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者的同理心

2015/1/30 — 17:38

圖:Kevin Green, left, and Nicholas Kristof in 1977. Credit Yamhill - Carlton Union High School

圖:Kevin Green, left, and Nicholas Kristof in 1977. Credit Yamhill - Carlton Union High School

星期日渣打馬拉松十公哩賽事不幸有跑手喪生。竟然有網友說,「跑到升天,幾無謂,這些叫不自量力」;還揶揄未能及時通過指定地點的較慢跑友,「我都好想試下坐懦夫巴士,奈何我一次都未坐過。」

且慢動氣,這種心態不單止在跑界,社會上也很普遍。上一代說下一代沒出息,發了財的人說窮人不努力,都是如出一轍。對付不幸的人,他們最有熱情;就如筆者今早在臉書轉貼的一篇文章,搜羅世界各地「城管」對付無家可歸露宿者的城市設計,創意嘆為觀止。

我和隊友常說,喜歡行山跑步的人不會太壞。怎會如此涼薄?

廣告

紐約時報一位專欄作家日前和讀者分享了一個很私人的故事 (Where’s the Empathy?),所齒冷的,就是社會上的涼薄。

Nicholas Kristof 前星期六回到俄勒崗州農村老家,為離世好友送行。沒有人相信,看來比他年長廿歲,體重 350 磅的失業癡肥漢,少年時是這位哈佛牛津畢業、大名鼎鼎的獨立記者的越野長跑拍檔。

廣告

醫生說 Kevin Green 死於多種器官衰竭,但和他一起成長的 Kristof 更清楚,元兇是社會的不公平及缺少上流門路:奉公守法的 Kevin 在提供中產收入的工廠相繼撤走之後,只能找到沒有工會組織的低工資工作;十五年前背傷之後就被辭退,女友、兒子連同自尊及上流的希望一起失去。

可是「上了岸」的人們不是這樣看。根據最近的 Pew Research 民調,美國的富人大多數認為「窮人很快活,因為無須付出任何努力就可以領取政府福利」。他們會質問不幸靠傷殘救濟金過活的 Kevin Green ,怎麼不好好照顧自已的健康,沒有結婚就生兩個孩子。

你們的同理心去了那裡?他說,這個國家有一個根本問題:同理心鴻溝。

Nick Kristof 和那位網友都是跑者,他們的言行有如鏡子,驚惕我們不斷自省,提防跌落同理心鴻溝。不過,不管如何努力穿上那位網友的跑鞋,筆者亦不能召喚足夠的同理心來體諒太過份的涼薄。「死係 10k 到(筆者註:死在十公哩賽事)⋯⋯怪人不如怪自已。」這種人儘管出身是鷄蛋,始終還是高牆的好材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