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討論Oscar Ma事件的公共性與未成年人性主體

2016/5/11 — 18:31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補習名師Oscar Ma與學生的「師生戀」因疑似涉及性關係而鬧得滿城風雨,網民搶著當道德判官,在急於判斷誰是誰非之前,筆者想提出以下幾個疑問:

1) 一個人的專業會被其性實踐影響,是合理的嗎?

2) 不落入責怪受害人,也不落入弱化性主體,少女的愛情冒險受挫,就需要公眾幫她平反嗎?為什麼?

廣告

3) 事件的公共性在哪?因為挑戰了主流道德,所以就可以被公審嗎?

4) 性、愛、關係三者之間的關連是什麼?

廣告

5) 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必須承認的是,每個人的性實踐都不一樣,包括性取向、偏好和習慣(如:異性戀多P SM),但一個人的性如何實踐,與他的專業(如:教學品質、傳道授業解惑的能力)有什麼關係?把這兩件事情掛勾,以一個人的性實踐來批判他於其專業領域上的能力真的合理嗎?

有人批評師生戀是權力不平等的,但試想一下,即使是一個直男和一個直女,就他們所能獲得的資源和機會,本來就不是絕對平等的。而,學生/青少年少女是否就必然是弱勢? 真的是「俾人呃豬」、無知、學生的純情被利用嗎?到底是當事人真的沒有合意/同意 (consent) 還是社會拒絕肯認未成年人(尤其是青少女)作為一個獨立性主體?為什麼某些情況下,人們會承認甚至放大青少年的主體性,例如近年社運場合,但當青少女一進入性關係,社會就先假設她是弱勢中的弱勢?如果今天是一個女老師對男學生,這個男學生破處會被鼓勵,因為他不再是青頭仔,但發生在女學生身上,就變成了吃虧、純情被利用。父權社會從不鼓勵女性發掘自己的性慾,當女性嘗試實踐她們的性,就會有一堆人以道德之名進行審判,告訴她性是危險的、不潔的。

為什麼少女會有意無意地將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與父權社會下的處女情結有很大的關係,加上對性的嚴密管控,永遠沒有辦法光明正大說「對呀,我不是處女。」「我不想拍拖/結婚,只是想做愛。」,性必須在關係內,關係和性彷彿畫上了等號,於是少女認為用身體可以換來關係,甚至愛情,更幻想以後相夫教子的情境。然而,當你付出了身體(甚至是「寶貴的第一次」)而沒有得到回報,就成為了受害者,但是,到底是誰說性、愛、關係三者是掛勾的?

從少女自白中,反映出我們從小到大被滲透的先愛後性、婚家觀念真的很強大,對愛情和性的想像單一得可怕。我們的性教育只會警告我們不可以有婚前性行為,但當我們踏出社會就會發現性、愛、關係的形式有千千萬萬種,有性無愛的不行嗎、有愛無性的就可以嗎、性先還是愛先?就算有性又有愛,只有成為戀人、結婚這一條路嗎?為什麼不去思考最適合自己的形式是什麼?

社會對個人的性管制無孔不入,他的性生活、他選擇的性實踐成為影響他教學專業的污名,因為Oscar Ma自己都內化了這個污名和指控,所以選擇說謊,甚至要辭職。如果我們的社會能夠對各式各樣的性實踐有更大的包容力,或許他就願意承認自己就是和學生上了牀,而無論他認還是不認,性都不應該是讓他失去工作的理由。因為一個人的性實踐不符合社會主流的期望,從而令他失去工作,在一個透過性污名來剝奪一個人的工作權的社會,如果要問誰是受害者,Oscar Ma絕對是其中一個。如果女方也是受害者,加害者不是OM,而是那些有份鞏固處女情結的人(不要再說「被騙走第一次好慘喔」之類的話了)。

愛情大冒險當然有甜有苦,當結果與預期有落差的時候,(先不論當事人有沒有意識地)就把事情搬上網上公審,這種網上動員/霸凌是可怕的,誰又有資格當判官呢?其實根本不需要在Oscar Ma和女學生之間選邊站,說到底就是社會只接受關係內的性,關係外的就缺乏正當性。這件事如果真的有公共性,值得被每個人討論,唯一的原因就是每個個人都是社會嚴密的性管控下的受害者,所以我們需要更多討論,重新思考何謂道德,開啟更多對性的想像,並願意成為一個更包容的社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