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馴化了誰?──由狗肉節談起

2015/7/26 — 14:28

【文:隱君子】

中國人,所謂「四腳爬爬,背朝天,人皆可食之」,上個月廣西狗肉節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口誅筆伐,輿論壓力當前,有國人堅決捍衛國情不同的「吃肉權」。至於多數反對吃狗的朋友,主要出於情感上的厭惡,反對吃狗,只有弱弱的一句:狗是人類的好朋友。理據未免薄弱,難道牛不是農夫的朋友麼?牛豬羊雞鴨魚,同樣是動物,不是所有動物皆平等嗎?為甚麼有些動物(狗、貓)比其他平等?當中存在邏輯上的不一致性,又如何辯解?

這就要由馴化 (domestication) 談起。在人類發展的歷史中,人類透過馴化,把外來植物和野生動物改變成符合其社會或經濟目的的物種,包括農作物、寵物和家畜。當中狗就是人類由野生狼馴化而成的,也是人類最早馴化的動物,肩負起運輸、打獵、偵察、守衛、牧羊等的角色。狼和人一樣都是群居動物,而且是階級社群,每個狼群都有一男一女的領袖,這一個共通點非常重要,因為狼本來就有服從領袖的特性,被人類收養的幼狼,很容易就學會了服從新的領袖——人類。經過了千萬年的演化,被馴化了的狼就慢慢融入了人類的社會,成為了狗。狗在變成狼的基因突變過程中,進化出自我馴化的功能,世界上只有少數物種擁有這個能力,包括人類。狗透過自我馴化,與人更親近,迎合人的喜好,演化出卷尾、垂耳等可愛特徵,也會跟人一樣有喜怒哀樂、會撒嬌。另外狗對我們人類的貢獻也遠比想像中多,很多學者曾指出,直立智人能戰勝另一高智慧人種尼安德塔人,致勝關鍵除了石矛,就是馴化犬。因此,狗比任何其他動物更人格化,也解釋了為甚麼對牠們的殘害,會比其他動物引起更大的同情和憤怒。

廣告

除了狗之外,我們很多生活中常見的動植物,都是由馴化演變而成。人類歷史上嘗試馴化過無數動物,但多以失敗或不合成本效益告終。至今馴化了的大型食草動物有14種,包括:山羊、綿羊、豬、牛、馬、阿拉伯駱駝、雙峰駝、駱馬/羊駝、驢、馴鹿、水牛、氂牛、巴里牛和東南亞野牛。很多人不知道,除了動物,其實農作物也是馴化而成的。我們幾乎每日都吃的稻米,其馴化的發源地眾說紛紜(多指中國或印度),但都是由野生的雜草馴化而成。雜草自生自滅,所以種子成熟得很快,成熟後就會從果實跳出來,遍地都是,而且像魚卵一樣以量取勝,以提高繁殖的機率。有農夫代勞「照顧」的稻米則不同,成熟需時遠比雜草長,成熟後種子也不會四散,方便農夫收割。有趣的是,人類對稻米的馴化,是逆天而行的——天然的稻米顆粒不能太大,否則就會跌進水中腐爛,所以大顆粒的稻米根本不符自然定律,但作為農夫當然想農作物越大粒越好,所以就會在它們成熟之前「割禾青」,令大顆粒的稻米反而得以「劣幣驅逐良幣」。

廣告

看到這裡,似乎無論貓狗也好,稻米也好,都是人類馴化而成的產物。那麼人類真的駕馭了自然,馴服了自然?又未必如此。近來有學者提出,人其實是反過來被動植物馴化的。最近一本很紅的書《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 (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就講到農業革命並非像很多人說,是人類文明的勝利。作者指出人類在農業社會過的生活,遠比狩獵採集社會 (hunter-gatherer society) 糟糕,不但工作更為艱辛,也因為人口膨脹每人吸取的營養更少。相反,因農業社會而生的大麥小麥、家禽畜牲,原本只是地球上的極少數,卻因農業革命在數量上成為了勝利者,當然這只是以基因和遺傳學量度生命價值的Dawkinsian觀點。因為農業革命的出現,千萬年來無數的豬牛羊雞鴨因此而受苦犧牲,那條數又怎樣計呢?

在馴化野生動物和植物的過程中,人類也因為這些農作物和家畜的出現,在社會、經濟和文化狀態上產生了巨大的改變,這就是馴化和自我馴化的關係。馴化與被馴化,沒有人說得清,或者也不必執著。大自然大概沒有勝利者、失敗者之分,或者應該這樣說,大家都生於一場歷史共業之中,都是生不由己而已。

 

延伸閱讀:

《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 (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科普專題:研究推翻狼、狗舊認識和演化史,狼更包容弱小
How Animal Domestication Works
Feature: Solving the mystery of dog domestication

 

--

更多《刺青雜誌》 7 月號專題:馴

刺青雜誌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