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好的幸福呢?── 讀智經研究中心幸福指數研究報告

2016/10/25 — 17:17

羅大佑《首都》,Youtube截圖

羅大佑《首都》,Youtube截圖

智經研究中心剛發表了港人幸福指數研究報告。以智經的計算方法,港人的幸福指數自2000年至2015年,只上升了0.4%;同期實質人均本地生產總值累計增加了56.9%。智經認為,這反映本港經濟發展並未使市民活得幸福,政府制訂政策時不應迷信提升生產總值,而應以提升市民福祉為最終目標。

先不論實質人均本地生產總值增加,有多少可以歸功於政府;也先不論市民幸不幸福與政府有甚麼關係;「幸福指數」與GDP並置,本身已經有抬舉GDP之嫌。既然兩者關係難以證實,研究人員何不再去盡一點,索性說「因為」GDP上升,「所以」幸福指數停滯不進?尤其智經一直以「提升香港長遠競爭力」為政策研究目標,今天反過來說GDP並非圭臬,令人側目。

參詳幸福指數內容,解讀方法之一乃是:過去十多年間,港人在文娛康樂、工作、健康、教育等事,質素皆有提升,但房屋加上交通,幾乎抵銷了其他範疇之改進。根據智經提供的「互動小遊戲」,一個人若不重視房屋和交通,或在衡量幸福感時秤輕房屋和交通,則其生活仍是過得不錯的。

廣告

在香港,甚麼人會不重視房屋呢?就是已經擁有房屋的人。甚麼人會不重視交通呢?就是不必倚賴公共交通的人。換言之,在香港要活得幸福,前提就是要夠離地。

這應該不是研究報告的含意,不過說好不談GDP,但最後仍擺脫不了以物質享受作比較尺度,這可能是香港人的悲哀。

廣告

有趣的是,第一個會同意這份報告的人,可能是郭伯偉。郭伯偉於1961至1971年間任香港財政司,經濟哲學偏近「自由放任」、放羊吃草。他反對政府對經濟狀況察察為明,直言國家統計部門應早日執柒:「國民經濟統計是學者而不是官方研究的課題」。盡信書不如無書,與其偏執數字,不如確立政治理念,直道而行。

不過郭伯偉一定不會同意研究報告所提建議,因為建議第一項正是「建立福祉統計系統 反映市民福祉變化」!有些福祉實在是量度不了、或者不適宜用數字表達。例如張五常見農民有荷蘭豆不摘,從而知道他們的生活改善了,這種觀察力千金不換,無任何統計數字可比,執政者應以此為榜樣。

第二項建議為「成立幸福香港辦公室 促進官學民研究合作」。智經的研究建議一向頗為具體,這項建議務虛太過,稍為失色。幸福香港辦公室,我猜是以「創意香港辦公室」為範例的產物。這些官僚部門能發揮甚麼作用,不敢說。創意香港總監廖永亮早幾天亮相褚簡寧的節目,被問到創意香港對培育香港創意人才有何助力。廖顧左右而言他,可以休矣。

幸福、創意都是人文瑰寶,緣何要向政府外求?政府的職能究竟是要用槍指著市民的頭逼他們幸福,還是把環境做好,由市民隨心所欲?與其設法要知道羊開不開心,不如認真把草種好,更省時,更直接。

第三項建議是制訂全面指引,確保政策以市民福祉為本。一句:如果我的福祉要建立在別人的缺失上,那誰的福祉才算數?甚麼客觀透明、詳細評估、技術支援,都離不開一個問題:政府要將誰的利益放首位?

在政經制度有大變前,一切自求多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