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迷失的日子

2015/6/27 — 18:38

在沒有寫作的日子,我整個人都在一種迷失的狀態。我的思想混亂,我的心情也夠古怪。這一段日子,我一直在準備今次的行程。我叫自己不要沈溺在這些「並不重要」的寫作,應該把精神放在整理一份「未來工作的計劃」。因為今次東京之旅也是為了騰出一點空間來想想我的未來。

自從「抗命時代的日常」出版之後,我沒有做過什麼宣傳,只想把手頭的工作完成,讓自己可以向前。心裏面覺得十分虧欠,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完成這十多萬字,但現在我完全沒有氣力譲這本書可以接觸到他的讀者,心裏十分不舒服,今時今日,這一種類型的雨傘書,根本沒有辦法生存,所以我要想點辦法。無論如何,整件事情,令我最大的得着是把寫作成為恆常的狀態,原來放開了寫作的生活,就是這樣迷失。

有一些工作的計劃是必須今天決定的,但我一直未有能力跟自己說:就這樣做吧。我告訴自己東京回來之後我就會有更清晰的想法。

廣告

在沒有寫作的日子,我最關心的是我媽媽的健康,她並不是甚麼大病,只是天天不舒服,已經沒有氣力去行山飲茶了,非常可憐,我們每天都為到這件事,十分擔心。今早我跟她說:等我回來之後,我們要探討另類療法。

在沒有寫作的日子,我被一些批評我的人追擊到大學,令我擔心日後的生活和言論,是否就要在這樣的環境中步步為營?學校還是很好的,明德書院也很好,給了非常合理的回應,令我可以生活下去,有這樣幸運生活,我可以怎樣令自己和其他人也生活得更加美好呢?近日時常想起臻。

廣告

穿了新裙,踏上新的旅程。登機了,到東京再談。

發表意見