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軌跡

2015/1/25 — 8:40

如果人生是一趟旅程,每天的生活定必有它的軌跡。

初到大阪,旅店位於市中心難波。難波的生活軌跡就是由無數紅紅綠綠的霓虹光管、令人震耳欲聾的搖滾音樂、誇張耀眼的店舖裝飾、各式各樣大減價宣傳牌及川流不息的人潮組成。它彷彿認定自己是世界的中心,物質與物慾的溫床,每天周而復始,運行不息。

在京都祇園,有一間擁有90年歷史專賣烏冬的小店,位於橫街窄巷的不起眼處,我看著地圖,好不容易才找到它的位置。傳統和式裝潢的店舖趟門緊閉、門前大燈籠沒有亮著、四周不動聲息、了無人煙。我站在門外左顧右盼,正在狐疑它是否沒有營業之際,突然有人推開趟門,眼前忽然柳暗花明,原來店內人煙鼎盛、熱鬧非常。老太太親切地招呼我們內進,環顧四周六七枱食客,男女老幼、少男少女、更有穿著校服的初中生,人人對眼前熱騰騰的烏冬珍而重之,臉容平靜而歡愉,跟那店主親筆書寫的餐牌一樣,低調而和諧。在烏冬小店的90年軌跡裡,定必有它的堅持與想法,才能帶給人那柳暗花明的驚喜。

廣告

微雨中的奈良公園別有一番淒美,野生小鹿無懼寒雨,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或吃草、或觀人、或無所事事。在東大寺前有鹿仙貝出售,故遊人與鹿也多聚集於此,當小鹿嗅到鹿仙貝的氣味,或見到其他小鹿聚集,便會趨前討餅吃,或點頭、或微踫、或鼻哄、或張口......動作緩慢而優雅,不慌不忙,且只會慢行而不會拔足而跑。然而,也有些小鹿散落在公園的僻靜處或馬路邊,由於那不是餵飼熱點,牠們沒有表現得那麼「進取」,反而樂得成為遊人爭相拍照的對象,甚至當我將鹿仙貝遞給牠們時,牠們竟對食物片刻遲疑,才欣然放膽咀嚼。在奈良小鹿的生活軌跡裡,就是每一天迎見途人、吃草討餅、悠然自得、代代不息。

而我,這個只於日本關西停留數天、正宗消費行樂的香港人,如今一刻與活在不同軌跡的人和物相遇,體驗到在同一時光裡,存在著不同的生活方式與期盼:大阪難波的浮華、京都烏冬店的淡泊,還有奈良小鹿的單純。但當片刻結連過後,重回自己的軌道,活在每一天的理所當然之中,便驟然忘卻了曾經與地球另一邊相遇的那份率真與純粹。

廣告

在回航的夜機上,偶然看到機窗外繁星點點,讓我想念到已過世的外婆,或許她已幻化繁星,透過我對她的思念提示著我,要珍愛每天與自己走在相同軌跡的人,因為同行,得來不易。

原刊於《定‧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