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設計師的字體迷思:撲朔迷離的 Frutiger 和 Myriad

2016/3/29 — 11:57

Frutiger 和 Myriad 其實是兩款完全不同的字體,卻很容易讓設計朋友搞混它們。為甚麼了?

它們其實是兩套風牛馬不相及的設計:Frutiger 的線條圓滑觀感友善,結構上卻是確確實實 Univers 系的 Neo-Grotesque 造型;Myriad 看上去也是中性友善,結構卻是以西洋書法架構作為基礎的多用途無襯線體。

吊詭的地方是:在某一個距離下觀看,Myriad 的看感會跟 Frutiger 幾乎完全一樣!(把圖拉出來縮小看就懂了)

廣告

為了解決六十年代巴黎戴高樂機場路標系統問題而設計的 Frutiger(當時稱為 Roissy),X-Height 特大以增加辨認性(legibility),在同一 pt 下看感比任何拉丁字體體積都要大。也因為這個特色,令 Frutiger 在小字、副標時缺少了大字號的美感。

Robert Slimbach (左二)

Robert Slimbach (左二)

廣告

我覺得聰明的 Robert Slimbach 先生大概找到這個缺口--Myriad X-Height 較小,字距也較小,卻在內文、副標等完全把 Frutiger 的優雅「複製」過來,觀感跟 Frutiger 十分相似,甚至可以說那是小字號專用的 Frutiger,彌補了很多 Frutiger 的不足;而反之亦然,Myriad 的弱點當然是路標系統上不好認的問題了。

這絕等聰明的做法的確也讓歐文大師 Adrian Frutiger 在自傳中稱讚 Slimbach 先生(詳看 Frutiger 先生作品回顧集:《Adrian Frutiger – Typefaces: The Complete Works》)。而後來由小林章先生設計的 Neue Frutiger 字型,則把這問題大大收窄,一款 Neue Frutiger 設計可以用運用到內文跟路標系統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