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農曆七月講故事

2015/8/29 — 9:00

Chad Cooper / flickr

Chad Cooper / flickr

幾年前,有一位小產後打來求助的朋友,初時以為她想調理身子,誰知她說懷疑自己被嬰靈纏身。這位女士,過去有人工流產,在小產前的半年內再人工流產,後來打算為新男友產子,不幸流產。

我:我係醫師,唔係天師,你打錯啦!

朋友:但你係佛教徒,應該識點做㗎,紙紮舖老闆話燒三日衣紙再⋯⋯(下刪 N 字)

廣告

我:唔知喎,你講果啲係民間嘢,同佛教無關。

朋友:咁點算⋯⋯

廣告

我:半年內曾經人工流產,再意外流產係好常見⋯⋯

本身做了虧心事,對合理的解釋,都只會半信半疑,她仍然去紙紮店燒錢。

打胎,拿掉別人的生命,若然真的嬰靈纏身,用幾百元可以了事?未免太便宜了。

最後那女士心理陰影似乎解決,但終未能嫁給中產做少奶奶。

不可隨便把責任外判

凡事問個明白是天性,但答案或解釋是否合理,就不是太多人有時間深究,這樣「hea 答」就變成了風氣。其中一個,經常用來解釋少見現象的答案就是「有鬼」或「有神」,我個人相信有鬼神存在,但絕不讚同亂用鬼神的解釋。

醫鑒:此中鬼箭也,藥物無所施,亟宜禳遣。餘歎曰∶奈何嫁罪於鬼哉!是中寒傷食者,飲以祛寒化食兩大劑,第三日其人抬轎如故。書之以告世之誤信庸醫者。餘謂誤信庸醫,由於不諳方書,不能不求援於醫耳。所可恨者,為醫而不深究醫理,強作解人,以致誤事而不自知也。

不同年代也有不治之症、怪病或精神障礙,民間總有用鬼神解釋說法,但身為醫家,在無特殊原因下,絕不能輕易妥協,其中不少病,在數十或數百年後就有合理的醫學解釋或治法。

廣州舊屋

若然心中有鬼,就每每遇到難以解釋的東西,就會很易以「鬼」作解,結果多數嚇親自己。若然心中無鬼,雖然都可能遇到靈異事件,但總不會杯弓蛇影,疑心生暗鬼。

中醫學生須要回國內醫院實習,而房子也要自己搵和租。本人食素,為求方便,就在光孝寺旁的舊樓,租了間約一百呎的房子。

當時住在七樓,無電梯,一層樓只有兩戶,對面戶似乎已空置很久,所以日間都很清淨。屋內無雪櫃,電視或洗衣機等家電,廁所也沒有沖水功能,沖涼要自己煲熱水。幸好這間屋,不論早晚,夏天冬天,也極陰涼,只是蚊子稍多。

那邊雖然外省人多,治安尚可,但環境就比較嘈吵。每天晚上,樓下的叫賣聲,對面樓的麻雀吵架聲,和樓上的波子跳躍聲,總要深夜兩三點才消失,那時我習慣,帶耳塞睡覺。

由於光孝寺離省中醫院也有些許腳程,通常比較早出門,街上的人也比較少。有一天,我遲了出門,在三四樓中間被一個婆婆叫停。

婆婆:你好生面口喎, 你係到住㗎嘛?

我:係呀, 我住咗兩個月啦!

婆婆以乎不太相信:你住幾樓呀?

我:七樓呀。

婆婆:果間對面呀?自己小心啲喎!

我:果間呀?係呀,點解要小心啲呀?

婆婆:走啦,唔嚇你啦。

婆婆繼續向上走,我亦沒有多理,直回醫院。

農歷新年,國內實習生都放 2-3 週假,我當然不甘後人,回港做 parttime 。

年假結束,在最後一天,乘最後一班巴士回廣州。來到廣州家樓下已經十一點半,拖著一大箱行李,辛勞的走上樓梯。

來到門口,發現中門半開:「大獲,唔通無鎖門?」入到去,空無一物,只有極厚的灰塵,同少量垃圾。正當心慌之際,回頭一望, 「八樓」,再望一望,原來這一層樓似乎也丟空已久。

回到自己屋中,鬆了口氣,執行李時,又「啪」一聲,停電(後來才知燒總制)。停電也有好處,新年大家也回鄉,樓下的叫賣聲無了,對面樓的吵架麻雀聲少了,樓上的波子跳躍聲也消失。可惜那寧靜的生活不足一週。

八個月的實習完前一天,在自己住的小區探索。走到樓下,抬頭一看,才發現大部份樓層的窗都已破爛,再上樓看看,原來從來只有二樓一戶和我七樓,共兩戶人。

那個婆婆、每天晚上的波子聲?那時候的我對鬼無多大聯想,不會害怕,而事實上亦未有任何損失。但若然那時我先認定有料,肯定心理和生理發展都會不一樣。

每年都有一些患者問自己是否「撞鬼」,我不是道士,不知道「撞鬼」的實況。他們的 case 都是可以用其他東西解釋到,只要不把責任拉到鬼上,大部份都可以不了了之,只處理身體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