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淚滴來療癒

2017/2/10 — 15:2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近日,在網上讀到三封孩子的信,其中兩封是中學生寫給楊岳橋議員的信。與其說是信,我想,說那是孩子的呼聲,會更為貼切。已經離開中學校園很久很久的我,在讀這三篇「呼聲」之前,我是真的不太了解孩子正在面對的,是些甚麼。

我曾翻閱過現今孩子們正在「操練」的習作及試題,遇到孩子時,也會試着請他們給我看看功課或課本,為的都是想要了解一下他們在學習些甚麼,是過於艱深嗎?是適切他們的嗎?縱然如此,我還是不能知道孩子們在校園中、在求學的階段裏,所每天面對的、承受的,是怎樣的事情。

我們也都年輕過,年輕時的我們,會向大人吐露心聲嗎?我想起〈玩轉腦朋友〉的主角萊莉,她的父母,也誠然不知道女兒的心事。他們知道女兒鬧情緒,知道女兒有點不妥,但卻不知確實的因由,而且無可奈何。女兒幾乎承受不了,甚至決定離家了,父母也不知道。

廣告

看過〈玩轉腦朋友〉的人都喜歡阿愁(至少是大部份人吧?),在我所認識的孩子中,有喜歡阿樂的,也有喜歡阿愁的。阿愁肥嘟嘟的太可愛了,還要懶洋洋地躺在地上,伸一隻腳出來說自己已準備好起行,叫阿樂拖行她便可以了。這一幕,叫我們都笑到肚子痛了。

然而,在現實世界的我們,不也是像原本的阿樂一樣,總是想要將阿愁放到最遙遠的角落嗎?不也是用盡千方百計,不許阿愁哭一哭嗎?十來歲的年輕人,不也是像萊莉一樣,從不打算在父母面前流淚嗎?

廣告

我們想要正能量,就不接受負能量。我自己也如此,我總是畫笑臉,很少畫淚滴,因為我想我的作品可以暖暖別人的心靈。但有一次,我畫了淚滴,因為我難過了。

附圖的作品原本只是一位合眼的女神,但在作品完成的那天,我的心情沉重,一大片烏雲已盤踞了幾天,於是,我決定讓女神添上我心中的淚,我讓她下淚了。我沒有想過,在一幅畫作上畫出淚滴,我的心靈是會得到舒解的,這誠然是很難忘的體會。原來,要暖暖心靈,不一定需要微笑。

阿愁的悲哭治癒了Bing Bong (萊莉兒時想像出來的朋友仔),也治癒了萊莉。萊莉擁抱着父母將心中的鬱結都說出來,也盡情地哭出來,然後她痊癒了,她可以重拾她的生活和興趣。

今天,我看到網絡上三封孩子的信,看到孩子們這麼勇敢地將他們的感受都說出來,在為他們所承受的壓力而難過時,也慶幸他們選擇了呼叫,讓大人們有機會看到他們的阿愁。我們不一定可以改變甚麼,但我們是否可以,讓孩子們、讓身邊的人、讓所愛的人,能夠放心地在我們面前大哭一場,讓淚滴來療癒他們的傷口,讓阿愁不再被杯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