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躁動的年代(一)

2017/2/7 — 10:00

夏文汐,《烈火青春》

夏文汐,《烈火青春》

那一夜,與一班年輕朋友相聚,談了不久,其中一位,赫然發現我依然活在恐龍時代,忍不往說,葉先生,回憶總是美好,你真是懷舊的人。我笑了笑,明白年輕人「回憶總是美好」的意思,沒有解說,我的懷舊,其實很有選擇性,不是七十年代,不是九十年代,只是固執地停留在八十年代。年輕人那時才牙牙學語,沒有經歴過,很難說得清楚。當他們與我女友熱烈地討論著高登仔惡搞、「學舌鳥」神片的時侯,我自顧凝望著窗外軒尼詩道的街燈,心,飛到很遠很遠,朦朧中彷彿看到電車走過,上層人影一閃,紅色的吊帶裙,啊,那不是,夏文汐嗎?

女神夏文汐, 1982 年的《烈火青春》。年青人,應該沒有看過吧?譚家明導演,她第一套主演的電影。美得冷豔,美得有性格,那薄薄的雙唇,月牙般的眼晴,盯著鏡頭,就是反叛。我還記得那低胸紅色吊帶裙,柔軟的布料,輕輕貼在夏文汐健康結實身體上的那種挑逗,然後,她肆無忌憚與湯镇業在電車上層造愛的一幕。八十年代是出產美女的年代。張曼玉、趙雅芝、翁美玲、關芝琳、劉嘉玲、鐘楚紅、余安安、王祖賢、林青霞,每一位都是那般自然亮麗,不可方物。到了今天,她們走出來,依舊是 C1 頭版。單是這一項,八十年代,已經令人懷念。雖然,還是獨愛夏文汐,因為她的《烈火青春》,我從此迷戀平胸,愛上眉梢眼角流露的那種風情。

有美女,我們還有電影。除了荷李活,那時候的香港,是世界第二大的電影出口城市,比起今天的蕭條,很難想像,是不是?還記得許冠傑《最佳拍擋》,這些主流電影甫出場,在戲院訂票,要等好幾天,尤其是過年時侯,很緊張的一件事呢。亦因為電影市場較大,所以能夠容納一些非主流的電影。年輕人,你們看過徐克的《第一類型危險》沒有?殘酷黑色的青春,瘋狂的暴力 cult 片,看完施露華被鐵線縫上咀唇,不安了幾天。誰是施露華?他是當年無線電現最出色的外籍舞蹈藝員, DiscoDisco 的台柱。對,那時候,沒有人不跳舞的,不過,還是先說回電影。《愛殺》也是一部關於不停濫殺無辜,唯美而暴力的血腥片子,全套戲盡是鮮豔的紅、白、籃三色,比起張藝謀的《英雄》,以五種顏色分五個場景,早了二十年。這套戲首創有美指一職,這美指,叫張叔平。當年還有《蜀山》、《胡越的故事》(看完電影一班同學趕去上海街買二手軍裝,模仿周潤發)、《投奔怒海》(很懷念馬斯晨)、《半邊人》(拿了三屆最佳導演方育平)、《刀馬旦》、《秋天的童話》、《英雄本色》、《監獄風雲》、《旺角卡門》(王家衛第一套導演的戲,張學友的烏蠅).....。那時候,我們每年可以看兩、三套周潤發主演的片,真的,還有甚麼好說?

廣告

七十年代許冠傑唱「我地呢班打工仔」,到了八十年代,梅豔芳唱《why why tell me why…...》。因為經濟起飛,香港已經晉身發達地區的行列,這便是你們常常聽說,魚翅撈飯,中國城富豪夜總會的日子。林子祥、張國栄、陳百強、譚詠麟、羅文、 Beyond 、永遠懷念的梅豔芳,他們出一隻唱片,賣二十萬張,四十萬張,比起今天賣一萬張要慶祝,是兩個世界。

我明白今天有今天的音樂,今天的娛樂挺好,「學舌鳥華 Dee」,我也追看,笑死。分別是,恐龍年代選擇少,資訊慢,反而,出了明星。有明星,在我們平凡人的生活中,更易有焦點。在電台聽到他們的一隻新曲,在店裏第一時間買到他們的一隻新碟,等了幾個月,過年時候去戲院排隊,看一套周潤發的片,已經樂半天。經過懷念期盼之後得著的滿足,好像特別有滋味。

廣告

唏,還未說到 Hollwood East 、 Canton 、 Andrew Bull 、 天香樓 、 Amigo ,年青人,好戲還在後頭。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