常重視家庭關係,現在亦已大不如前了。

我在香港出生和成長,接受的家庭觀念是華人傳統的,長大後才離開香港,在美國生活了二十多年,可以說是近距離觀察到西方的家庭關係如何跟華人傳統的家庭關係形成對比。兩者的分別,不能簡單地衡量優劣;以下的說法,也許比較公道:西方的家庭觀念較個人主義,成員的關係主要靠個人的感情來維繫,因此,如果親情不足,關係便會疏離;華人傳統的家庭觀念強調倫理,成員的關係主要以道德要求來維繫,在親情不足時仍然可以關係緊密,但骨子裏卻是勉強的、甚至有點虛偽。

讓我用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美國人的父母子女之間很隨便會說「I love you」,表現出他們著重的是感情,這種感情不是道德要求,應該是自然的,有便有,沒有便沒有,不能勉強。另一方面,這種父母子女之間的感情,西方人並沒有特殊的概念,以跟其他的「愛」分別開來。在華人的傳統,父母子女之間是不會說「我愛你」的,那不表示他們沒有感情,只是他們較含蓄,而且較重視行為表現。此外,他們有特殊的概念來表達父母子女之間應有的關係,子女向父母的,是孝,父母向子女的,是慈;這些關係有道德要求的成份,以孝為例,這方面的道德要求稱為「孝道」,是一種「道」,有不少行為上的規範。

廣告

「孝」這個字,英譯是「filial piety」;這不是一個準確的翻譯,只能夠表達「孝」的一方面,而且將這方面誇張了:「filial」一字是恰當的,指的是子女向父母的關係,但「piety」是「虔誠」的意思,未免太過有「敬拜」和「絕對服從」的意味。其實,孝不只有孝道,還有孝心;孝心,就是孝的感情成份。孝的這另一方面,《論語》裏有幾句表達得十分簡要: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里仁〉4. 21)

廣告

這裏說的喜和懼,都是對父母還在生這一事實的感情反應,父母越高壽,子女便越喜,也同時越懼;假如沒有孝心,純粹在行為上遵守孝道,是不會有這種感情反應的。

其實,說到底,我還是認為華人傳統的家庭關係較可取。有些學者將儒家的倫理哲學理解為一種德性倫理學 (virtue ethics),強調的是德性的培育和德性在道德行為上的推動力,而德性不只是遵守道德原則,更重的是有相干的感情和判斷能力。我大致同意這個理解,也相信如果儒家的倫理教育推行得法,可以培育出家庭成員的有關德性,例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親情和倫理兼備,便不會出現家庭觀念薄弱的問題。當然,「推行得法」四字,卻是說時容易做時難!

(原載於國泰航空機上刊物  Discovery,2016年1月號)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