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課與演戲

2016/2/6 — 10:29

Source: http://broadwayeducators.com/wp-content/…/2015/11/Acting.jpg

Source: http://broadwayeducators.com/wp-content/…/2015/11/Acting.jpg

上周到女兒小學觀課,課堂互動氣氛良好。完結後學生先行離開,讓家長與老師交流。有家長盛讚學生專心又投入,覺得自己個女跟在家的失控狀態判若兩人。面對這位母親的感恩與感動,我非常欣賞老師的坦白:「其實因為大家响度觀課,所以佢地表現唔同,平時佢地「活躍」好多嘅。」

當天晚飯時,我跟女兒談起早上的觀課,她說那位老師好嚴厲,我不明所以:「唔係噃,我睇今日上堂,個老師不知幾林善。」女兒陰陰嘴笑著說:「梗係啦,因為你地家長喺旁邊睇住吖嘛。」

當被觀察者知自己成為被觀察對象,會改變其行為傾向。我想不到七歲的小女孩,已經完全明白這個名為「Hawthorne Effect 」的心理學現象。

廣告

跟女兒一直談觀課,廿幾年前的往事,突然閃進腦中。

時為1993年,在英華就讀中四。

廣告

那些年,我們男校上課時的荒唐事特別多。當年由一位新來的 Miss 教地理,肥嘟嘟的,我們叫她晶晶。晶晶新手上路,但教得用心,唯上堂時留心聽書的,一隻手掌數得曬。

其他人在做什麼?

一個字:忙

背《男兒當入樽》對白、溫習《稻中兵團》、研究《龍珠》、同周公補課、閉目思考人生意義、冥想、用馬經鑽研統計學、枱底「的」波(冇錯,好似C朗咁「的」波)⋯⋯下刪500字,總之各自各精彩。

有一日,晶晶在臨落堂前,聲音帶著微微震顫,向我們全班說:「下堂有人嚟觀課,評核老師嘅表現。」說話到此為止,她沒有再說下去。晶晶的憂心忡忡,我當時唔知有幾多同學感受得到,因為他們很忙。忙什麼?

背《男兒當入樽》對白、溫習《稻中兵團》、研究《龍珠》、同周公補課、閉目思考人生意義、冥想、用馬經鑽研統計學、枱底「的」波⋯⋯

那天來臨。

我們同學之間沒有溝通過,不把這事放在心上,但我們有一種莫明的默契。

上課鐘聲響起,評核員進課室坐在最後排,晶晶開始授課,同一秒鐘,同學開始交戲。馬經統計學家先舉手發問,問問題那把衰聲,仲要模仿教育電視中的小學雞:「陳老師⋯⋯」Son of the Bitch!我內心在爆粗,因為忍笑忍得好辛苦。我望望旁邊的 Peter,他在摵自己大脾。

晶晶見這奇怪場面,開頭也將信將疑,步步為營,但過了十分鐘,她便明白今天的課室,變了一個自己可以指揮的戲棚,面上的那絲擔憂瞬間消失,自信心番曬嚟,開始反守為攻,向《龍珠》研究員提問。

這位能背出「菲利特戰隊」每位隊員名字的同學,當然答錯收場,我們一班同學馬上配上輕微音效以示可惜:「Oh⋯⋯」

那一刻,我看到晶晶在摵自己大脾。

在如此這般的猛烈互動下,時間飛逝,下課鐘聲響起。評核員起身步向門口,晶晶緊隨其後,她在關門那刻,特意放慢,望向我們全班,輕輕點了一下頭。

晶晶那堂教了什麼,我一丁點都不記得,但當刻她那帶著無盡感激的眼神,我到現在還歷歷在目。

以為這小事只有我自己上心,誰知前天跟中學同學飲酒小聚時,我重提此情境,原來他們個個都記得一清二楚。當年那位專補名師周公的高佬,還翁起鼻窿咪起對死人眼,模仿那世紀一刻的「點頭」。原來,被感激,會對十幾歲的青少年留下如此深刻的烙印。

想當年,我們是一班非常調皮的男生,但同時也是一班非常善良的男生。

Clayton Christensen 在《How to measure your life》一書中,提到成功人生的衡量準則,在於能否成就他人。

廿多年前牛津道上的一個課室中,我們一班英華同學,共同成就了一位老師。在人生成績表上,可以齊齊劃上一個小剔。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