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設計,能走多遠:CoLAB

2015/8/22 — 6:14

 CoLAB主理人林偉雄(左)及余志光(右)。

CoLAB主理人林偉雄(左)及余志光(右)。

【Written by Esther Lui;Photography by Leo Chan】

文化創造者(Cultural Creatives)源於上世紀末美國社會學家Paul Ray和心理學家Sherry Anderson的多年研究,顯示這新興並不斷成長的次文化關注可持續發展,愛己愛人還有地球是他們的其中價值觀。踏入廿一世紀,更為地球以至他人設想的生活方式定將成為主流,香港也有愈來愈多文化創造者。這欄將透過訪問文化創造者,嘗試了解他們在滿足了生活的基本需要後,會把甚麼放在前位、 先考慮甚麼。

從負責商業項目的CoDESIGN發展到與社會企業合作的CoLAB,兩個創辦人余志光(Eddy)和林偉雄(Hung)嘗試以設計師的身份為社會作出更多貢獻。CoLAB的Facebook簡介準確地解釋成立的用意:「我們相信設計不是對着電腦朝九晚十二的流水作業及純粹搵食的一份工⋯⋯我們相信設計在商業、文化及社會中均可扮演重要角色!」CoLAB的意思就是通過collaboration和laboratory來思考、試驗設計能發揮的力量,自2008年創立至今,余志光與林偉雄透過和新生精神康復會、So...Soap!的合作,以及成立I'MPERFECT,一步步探索設計在社會的功能。

廣告

可持續的路

早在成立CoLAB之前,CoDESIGN已不時參加一些文化項目。2007年,林偉雄去了日本的「Design for Social Innovation」conference,參加的年輕設計師分享自己的設計和社會的關係,眼見很多設計師都不止接商業案子,同時沾手很多社會文化項目,感受極深。「作為設計師,在香港應該站在怎樣的位置、發揮甚麼作用?」林偉雄回港後一直思考這個問題。而對余志光來說,類似的反思一直是自己在意的,卻苦無甚麼解決辦法。「經常看報紙會發現很多商業項目都很有問題,那我們幫它做branding讓它們賺更多錢,難道又沒有問題嗎?即使它的產品沒有問題,但它對待員工的態度、營運的方法呢?這卻不是我們一時間能一一了解清楚,也不能極為挑剔甚麼也不接。」

廣告

2008年金融風暴成為一個契機—設計師變得沒那麼忙,正好有朋友剛在新生會工作,開始接觸香港的社會企業,二人頓覺這可能就是一直在找的出口。「社會企業處於商業與社會性的中間,不用募捐、要能在財政上可持續之餘,又對社會作出貢獻,我們覺得那是很理想的營運模式,設計更能扮演重要的角色。社企和傳統的NGO最大的不同,是要通過自己的產品和服務令自己可持續地發展,換句話說,它們的競爭對手是市場上的商業公司。這樣想來,它們就需要branding。」這正是余志光與林偉雄的強項,以前用專業的設計為商業客戶來傳遞產品和服務的信息,客戶變成了社會企業,自然也可以。

Café 330 以鮮橙色為主調,配上木材原色,感覺清新親和。

Café 330 以鮮橙色為主調,配上木材原色,感覺清新親和。

Branding的重要性

讓CoLAB小試牛刀的正是以為精神病康復者改善生活質素為目的的新生會。在威爾斯親王醫院、中大或港大看到Café 330,你大概不會知道那是社會企業的產物,餐廳的設計溫暖簡單,你推門進去時,心裏想的定是「這家Café看起來舒服,進去也好」,而非日行一善的心態。 當時余志光與林偉雄為餐廳改了一個好名字:與「身心靈」和「新心靈」同音的「330」,更聯同一群有志的設計師(正是collaboration之意)把餐廳重新包裝,從logo、packaging,以至員工制服等都予人快樂輕鬆的感覺(以橙色為主),餐廳的第一個月即達到營利目標。後來更在大學開了分店,對CoLAB而言實在是鼓舞。

Café 330逐成為設計師和社會企業合作的好例子。「以前設計師比較多參與packaging,但branding則很少。Branding在這個案子中真的能令社企賺錢及擴展,成績有目共睹,他們甚至能給我們更多的費用—當然還是和商業項目有差別,但說明他們真的營運得愈來愈好。」林偉雄解釋。除了實際的成績,Café 330亦令更多同行、社企以至政府明白設計的可能性,余志光笑說,以前社企申請費用,要把設計費寫為影印費,現在卻能名正言順了。

「當時威院的負責人在開幕時和我們說,一開始都掙扎到底是要讓社企做抑或是一般咖啡店品牌,因為以往社企就是予人質素較低的印象,看到Café 330他也感到安心。」余志光說,希望能帶來連鎖反應,改變對社企的印象。

Profit Sharing

 

CoLAB在Café 330展現了branding的重要性,而和葉子僑(Bella)合作的So...Soap!則在測試不同的合作模式:共分利潤。她希望小透過手製的有機天然肥皂,為社區較低學歷的婦女創造能同時照顧家庭和工作的機會。余志光回想,Bella的理想很偉大,就是沒資金 。「在香港,平面設計或branding的項目較少用這種合作模式,而且我們也想知道到底以極少的資金,是否真的能透過設計而令項目持續發展、吸引足夠的支持?」即使零宣傳,So...Soap!還能吸引很多傳媒報導,就是免費的marketing,還和agnès b.合作、在Lane Crawford賣,余志光坦言,若非有設計過的肥皂瓶和形象,相信也不能和這些品牌合作。

「這種合作模式讓我們和Bella的關係更像生意伙伴。以前一次性的合作,我們不可能因市場反應作出改善,但Bella會和我們反映,用家說肥皂瓶很難清洗,我們想對策,這讓我們更明白branding和生意之間的關係。

CoLAB 替Green Monday設計的一系列素醬包裝。

CoLAB 替Green Monday設計的一系列素醬包裝。

So...Soap!將推出新包裝。

So...Soap!將推出新包裝。

To initiate

吸收了多年和社企合作的經驗,CoLAB開始主導一個新計劃:I'MPERFECT,用林偉雄的話來解釋就是多年經驗的融合,把文化、商業和社會併起來。從剛開始時把有瑕疵的瓷品轉化、品牌的次品再用,到後來在油街的I'MPERFECT XCHANGE讓人們交換自身不完美的事情。「所謂源頭減廢,imperfect和I'm perfect端看每個人的心態,其實不完美才是自然。」林偉雄說,油街像一個實驗室,試過不同的活動和計劃,上月油街的駐點剛結束,下一步希望讓概念遍地開花、區區發生。「我最希望最後能有一間I'MPERFECT SCHOOL,學校教學生不斷追求,總忽略了教大家接受自己不完美的部分,你看現在的小朋友就明白了。所以我希望他日能開一些相對油街的workshop更密集、深一點的課程。這也正是之前在油街不能做到的。」林偉雄表示,這是I'MPERFECT未來的願景。

經營CoLAB費心神費時間,但二人都直言,這讓自己「感覺更grounded」,在社會生活之際,也能回饋,並不會帶來更多問題。眼看新生會和So...Soap!的成績愈來愈好,愈來愈多NGO和社企邀請CoLAB合作,他們說,這也代表CoLAB在走一條sustainable的路—就有朝一日無分CoDESIGN和CoLAB,合作的社企既能負擔正常的設計費用,商業項目亦少不了人文關懷的精神。

到I'MPERFECT XCHANGE寫下自己不完美的地方,就能換到一杯涼茶。

到I'MPERFECT XCHANGE寫下自己不完美的地方,就能換到一杯涼茶。

 

CoLAB

由設計師余志光及林偉雄創立的創意合作平台讓有意想為社會出一分力的設計師和社企合作,以促進商業,文化及社會共融為目的。主要項目包括I'MPERFECT、So...Soap!及330。

原刊於 Magazine P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