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起碼,曾經開心過

2015/6/11 — 2:15

作者按:我飲過真正嘅1851,硬盒包裝,盒蓋將整個盒蓋獨立抽出嚟,而不是改包裝後翻蓋、連住盒身。你見到呢張圖,就係舊式包裝。

作者按:我飲過真正嘅1851,硬盒包裝,盒蓋將整個盒蓋獨立抽出嚟,而不是改包裝後翻蓋、連住盒身。你見到呢張圖,就係舊式包裝。

有報導指,日本威士忌「余市」將暫停售賣,以確保美酒嘅存量。

2008/09年,當時我仲可以飲酒,去東京好唔容易先搵到一枝20年余市,大概港幣千多元。

大喜。

廣告

當年20年余市獲Whiskey Bible 選為最佳威士忌。

當年聖誕中學舊同學聚會,各自拎出威士忌來一齊品嘗。當時放喺枱嘅,仲有30年Macallan、20年Highland Park、山崎。每枝酒各有特色、味道、香味、色澤、身材、功架。30年Macallan,醇到嘔,飲落去有陣幽香(唔係以前個日本女明星);Highland Park煙味濃。

廣告

余市呢,老實說已記不起來,只大概記得酒味濃,不錯。

余市咁厲害、又攞奬又盛,點解記唔起佢乜味呢?因為當時仲有一枝感覺同余市差唔多、但味道同口感比余市更加好、我哋幾個稱為 1851嘅威士忌-其實佢正式名稱叫Macallan 1851 Inspiration. 1851係據講係參照1851年嗰陣釀制方式而製成嘅威士忌。

第一次飲1851,係同最好嘅朋友攝影J同佢老婆A去北京旅行。

當時北京零下十度,啲寒氣係透過地下,穿過你對鞋同兩對襪,直入你骨頭同心坎嘅嗰種凍。天氣凍,迅速失去大量熱量,需要不斷食嘢嚟補充-朋友話未見過我一餐食三碗飯。

喺北京第一晚飲1851、第一次飲1851。將枝酒喺盒度拎出嚟,個樽似大啲嘅跌打酒樽,好搞笑。

將酒倒出嚟,深琥珀色(其實所有威士忌都係琥珀色);聞,超香;再放入口,酒身好厚、味道好濃。無錯,我讀得書少,對酒來來去去都係得嗰幾個形容詞。

將酒慢慢吞落去。

初頭只係覺酒味比12年Macallan濃啲。

幾秒後,我發覺有一道厚厚的熱力殘留喺喉嚨度,酒味不斷喺度迴旋蕩漾,久久揮之不去。冬天飲落去,一陣暖意由喉嚨帶往心頭,好窩心。

痴線。好飲到痴線。望、聞、飲、回味,1851絕對係頂級。

結果,我同好友J兩晚就將枝酒飲晒(其實係忍住唔喺第一晚飲晒),然後旅程餘下日子就不斷回味。最後我哋喺機場每人買咗兩枝1851,後來另一個朋友經常出trip,我不斷託佢返嚟香港嗰陣買1851。後來仲介紹埋朋友黑鬼飲。

嗰一兩年,我哋幾個大概飲咗有三五七十枝1851。免稅價由唔使$800到$870再去到$900幾,照買照飲無誤。 記錄係我同J一晚飲一枝半,我再拎住腳架凌晨兩點半搭小巴由新界南出返中環。

可能畀我哋飲晒,之後1851加價後,更一度停賣,我哋嗰陣飲自己嘅存貨,真係計住計住咁飲;後來1851再開賣時,已經改咗包裝。黑鬼買過一枝嚟飲,似假酒,叫大家唔好買。我死唔聽,自己又買咗枝......開咗、聞咗一聞,無飲過。

已經唔係嗰回事。

我飲過真正嘅1851,硬盒包裝,整個盒蓋可以獨立抽出嚟,而唔係更改包裝後翻蓋、盒蓋連住盒身。你見到呢張圖,就係舊式包裝。

到今日,我已經完全唔能夠飲酒-四月頭飲過一小杯啤酒,痛風立刻發作-但自己有最後一枝未開嘅真版1851。他日當我啲契仔契女結婚生仔(甚至乎係我自己咁不幸要結婚生仔),我會開嚟賀一賀佢。

講漏咗,就算要開咗枝1851,我都只會係咁意聞一聞,跟住收返埋佢。哈哈哈哈哈。

呢一兩年,威士忌橫行,去夜總會都要(睇人)飲Macallan,日本威士忌更厲害,山崎嚮余市唔係斷市就貴到七彩。

我唔飲得酒,威士忌同我已經無乜來往。我同自己講,起碼,曾經開心過。好似香港咁,我見識過、經歷過1997前殖民地最後亦都係最美好嘅歲月,褪色咗、無咗,你呢世都搵唔返。懷念一個人、一啲事情,同懷念一段關係、一段美好嘅日子,係兩回事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