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踏雪尋梅

2016/1/9 — 18:37

Dear 冠羽,

今早收到你 inbox 給我的回信,一直在忙,沒有機會給你回應。很喜歡你說的那一句:「每天都有好事壞事的發生,希望我們都是幸運的一個。」今天我是幸運的一個!完全沒有想到能和我最喜愛的女演員金燕玲對話呀!(61歲?靚到呀!)

那天你看見我們玩塔羅牌,你知道我問了什麼問題嗎?其中很多是關於我心目中對 bad luck 的恐懼。其實當時我問了三題。

廣告

第一:「我會不會有交通意外?」答案是:「沒有」。那就好了!有朋友說看到我在今年會有交通意外,我一直被這件事困擾着。

第二:「我會不會有官非?」答案是:「可以有,也可以無」。即是可以避免!那就好了!看到身邊的朋友要面對官司,真的替他們心煩,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絕對不是那種可以用平常心面對的人。

廣告

第三;「我未來半年的工作會怎樣?」答案是:「一月二月:苦苦掙扎。三月四月:我想做的事情,我不敢做。五月六月:我問自己,我還可以怎樣?十分懊惱。」真的會這樣嗎,點算呀?

塔羅神給我的建議就是:「脫離日常的軌跡」和「及時行樂」。這個建議和你們給我的忠告不謀而合,似乎大家都看穿了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的一條工作狂,完全不懂什麼是享受人生。所謂「人蠢冇藥醫」就是這個意思。我被很多朋友取笑過。但我不得不承認在這個階段我還是未能放得下各種工作,面對前面的 long leave,我沒有很期待要休息,反而是恐怕到最後一事無成,想做的沒有做好。

如果在生活之中沒有交通意外、沒有因為有人要整你而令你惹上官非,可以如常的工作,其實已經很幸運。我一直覺得能夠在一天之內專心做一件事就是最好的休息,我對所有的避靜活動都很有興趣,其實只是想尋找一個可可以令我專心寫作的地方。吃喝玩樂帶來的休息,其實我只需要很小。至於團契,我也喜歡啊,要預埋我,不過,一星期一次就夠了。我會照顧自己,你的新 project 也很費力,你也要保重。再聚。

式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