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講人哋缺點好易 講自己不足先難

2017/2/9 — 18:34

這天不談英國,改談生意,一次咁多。

年紀尚輕,經驗仍淺,卻要一下子應付排山倒海的賞識和肯定,本來是幾生修到的福份。

我說「本來」,因為這個過程當中,有樂,也有苦。

廣告

尷尬位就係喺呢度,寫這篇文章的難度也在這裏。

賞識背後,竟然有苦,我這樣說出來之後,沒有人走出來罵我曬命已經偷笑,還想求別人共鳴?

廣告

因此,不求共鳴,也不奢望有人會以同情的心態聆聽,只是想寫出來抒發一下。

你坐喺一個萬幾人嘅觀眾席裏面,記著,你只是觀眾,而中場休息途中,你沒事幹於是唱起歌來。

突然間,你旁邊那位,扯著你的手,牽著你跑到表演台的中央,說:「嘩,呢個後生仔,唱歌好好聽,而家就請佢為大家高歌幾曲,請鼓掌!」

霎時間,八盞鎂光燈打落嚟,觀眾瘋狂叫喊,你會有咩反應?

興奮與緊張是必然的,你我之不同,就是在於這個興奮與緊張的比例,我屬於八分緊張兩分興奮那種。這些鎂光燈和掌聲,就是我所說的「賞識和肯定」。

喺台上唱完一首,又一首,觀眾的反應很好,有人開始喊著要你成立歌迷會,他們嚷著要加入。這個階段,其實就是創業旅程上,開始有人以實際行動來支持你,亦即是「入股」。

歌迷會也有了,之後當然就是要努力寫歌。有一晚,忽然有位殿堂級前輩打電話畀你,話佢想同你合作寫一首歌。當下的反應自然是進入一個忘我的亢奮狀態,二話不說便答應了。

誰不知,矛盾就是在這時候產生。

比喻講完,入正題:成就遠遠在我之上的老前輩提議跟我一起開一家新派餐廳,做外賣也做堂食,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他看中我的諗頭,我敬佩他的地位和經驗,合作順理成章。

作為老前輩,這等生意,他當然不用親力親為,所以派了一位副手跟我談。我也鬆了一口氣,若要我每天對著這位前輩,壓力也未免太大了。

約了副手上來我公司,一見面就有種不祥預感。這個副手梳了一個斜蔭頭,穿了一件印有骷髏頭的外套,穿著一條爆緊的黑色牛仔褲。

我不敢批評別人的衣著,而且品味是主觀的,但我開始擔心我跟他在很多方面會有分歧。開一家餐廳,除了食物的質素,談的其實就是品味;如果喺呢方面有分歧,之後的路很難走下去。

不過最大鑊都唔係衣著。

唔好意思,我條𡃁遲到,佢好快上嚟。」這位兄台說。

說到這裏,敢問各位,你看到問題在哪裏嗎?

看這位人兄,年紀最多大我幾年,何以會有這種七十年代那農村社會般的階級觀念,還要引以為傲地展露人前?

如何對待下屬,百份百反映你的商業智慧。

兩個月好不容易過去,談到餐廳的名字和裝修,老前輩開始要副手淡出,自己親力親為。我喜歡的簡約高雅,在他眼中是老土和沉悶;他喜歡的燈火通明五彩繽紛,我覺得像一家旺角飛髮舖多過似灣仔一家新派餐廳。

短視的人分兩種:第一種是,覺得跟對方志趣相投便合作;第二種是,開始跟對方意見不一便放棄。我從來不是第一種,也不會做第二種。

與其渴求人生每個 project 都做到一百份,倒不如學會接受一個跟你預期有落差的結果。

講得出人哋嘅缺點好易,講得出自己嘅不足先係最難。

退一步諗,如果唔係有人畀機會,我連開餐廳嘅資格都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