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迂腐的所謂「傳統」

2015/10/20 — 11:37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請不要誤會,我以下說的話並不是怪責任何有關人士,我知道他們都很難受,很不想事情「要」這樣,他們都在哀悼中。要責怪,就只能怪一些所謂「傳統」使人與人之間在「同病相憐」的情況下不能隨心地互相關心。

眾所周知,我媽媽近期去世。同時,一位我們家人認識了幾十年,我今早從whatsapp 得知,一位很尊敬的世伯亦剛剛過世(我知道他病,本來想等忙完媽媽的事後就去探望他,可惜我趕不及了)。聽到這個消息,我極為悲痛,因為這位長輩是我還未移民澳洲已經認識的(我甚至曾經試過住在他們的家幾個月)。他的家人與我們的家人多年來都熟絡,媽媽重病時世伯的太太亦很有心,有探望媽媽。這家人在日常生活上是溫暖的「有心人」。

知道了這個消息,我就打電話去世伯的家慰問及看看有甚麼可以幫手。我收到的回應很簡短,就是聽了一些意見,說我媽媽與世伯的去世「撞」,所以兩家人不應有聯絡、大家亦不應去大家親人的喪禮。通話這樣就完了。幾十年朋友,就是因為一個所謂「傳統」,不得聯絡、不得互相慰問、不得互相扶持,在大家都悲哀時要至少有一段時間做陌路人。

廣告

我絕不是一個「信耶穌就大晒」的人。我對他人的信仰絕對尊重。拜神、拜祖先、上香、燒衣紙、做法事,我全覺得沒問題。以前外公在過時過節時想我上香給祖先、關公,我一樣照做,我以往去道教喪禮,我一定入鄉隨俗去向亡者上香,不會以「我信耶穌」作理由去推掉這些禮儀。我爺爺、嫲嫲過世時我更是以長子嫡孫的身份擔幡買水。再者,重邏輯的角度來說,如果我信一個來自中東的鄉下佬是救世主,我憑甚麼去說他人的宗教是迷信?

不過,今早的談話觸動了神經。如果這家人平時是很冷淡的,我完全會對有關通話不以為然。但他們絕不是,他們平時是很熱心的,竟然因為一個「傳統」所以不能關懷他人、或接受他人的關懷。我重申,我絕不怪責這家人,現在的情況是沒有人想見到的,他們都很傷心。不過,一個阻止人類互相關懷的「傳統」,除了是無聊的迂腐,還有甚麼正面作用?難道使到原本可以互相支持的兩家人變成有不必要的隔膜是好事嗎?這與耶穌在安息日醫治病人後被指責為「違反宗教法律」的荒謬情況有分別嗎?

廣告

不同人有不同的文化習俗、宗教傳統,本來是應該互相尊重的。但如果有些習俗、傳統是在阻止人與人之間的彼此相愛、彼此關懷,就不要也罷。我總不相信容許在哀悼中的兩家人相親相愛會比起要他們視大家為陌路人更壞。

我與我的家人會默默哀悼這位世伯。我相信他的家人亦會默默哀悼我媽媽。對於大家「不能」互相安慰,我對這所謂「傳統」(再澄清:不是對世伯的家人)深表遺憾。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