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證言》藝術家抗爭 今天文化人處境相近

2017/11/29 — 7:45

俄羅斯現代音樂家Shostakovich(1906-1975)的創作一直存在爭議,他有過突破,用現代和絃及不協調的音程等等,但他受到兩次政治打壓後,創作便回歸傳統,表達主題清楚,兼持主流正面態度。因此有人認為「他與蘇維埃體制的關係曖昧不清」,有人認為「他和馬雅科夫斯基一樣屈從於史太林體制內,其實是御用藝術家」,也有人認為「他頑強不屈,秉持異議品質,敢於反對獨裁者史太林」。

文藝傑作從來都不會無痛無難誕生,通常都要起碼經過內心爭鬥,而創作者要克服種種疑慮,預備犧牲,勇往直前,才可能完成創作,其實並不算甚麼。但想到今天香港低氣壓環境,黎海寧在選擇把受爭議人物搬上舞台,多少吃力不討好,甚至有點冒險,所以這齣舞蹈作品出現,值得肯定。

黎海寧不站在舒適的建制陣營內,偏向虎山行,把抗爭音樂人生平故事搬上舞台,一來是向觀眾推介這位重要現代作曲家音樂,二來是當仁不讓,在當今香港政治環境下,做最應該做的事,提醒觀眾歷史教訓,加強政治意識和提升政治智慧。文藝工作者為共黨建制服務,到頭來會遭批判,而歷史例子多不勝數,如果香港建制階層和大部份文化界卻有意無意看不到,更不去關切和思考該情況,同樣事件便會、甚至在今天香港,重演。

廣告

她把Shostakovich同名回憶錄編成舞蹈作品《證言Testimony》,是向良心藝術家致敬,創作此齣舞碼,就算會招致任何損失,甚至要犧牲些甚麼,起碼都值得,因為他音樂創作,使用現代和絃及不協調音程等等,打破傳統框框,固然貢獻不少,而他反抗獨裁史太林所作所為,可給人借鑑和學習,有必要表揚。

城市當代舞蹈團在1979年創立,黎海寧一直為之編舞,卅年舞壇人生資歷,畢竟豐富,並自有一套板斧掌握現代舞蹈之道。今回她講人物生平和其思想,不像做默劇般來交代(或演繹)主角事跡行徑。她不要觀眾動腦筋去推斷劇情內容,因為猜想九成都會陰差陽錯,結果往往不幸。

廣告

黎海寧突破舞蹈限制,大膽利用電影來作為舞劇序幕,找來話劇演員李鎮洲來演出,並乘機以旁白、字幕等形式來呈現莎士比亞《哈姆雷特》、《李爾王》劇本、和《十四行詩》(作品66)精選小段和金句;至於《真理報》1936年1月28日批判Shostakovich的文章〈混亂代替音樂〉以及Shostakovich寫給友人的一封心聲信,交代當時社會情況和氣氛,皆白紙黑字,老老實實傳達,而在序幕中一早定調,便絕不含糊。

黎海寧編這齣現代舞,行止有道,不陷入表演技巧的死胡同裡。她乾脆找來不跳舞的話劇演員李鎮洲來主角,Shostakovich在舞台上當然很突出,觀眾一眼便認定他,之後便可輕易追隨這焦點人物,光看他的行為舉止,便能自然進入他的內心世界。黎海寧表達內心思想和當時社會景況時,不以抽象動作或視

覺語言來呈現,轉為使用錄像、字幕、旁白等,起碼準確得多。

黎海寧這回集中焦點在Shostakovich身上,無論怎樣都是向他致敬,而今天加入其他媒介,甚至起用話劇演員來擔當主角,乃係豐富作品內涵,並沒有分散舞蹈焦點和分薄舞蹈成份。她此齣現代舞蹈,表達技法靈活而多彈性,但終歸顧全大局,全體舞者仍然是主角。

黎海寧不以默劇動作來表達Shostakovich生平做過的事件,轉而選介他的音樂作品多個精采小段,讓觀眾好好欣賞他的藝術,並利用舞蹈將該幾段音樂視覺化起來,令到觀眾在音符中理解他個人情緒、內心世界,這個寫意手法,更易讓觀眾投入、共鳴和反應,而在剎那間,他的思想與訊息似乎得以明白。沒有人會批評、埋怨音樂搶走了舞蹈的鋒頭,所以她這回的呈現手法,無疑是最佳策略。

現代舞本來便要靈活,不拘泥形式,《證言Testimony》雖然不純粹,少了一些舞蹈篇幅、成份和元素,卻無妨大礙!事實上,結尾全體舞者連場群舞,相當好看,造出高潮,整體表現相當成功,足可進入香港現代舞保留舞碼之列!

香港舞蹈作品很少涉及政治,而黎海寧此回領導城市當代舞蹈團與李鎮洲,演繹80年前俄羅斯藝術家抗拒獨裁專制政治領袖(史太林)的英勇史實,而舞蹈本身亦充滿視覺趣味,其內容與形式又配合得宜,確實難得。首演時獲2007年香港舞蹈年獎,實至名歸。這部觸動人心作品在十年後重演,令觀眾聯想到今天海峽兩岸四地文化人藝術家相近處境,意義重大。(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