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諸葛亮情意結

2015/3/1 — 22:00

早兩天在網上讀到一篇 Wharton School 教授 Philip E. Tetlock 在 2011年接受的訪問,談的主要是他的政治心理學名著 Expert Political Judgment: How Good Is It? How Can We Know? 。這本書出版已十年了(他寫這書時在 Berkeley 任教),但一點也沒有過時,仍然可以令讀者大開眼界;對於那些有「諸葛亮情意結」的人,這本書實在不可不讀,讀完除了會對世界有較真確的認識,說不定還會有一種心靈上的解放。

所謂「諸葛亮情意結」,就是以為世上有像《三國演義》裏的諸葛亮那樣神機妙算、料事如神的人。有「諸葛亮情意結」的人又分兩種,第一種的心理糾結較輕,只是視某(些)人為諸葛亮式的神人,因而佩服崇拜;第二種則自比諸葛亮,以為甚麼政治、經濟、國際大事以及歷史發展都給自己料中了,洋洋自得,沾沾自喜,其實不過是自欺欺人。

廣告

Tetlock 的研究歷時約二十載(1984年至 2003年),對象是近三百位各界的專家,要求他們對所屬專業範圍的事情做各種預測,結果是專家的預測並不比瞎猜來得準確。Tetlock 的另一發現是這些專家大多並不擅於計算概率,很多時候是「靠估」,因此差誤可以很大(概率計算的結果經常不符合直覺,很難「靠估」而準確)。

Tetlock 不但要求這些專家作出預測,他設計的問題還可以分析出他們如何作出預測、知道預測錯誤後會有甚麼反應、以及如何評估對自己意見不利的新資料。他的分析結果是:專家的心理無異於常人,就是只想猜對,不想猜錯,並因此而經常將「事後孔明」在心理上轉化為「事前孔明」,有意無意「記錯」(misremember)自己之前的說法,以誇大預測的準確程度;假如有人批評他們的預測其實不準,他們隨時會惱羞成怒,攻擊批評的人。

廣告

然而,Tetlock 沒有把這些專家一概而論,他借用政治哲學家 Isaiah Berlin 著名的 "the hedgehog and the fox" 比喻,將專家分成兩類:第一類是刺蝟,只有一個大看法或大理論,以為放諸四海皆準,因此信心十足,不容易接受自己預測錯誤;第二類是狐狸,他們沒有大理論,着眼於細節,所知較多較雜,卻因而在預測時較小心謹慎,不會隨便口出大言,自以為諸葛亮再世。Tetlock 的研究結果是:狐狸的預測較刺蝟的來得準確。

當然,不準確的預測並不等於不合理的預測,我們在知道預測準確與否之前,只能就其合理程度來評價,而做預測的人,亦只能盡量合理而已。可是,這世界並不凡事合理,合理的預測經常都不準確。預測仍然可以做,仍然應該盡量合理,只要不被諸葛亮情意結所困,便不會為這個無常多變的世界多添煩惱紛爭。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