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岩井俊二 — 我愛聽大家對電影的解讀

2016/3/17 — 14:16

攝影:黎秋旺

攝影:黎秋旺

「岩井俊二」是否屬於一個時代的名字?

我想是的。

就像他的電影的溫度一樣,滲著一種白色光彩的溫暖,那個年頭有山口智子、松隆子和常盤貴子等女演員,腦海裡浮起是《四月物語》的海報影像,還有藤井樹、雪景裡喊著「你好嗎?我很好。」的日語對白,一切一切都是如此如詩如畫,如此美好的黃金時代。

廣告

攝影:黎秋旺

攝影:黎秋旺

廣告

倦怠loop,就是現實和生活?

岩井導演的最新作品是《夢の花嫁》,女主角七海由黑木華演出,樣子有點似王苑之,但今次演來感覺卻是天與地,很沉,很有意識地收斂,是岩井作品主角們不斷運作的一個旋律,也是在大城市像東京生活裡的一個mode,一種保護自己的狀態,不讓真感受、真感覺隨便流露。

戲裡的七海在不為人知的社交網絡裡表達情感,網絡交友帶來便利,同時予人一種很輕、很不實在,像去超市購物的感覺,愛情變得毫不特別,接著結婚,繼續平板、倦怠loop著去生活。

電影只是一場城市論壇?

「到現在,我也不時在想,電影可以做到甚麼?」岩井這樣說。

我當場也震動一下。

那麼懂用光線、影像說故事的大師,這樣說真是humble。

「我的工作就是將一個構思,變成一個成了型的故事,拿出來讓大家去討論,道出自己的看法。」岩井導演為自己崗位劃了線,他不太會被自己的「念」纏著,「念」化成光影,就留給觀眾、讀者接力,「我愛知、愛聽大家的解讀。」,類近的說話在首映會也講過,這不是客套,是真的,我相信。

純粹勝過講大道理?

「他(岩井)只是想去營造一種可供討論的情景。」

這是一種很純粹的寫法、導法,沒有動機要講甚麼訊息,只是放了一些元素,這樣的思維是令人羨慕的,既不需向世界說甚麼道理,也不要向商業運作的世界曲腰,多自由、多令人羨慕的光景啊,「純粹」是貼地的另一演繹,他所著力的是讓觀眾對主角的生活有共鳴,七海這個人,是善良的,會努力工作,屬於小學德育課的社會人版,好人不一定會搵到食,偏偏課程裡卻沒有這個remark,她分享不了經濟繁榮的成果,每天都在窮忙過生活,做不同兼職幫補身計,岩井在影像裡沒有大呼逆權,談公義,財富再分配,他沒有政治、社關味,也沒有把苦情化妝,變得「離地」,彷彿用幾分廉價的努力,幾聲沒力度的加油便能捱過去,岩井手下的七海就是那麼純粹。

「七海角色,我是根據黑木華本人的氣質、為人來創作。」岩井道。

「中間劇情,你加入的角色疑真疑假元素,甚麼是真,你著緊嗎?」我問。

岩井俊二如何編出角色、寫故事,下回再談。
 

原題為〈我覺得岩井俊二導演很特別(一)〉

場地提供: The Mira Hong Ko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