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農民如何成為盜匪

2015/4/19 — 2:54

大批大批的小地主被人從自己的土地上趕了出去,從可以自給自足的農民變成了等待援助的飢民。  (來源: ILRI @ wikipedia )

大批大批的小地主被人從自己的土地上趕了出去,從可以自給自足的農民變成了等待援助的飢民。 (來源: ILRI @ wikipedia )

古人一定不能明白,為甚麼我們今天這個世界有四分之三,數以億計的飢民是住在農耕地區的。那些土地就算不是頂級,起碼也夠肥沃,應該足以養活那些餓着肚子等救援的人。他們為甚麼不耕種,為甚麼不自己下地?他們是不是太懶?

西非利比里亞的Pa Sando就是一個能說明問題的好例子。根據英國《衞報》2012年2月29日的報道,這位鄉村地區的酋長本來撿可可豆撿了三十年,但現在他再也無法回到他所熟悉的那種生活。因為那片從他祖父開始經營的可可園,已經全被一家馬來西亞公司收購掉了。他對記者指着那片他被禁足的園地說:「這一切原本全是我的,但它們現在走了。」在整個土地「轉讓」過程裏面,沒有協商,沒有議價,根本沒有人問過他一句話。那是政府和這家跨國集團之間的私事,他只能眼睜睜看着軍警闖入,看着推土機鏟走那祖傳的可可林。然後改種油棕,一種用來餵飽汽車的植物。

廣告

跨國土地交易有時候就是這麼回事。一些有錢但是土地資源開始緊絀,又或者根本種不出東西的國家如韓國、中國、馬來西亞,與沙地阿拉伯,紛紛跑到貧困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收購土地。那些國家的政府官員樂於這種買賣,因為可以換取他們急需的金錢。而富國也當然愛和這類地方交易,因為他們缺錢,而且法治不彰,民主意識匱乏,每一筆生意都能省掉一大堆麻煩,比如說和農民談判,建設合乎第一世界標準的排污設施。

於是大批大批的小地主被人從自己的土地上趕了出去,從可以自給自足的農民變成了等待援助的飢民。他們之所以需要援助,是因為那些新建的農場甚至不會請回他們當工人。在那些被圈走的土地上勞動的,往往是新地主本國企業的員工,以及更有效率的機器。也就是說,這類土地交易甚至不會為當地製造出太多的就業機會,他們製造出來的,通常是比以前更窮更飢餓的百姓。至於買家,則能在這些交易裏頭得到他們想要的糧食,他們的汽車所要消耗的能源(世界上有近十億飢民,可耕種的土地卻拿去餵車,這豈不是件怪事?),還有增長可期的獲利機會(根據『Land Matrix的檔案,香港特區政府和註冊在香港的公司一共完成了三十五項跨國土地交易,主要都是用來投資)。

廣告

然後人類熟悉的血腥氣味就又開始在空氣中傳播開來了。失地的農民成了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或者自己起義,或者加入叛軍與激進的極端組織。他們甚至乾脆直接淪為盜匪,搶劫國際救援機構運給難民營的糧食。所以近年不少第三世界國家的軍隊開始有了新任務,像巴基斯坦那樣,在每一輛運送穀物的卡車上佈置至少一名武裝士兵。要是正規武力不夠用,土地交易的買方就會聘請私人保安公司與僱傭兵,以防自己的財產遭到劫掠。他們要防的壞人,就是原來住在那些土地上耕作的農民。

 

(下一代人吃甚麼二之二)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