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8/6/4 - 15:25

「軒」強的法國餐廳

陳思銘:「開餐廳,如果那個老闆既會煮也懂吃,已經是一種信心保證,就好似那間在中上環叫做Fast Gourmet的餐廳。」(作者提供圖片)

陳思銘:「開餐廳,如果那個老闆既會煮也懂吃,已經是一種信心保證,就好似那間在中上環叫做Fast Gourmet的餐廳。」(作者提供圖片)

如果記錄過自己在 2007 年說了幾多次「愛」,答案可能是超過一萬次,因為那一年,張敬軒的《酷愛》紅遍香港,當時遠在英國讀書的我,每天都在「難道愛愛愛愛愛對愛情已死心」,愛到死去活來,愛張敬軒也是愛到死去活來。

兩個星期前,有位英國的同窗為了多謝我幫了他一個小忙,竟然邀請我到軒仔今年在灣仔開業的一家法國餐廳晚飯。聽軒仔的音樂長大,見他對每粒音的要求也力求完美,當然也想像他會以同樣的態度營運這家餐廳;期待還期待,本來是不想去的,因為晚飯價錢是每位千五,真的有點不好意思,但最後也是盛情難卻,七點鐘準時到了。

步入餐廳,已經被復古的裝潢深深吸引。典雅和老氣是一線之差,但這裏的一枱一凳都歐陸得來很有氣派,就好像那家在巴黎專吃血鴨的 La Tour d’Argent 一樣,華麗中沒有半點侷促。

廣告

可是,菜色的味道和餐廳的氣派不成正比。那件牛柳是我吃過最沒有牛味的一件牛柳,而在上菜的次序絕對影響胃口的前提下,我們竟然在第一道菜便吃了一團冰冷入骨的番茄雪葩。但最最最失敗的還是,去到甜品,係一嚿類似 muffin 嘅東西,打橫瞓咗喺一 pat 橙汁上面,嗰位侍應仲要無厘頭地淋咗一啲 rum 酒上去。這個賣相,要放入口已經需要勇氣,嚼了兩下,更加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開一家餐廳,首先考慮的還是味道。食物難吃,錯在軒仔嗎?不,軒仔能夠發揮的地方已經發揮得好好了,不然餐廳也不會設計得這樣有品味;這家餐廳少了的,就是一個懂得吃的人,去給軒仔在這方面的意見。

道理就跟我辦英國升學一樣,要是我沒有在英國讀了十幾年書,我又怎會知道不同的英國校長想要什麼不同的學生,我又怎可以跟沒有去過英國讀書的同事分享英國那一套教育制度是怎麼一回事?有人經常建議我說:「Samuel,開埋美國升學啦。」唔係唔想開,但未找到一個美國升學專家跟我合作之前,不敢開。

唔熟唔做,唔代表熟就一定做得好,但最起碼唔會衰得去邊。開餐廳,如果那個老闆既會煮也懂吃,已經是一種信心保證,就好似那間在中上環叫做 Fast Gourmet 的餐廳。

這裏沒有豪華復古的裝潢,但簡單的陳設和清素的顏色卻襯出一抹讓人心曠神怡的地中海風情。

老闆娘是食家,酒好喝但不貴,醬汁不濃但混合了溫泉蛋的蛋黃後卻可以掛在每條 linguine 上面,滴滴滋味啖啖可口。餐廳的賣點是慢煮,什麼也要慢煮,就連芝士蛋糕也可慢煮。蛋糕不是用碟上,而是盛在一個小杯子裏,吃的時候用羹不用叉,放進口的一剎,感受到濃郁的芝士味卻不膩,甜度非常含蓄,向來不愛芝士蛋糕的我也吃了兩杯。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道菜是蕃茄凍湯。又是蕃茄又是冷吃,為什麼這次竟然如此匹配?老闆娘說,天口熱,唔記得祈禱嘅話,凍湯做冷盤可以一清心神。是的,一餐讓人回味,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