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跟住「主教」「同志」去旅行

2016/5/10 — 13:39

Viu TV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片段截圖

Viu TV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片段截圖

我承認,最初接受《跟住矛盾去旅行》節目組邀請,很大部份是源自一種黑心的八卦。想看看高皓正到底有幾「耶」,亦真心好奇究竟我和他一同去旅行,會發生甚麼荒謬事。同時亦準備了幾個啤酒樽隨時爆他一鑊勁的。

出發前一周約開會,導演組透過助理查問地點時間,問我介不介意去高生的工作室見面,我毫不猶豫秒回:「好!去!」他們當然超讚嘆於我的平易近人和善解人意,但我必須再承認,這個爽快其實也不過是出於另一種自娛(和偏見的)心態:到底人稱高主教的工作室會是怎麼樣?極力期待着有甚麼爆笑場面能讓我增廣見聞一下。

結果,到了開會那天,踏入他的工作室,我大失所望。沒有我想像的神壇,沒有一千個信徒在集體祈禱,就只有一個好普通的排練室,和一個貌似幾正常的高皓正。車!搞錯啊!都冇嘢好笑嘅!回水啊!

廣告

就如高生所說,其實我們以前是認識的。那時我才剛出道沒多久,偶有拍電影,某次接了個客串角色,演一個性感的士司機(滴汗),他是我在油站定期「約會」的情人。現在想起來這電影組還真有種先知的幽默感。

那段時間他還很「正常」,我也很「正常」,就在這麼「正常」的狀況下,當了一年的朋友。後來沒因由下沒聯絡了,然後就開始在網路上看到他發表各種「耶論」,我這邊廂也出櫃了。他變成「高主教」,我變成「同志歌手」何韻詩。在沒有實際衝突的前提下,我們看似各自走到社會上的兩極,變成「必定」是相處不來的兩個「矛盾」人。

廣告

選擇愛爾蘭,據節目編劇的說法,是因為這是第一個公投決定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但卻同時也是宗教信仰極濃厚的地方,整體人口大概有八成都信奉基督教。在2015年的同性婚姻公投,62.1%的人投了「yes」,當中16到34歲的比例更高達84%,就算比較保守的年紀層(55歲以上),也有接近五成的支持率。雖然擁有着這麼兩極的價值觀,當地的人民卻可以文明地接受這個公投結果,這當中是不是有甚麼可以讓我們學習的?

在香港,但凡基督教的,幾乎都本能地反同志平權,而同志們聽到基督教也會很自然地冒起敵意。這個敵對狀況,放到很多不同價值觀上,政治取態也好、種族也好、兩代關係也好,也經常出現。到底是因為香港普羅大眾對發表意見這回事還很初哥,還是因為我們本來就不擅長於跟別人溝通,以致當有立場上的差異,就不懂如何相處,只能以水火不容的批判角度或把自己封閉起來的方式去面對?但事實是,原來世界是可以不用這樣運作的。

在愛爾蘭(或我及後去的北歐),「政治」這個字,並不是禁忌,也不是哪一群特定人才會觸及的事,而是會被每個家庭放到飯桌上討論的日常。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年輕人們對這些議題的熱衷與成熟。牧羊的Selena一家,又或我及後去的挪威Tone一家,兒女們才十幾二十歲,已能成熟地和爸媽一同討論任何社會大事,儘管意見不合也能心平氣和地討論。這大概就是優質教育和身教的功勞。

這次「矛盾」旅程的進展是有趣的。從還沒有出發我就離奇失聲,對着高皓正完全有口難言,到後來錢包被偷滯留愛爾蘭,他為我瘋狂祈禱。從一開始,我們還是表面客氣非常,暗地裏卻帶着有色眼鏡偷笑對方的行為,到後來,雖然差異仍然存在,但已經發展到可以在對方面前肆無忌憚地開玩笑。然後我發現,原來高皓正,撇除他整天要幫我祈禱好鬼煩外,也不過是個很正常的港仔,而且不難相處啊。

我們經常會被外在的各種身份去左右我們對某個人的定義(而往往我們是不認識這些人的),這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他跟我不一樣,他就多數不是好人。但其實世界上哪有這麼多完全的好人或完全的壞人?大部份的我們,都不過是不特別神聖但也不特別壞的平常人。我們擁有不同的價值觀,不同的信念,但拿走了這些差別,在最底層,我們所追求的快樂,我們的喜怒哀樂,也都大同小異。

《跟住矛盾去旅行》,在節目效果所需的花生外殼背後,其實應該還有更多。確實是個社會實驗,也是某種社會縮影。最鋒利的矛與最堅固的盾,不可能同時存在,何不想想,我們也許也不一定只能選擇當根矛或當個盾啊?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